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咚咚咚。”熟練地敲了敲門後,白琅推門說道:“林叔,我回來了。”

但是,冇人迴應白琅。

“林叔?”白琅疑惑地進入屋內,隻見屋子被打掃的乾乾淨淨,隻是空無一人。

“林叔?”白琅不信邪地又喊了一聲,見還是冇人搭理自己隻好先把白沐放在沙發上。

“嗒,嗒,嗒……”白琅在房間裡不停踱步,她已經把每個房間都找過了,卻還是冇有發現其他人的身影。

“這是,血腥味?!”突然,白琅鼻尖微動,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此時的白琅腦中像是有鳴雷閃過,整個人瞬間愣在原地。

“莫非?!”白琅臉上露出罕見的慌張神色,披上衣服就往門外奔去。

剛走到門口,她的雙眼就被一雙大手蓋住。

“咳咳……猜猜我是誰呀?”略帶磁性的聲音傳來,同時似乎還帶著笑意。

“林叔?你們原來……”白琅撥開林白的手,回頭卻愣在原地。

隻見原本還在昏迷的白沐不知何時已經恢複了意識,此時正站在一群孩子後麵對她麵露笑意。

“不是,你們這樣怪滲人的……”

“嘿嘿……白姐,生日快樂!”林杉從孩子們中走出,有些靦腆地說道。

“生日快樂!”林杉第一個走出後,其他孩子也一擁而上,紛紛圍住了白琅。

“生日?今天是我的生日?”白琅一時間有些冇反應過來,畢竟自從成年後就一直在各大星球之間狩獵,所以逐漸淡忘了自己生日的日期。

“是啊小琅,今天可是你的二十歲生日了。”林白也笑嘻嘻地說道,右手背後似乎在藏著些什麼。

“白姐,給你生日禮物!”說著,林杉從兜裡掏出了一個木雕。上麵雕刻的是白琅正雙手抱胸一臉微笑,看著並不和善,反而有些挑釁的意味。

“謝謝,不過下次可要小心點,彆再劃到手了。”白琅接過木雕,摸了摸林杉的頭。

“嘿嘿嘿,這都被你發現了啊……”林杉撓著頭說著。

隨後,其他孩子也都送上了自己的禮物。

白琅一一接過,最後,林白也走上前去。

“給你小琅,這可是你叔我好不容易整著的。”說著,林白遞過去了一張紅色的卡片,卡片右下角有一個彈出來的凹槽。

“識彆卡?林叔,這玩意兒可不好整啊,你在哪搞的?”

“害,你就彆管了,趕緊歇著去,今兒我給你露一手。”林白拍著白琅的後背道。

“得了吧林叔,還是我來吧。”想想林白那一言難儘的廚藝白琅就有些發怵。

“就是啊林叔,還是讓白姐來吧,你的飯都浪費食材!”

“就是就是!”

“同意!”

“小兔崽子!一天不打你們皮癢了是吧!”說著,林白抄起腳底的拖鞋就追了過去。

“快跑呀!!”

“溜之大吉!”

“風緊扯呼!”

林白立刻和孩子們打成一片,白琅也笑著進了廚房。

二十多分鐘後,白琅把六七個菜端上餐桌,招呼孩子們過來吃飯。

“來來來,吃飯了!”

“洗手!不洗手的叉出去!”

“林叔純純惡魔!惡魔犬都比你可愛!”

“臭小子敢拿我和狗比?!”

ia!”

“嗚嗚嗚,白姐救我……”白毅連忙躲到白琅身後。

白琅摸了摸他的頭表示安慰,畢竟林叔隻是嘴上說說,可不捨得真的打他們。

飯桌上,白琅剛要開動,就被一旁的林白攔住。

“噹噹噹當!!!”除白沐外最大的孩子就是林杉了,此時的他正端著一盤賣相不太好的蛋糕,上麵插著二十支蠟燭。

“這……”白琅頓時有些眼眶發酸。

“白姐你快吹蠟燭吧,這可是我們一起做的!雖然賣相不太好就是了……”

“行!”白琅咧嘴一笑,一口氣吹滅了所有蠟燭,引得大家歡呼。

“碗拿過來,給你們分蛋糕!”

“好耶!”

“白姐大氣!”

“奈斯!”

飯桌上,兩大六小歡聲笑語地吃著飯菜,白琅也麵帶笑容地和大家聊天。彷彿在此時此刻,這纔是真正的她。

“也就是說,白沐,你去和我去塔爾星也是計劃中的一環?”白琅挑著眉問道。

“算一點點,不過我確實是想要和姐你一起去的。”

“不過我很好奇,如果我冇有回來的這麼快的話,你們會怎麼辦?”

“嘿嘿,到時候沐姐就會裝作害怕的樣子,讓白姐你帶她回來。畢竟白姐你最疼我們了~”

“當我不存在是吧?”林叔笑罵道。

“林叔,這是你的主意吧?”

“呃,果然什麼事都瞞不住你哈。”林白尷尬地喝了口酒。

見林白如此窘迫,白琅也冇有多問,笑著抿了一口酒。

酒足飯飽過後,白琅扶著喝的爛醉的林白返回房間。

安頓好林白後,白琅掏出了那張識彆卡。

一台機甲有兩個物品極為重要,一個是白琅抽屜裡的機甲核心,另一個就是手中的識彆卡。

識彆卡足足有手掌那麼大,同時還有一指厚的厚度,側麵可以彈出一個凹槽。

識彆卡可以綁定自己的機甲,防止彆人偷走機甲後惡意使用。

白琅二話不說用針紮破手指,將血液滴入凹槽,隨後將凹槽按了回去。

識彆卡紅色光芒閃過,在右下角處逐漸出現了兩個黑色的字——白琅。

至此,識彆卡正式綁定完畢,接下來隻需要插入機甲就可以了。

“核心和識彆卡我都有了。接下來,該正式開工了。”說著,白琅又開始打量起自己的核心。

“自從吞噬了那個遺體,剛纔吃飯的時候這個核心就一直在召喚我。”

“哢噠~”看著看著,那個核心就彈出來了一塊。

“嗯?這可不像是正常核心該有的樣子。”白琅有些意外,冇想到自己隨手淘來的核心也能有如此大的秘密。

作為一個垃圾佬,白琅的機甲零部件都是從黑市上淘來的,這個核心正是其中之一。

冇多久,整個核心大部分都已經彈了出來,白琅感覺自己像是在玩一塊立體拚圖。

終於,白琅將最後一塊“拚圖”摘下後,露出了核心內部隱藏的物品,一顆水滴形狀的紅色水晶。

“莫非,這就是這個核心的能源?”白琅能夠感受到這顆水晶上有著熟悉的能量,和自己吞噬的遺體無異。

“如今的我已經吞噬了遺體,這顆水晶似乎已經冇有存在的必要了。”說著,那顆水晶像是聽懂了她的話一般,漂浮到空中緩緩地融入進了白琅的胸口。

白琅坐在原地等待著其他的變化,可是,除了雙眼的溫熱感受後,並無其他變化。

“還好冇有鬨出其他動靜。”隨後,白琅將拆下的拚圖拚了回去,但是這次的核心卻黯淡無光。

‘……’白琅默不作聲,拿著水晶去了浴室。

進入浴室,白琅將噬鐵彙聚在指尖形成刀片,對著右臂劃了下去。

殷紅的血液流出,白琅斜過手臂,將血液滴在覈心上。正如白琅的猜想那般,核心在接觸了自己的血後立刻將血液吸收,恢複了光澤。

“餵養”到核心不再吸收血液,白琅吞下止血藥,清理好現場後麵色不改地返回了房間。

至此,白琅也發現了吞噬遺體後的第二個能力,血液含量遠超他人。剛纔餵養了起碼五百毫升的血液,白琅冇有感到絲毫不適。

將核心和識彆卡收好,白琅躺在床上準備睡覺。殊不知,在她閉眼後,她的身體正在無聲無息地發生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