-

黃炳炎怒氣沖沖的看著嘚瑟的孫賤龍,卻冇有一點辦法。而孫賤龍轉過頭看也不看掌門,反而是兩眼直勾勾的盯著九鳳。九鳳低頭,兩人目光對峙。

“木嘛”

九鳳還冇有反應過來,臉頰就被親了。

“姑姑真漂亮,就和孃親一樣”

孫賤龍邊說邊把頭埋進九鳳懷裡。

“這孩子,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為師自然就和孃親一樣啊”看著懷裡的孫賤龍,九鳳溺愛的說著。

次日

玄青門後山齊娟園的院子裡。

“姑姑,咱們無極大陸是什麼樣子的啊?我能修仙嗎?”

看著孫賤龍走路晃晃悠悠的,九鳳眼睛都發直,但是不耽誤回答

“龍兒,我們無極大陸呢分為五洲一山。分彆是我們南洲,北耀州,東光洲,西子洲,天台洲以及中玉山。”

九鳳看著孫賤龍蹣跚的步伐,生怕一不小心就會摔倒的同時接著說

“而中玉山就在天台洲,但是它是一個獨立於五大洲之外的存在,掌管天下所有的修士,進入中玉山就等於一腳踏入了仙界。”

聽著九鳳的介紹,孫賤龍明白了一個大概。

原來這無極大陸是以中玉山為尊,天下所有的修士宗門都是歸中玉山領導。而無極大陸的四大洲都不及天台州!

九鳳又向孫賤龍介紹了修士的等級和宗門,孫賤龍卡姿蘭大眼睛一下一下的忽閃著,心裡已經有所瞭解。

原來修士的等級是和前世看的修真小說差不多啊,也是分為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大乘和飛昇。

而金丹之前又分為五個階段,到了金丹之後變成三個大境界,前期修煉比較容易,而越往後越困難,有很多都停留在在金丹和元嬰境界。但是每提升一個境界就有一個質的變化,就比如一千個金丹不一定能出一個元嬰,但是一個元嬰卻可以對抗一千個金丹,甚至斬殺。

而進入到飛昇境界更是少之又少,根據九鳳的描述。這個世界上飛昇了仙界的人根據記載千年也就有那麼三四個而已,而停留在飛昇境界的也就十個八個,並且這些人都已經不問世事了。至於大乘境界,說白了就是元嬰到飛昇境界的一個過渡期,隻不過為了區分元嬰後期和經過九天雷劫的元嬰圓滿期而出現的。

經過了九天雷劫的元嬰圓滿期的修士還要經曆水火風三災,才能達到飛昇境界。進入到飛昇境界也就意味將有機會到仙界成仙!

“姑姑,那你看看我什麼時候可以成仙啊?”孫賤龍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看著九鳳問道

“這要看你是什麼體質啦,有冇有慧根悟性”九鳳迴應孫賤龍

“哦”

一臉懵逼的孫賤龍哦了一聲後又問道:

“姑姑,你看我體質怎麼樣?我的慧根悟性如何?”

“昨晚上抱你回來的時候我順便測試了一下你的體質,你的體質就是雖然是**凡胎,但是因為你因雷而生,身體中蘊含天地之氣,隻要你勤加練習定然不凡。至於悟性嘛,那需要你讀書識字後練習了吐納之法纔可以體現出來”九鳳說完便陷入沉思

就在昨晚孫賤龍睡著的時候,九鳳運用法寶檢測孫賤龍的身體,發現這孩子身上一點靈力波動都冇有,就在九鳳失望的時候,突然從孫賤龍身體中發出兩道光芒,一黑一白,直接進入法寶中,法寶承受不住壓力後直接破碎。

當時嚇得九鳳冷汗淋漓,趕緊叫來掌門黃炳炎和六大長老,就連見多識廣的大長老也一臉懵逼!

最後冇有辦法,大長老便去找了閉關中的老祖。老祖聽聞也感到詫異,但是什麼也冇說,隻交待讓好好培養孫賤龍,他可以帶領玄青宗門走向世界頂峰。

就在師徒兩人交談的時候,聽到有人說話。

九鳳和孫賤龍同時向外看去,隻見兩個女孩走了進來,一個身穿青綠色的道袍另一個身穿雪白色長袍。

“是玉兒和燕兒啊,你們怎麼來了?”九鳳詢問道

“弟子參見師叔”兩女子一邊說一邊低首施禮

“起來吧,我這裡冇有這麼多禮節”九鳳朝兩人揮揮手

“師叔,我和燕兒師姐今天冇什麼事情,想著過來幫師叔帶帶孩子”

玉兒笑嗬嗬的說道

“賤龍,這是你玉兒師姐和燕兒師姐,過來見禮”九鳳向孫賤龍擺了擺手說道

孫賤龍看著兩女,邁著蹣跚步過來稚嫩的聲音說道:“見過兩位天仙姐姐”

一句話,把兩個女孩子哄得眉開眼笑。燕兒趕緊跑過去一把抱起孫賤龍,對著臉蛋就親了一口。

“叮,檢測到宿主被異性親,係統特釋出任務,請宿主主動兩位師姐便宜,讓兩位師姐更喜歡宿主”

“時效兩個時辰,任務完成獎勵熟悉本世界文字和靈丹一枚”

“任務失敗,宿主丁丁收回體內”

正在感受被親的孫賤龍,突然聽到係統的聲音和釋出的任務,立刻就蒙了,等反應過來後係統已經沉睡不醒。

“係統?係統?你大爺”

無論怎樣聯絡,就是得不到迴應的孫賤龍隻好接受了現實。

“燕兒,玉兒,你們兩個照顧一下師弟,師叔我先去辦點事”

待二人迴應稱是後,九鳳起身走向齊娟園外。

……

……

一個時辰後,九鳳和掌門黃炳炎一起回到齊娟園。

二人剛到園門外,就聽見裡麵驚叫和嘻嘻哈哈的聲音。

“哎呀,師弟你不能摸這裡,怎麼又吃師姐豆腐?”

“臭師弟,你剛吃完燕兒師姐的豆腐又來吃我的豆腐,你太壞了,師姐不理你了”

“哎呀,不要啦,師弟不要摸那裡了,師姐要受不了了,水都跑出來了”

聽著裡麵的說話聲,掌門黃炳炎和九鳳四目相對,表情尷尬並且抽搐,感覺事情不妙的同時快速進入院子裡。

“你們在乾什麼?快住手,玄青門不可做苟且之事”

聽到聲音的孫賤龍和兩女一愣,隨後紛紛看向門口,而門口站著的二人則是一臉的尷尬。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這是什麼東西?”

“師叔師叔,師弟好厲害哦,你看這是豆腐,是師弟用園子裡的百裡雲豆做的,很好吃,吃起來又香又甜”

九鳳和黃炳炎聽到玉兒的話,臉上瞬間發燙,四目相對。

孫賤龍看著兩人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想歪了,連忙咳嗽著說道:“咳咳,姑姑,我看兩位師姐天天修煉,神色有些暗淡,就說豆腐可以緩解疲勞補充水分,可是師姐不知道什麼是豆腐,我就說是豆子……

然後師姐就摘了一些這個豆子,做成了豆腐”。

孫賤龍一頓胡扯的說著。

而九鳳和黃炳炎由於尷尬,也忘記了詢問孫賤龍是怎麼知道做豆腐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