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降塵子見對方不肯答話,也就權當對方應下了。左手輕輕一抬,獨自旋轉的木製小塔便自主飛向了空中。

隻見其光芒大作,原本的陰影之處,一座光離之塔躍然而出。伴著小塔的不斷升高,其下的光影亦在不斷地變大。

火無棱抬頭望去,也是滿心的好奇。好奇這小塔會有何作為,難道就隻會掛在頭頂來當油燈用的?

也端是火無棱的這份好奇,讓降塵子輕緩了一口氣。

剛剛對方那雷霆一擊,可是把自己給打的不輕。縱使有通靈鏡擋災在前,自己又吞服了兩粒固本的丹丸。可此刻的氣息還是紊亂異常。

原本他還想著怎麼能拖上對方一陣的,冇想到對方見到自己的玲瓏塔,竟直接看呆了過去。

不過想想也是,通靈鏡,玲瓏塔,龍象印。這可皆是師尊賜予的元嬰秘寶。隻是可惜了那通靈鏡,自己還冇有問過他什麼,他就率先犧牲了。

眼見那小塔的光影已經完全覆蓋住了對方,降塵子的嘴角也忍不住向上翹起。

“道友,你既然不願主動跟我回去。那我也隻能請你先在這玲瓏塔中住上一遭了。”

降塵子的話音還未落,那足有二十餘米的寶塔之影就迅速地凝結起來。一股龐大的威壓陡然浮現,連攜著那千鈞的塔身,轟然向火無棱落去。

火無棱此時也顯得有些窘迫了,看著這座龐然大物,不停地尋找著其破綻。

奇怪啊,這個降塵子不是要請我進去住一下的嗎?可我這看了半天也冇尋著一處門啊。

七層,整整七層。降塵子從下至上看了個邊,也都未尋到能進去的門戶。

難不成是要自己走窗戶嗎?那可不行啊,師傅到時候一定會罵自己的。

眼看著塔身就要壓到火無棱的頭頂,火無棱也不再猶豫。抬手一拳揮去,與落下的龐大塔身撞了個正著。

見到火無棱的舉動,降塵子在心中譏笑個不停。

這個蠢材,難不成打壞了自己的通靈鏡,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不成?且不說那通靈鏡隻是一個問道的寶具,並非是鬥戰時使用的。就單說元嬰秘寶催發後的威能,就絕對不是元嬰之下所能抗衡的。

巨大的塔身轟然落定,降塵子自得的點了點頭。也顧不得此刻身旁眾人的恭維,抬手一招,那座木製小塔迅速地朝其飛來。

但不知為何,這玲瓏塔朝自己飛來的時候搖搖晃晃的,或許是自己消耗太大了吧。還好身旁的這些庸人並看不出來。

在降塵子小心地接過玲瓏塔之後,才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為何這玲瓏塔收了人之後反倒輕了不少?裝了人之後...

回想起方纔的那一拳,降塵子急忙把玲瓏塔翻了個個。

最不可思議,也是降塵子最不想見到的一幕果然出現了。

玲瓏塔底,破了。不,不單單是破了那麼簡單,現在的玲瓏塔能直接從塔底看到內部的塔尖。其中的內核,其中的鎮塔之物已經全然不見了蹤影。

這玲瓏塔現在已經不比通靈鏡強上多少了。

幾近絕望的降塵子迅速爬到了眼前大坑的邊緣。

果然,果然!那火無棱正盤坐在大坑的中央,低著腦袋。靜靜地聽著身旁水無銘的訓斥。

“無棱,我知道你有時候控製不住你自己。可我們是人啊,人要有自控能力,更要有自省的意識。你先前就已經打壞了人家的寶貝,現在怎麼就又出手了?”

“你說說你,打死人就算了。現在還淨挑些值錢的物件去打。我是賣了你都賠不清啊。”

火無棱自知理虧,也冇有出聲反駁。雖說那座塔看著氣派,但是火無棱自己知道,就算是自己站在那裡不動,也還是同樣的結果。

那座塔太小,根本就收不了自己。就算是自己不出拳,也一樣會被自己的腦袋給頂破的。

可這種事情怎麼跟師兄解釋啊,要是自己真說出來了,師兄一定會罵自己的。躲開,隻要躲開不就冇事了嗎。

先前自己的急速一拳,已然消耗了自己不少的靈氣。都怪自己衝動。就跟平常一樣,慢慢地走上給上一拳不好嗎?何必非要消耗大量靈氣前衝而去,還好死不死地被那降塵子躲了一下,直接打壞了人家的寶貝。

“唉”

火無棱搖了搖頭,歎了口氣。抬頭看向了水無銘。

“師兄,我冷靜下來了。這事確實怪我。不過請師兄放心,這事我一人承擔,絕不會讓師兄多賠一分錢的。”

火無棱說罷,便起身朝著坑外走去。遠遠看著的降塵子剛想縮頭躲避,就聽到了水無銘驚悚的話語。

“無棱!快回來。不要再殺人了!”

這這這,這是什麼妖魔?降塵子現在恨不得臨鎮突破至煉虛,踏碎虛空,直接逃離這片天地。

火無棱看著降塵子突然縮回腦袋,心中滿是不忿。扭頭看向了自家的師兄,悲憤地大聲質疑道

“師兄,我何時成了隻知殺人的魔頭了?!!你要還我青白!”

水無銘滿眼羞愧地低下頭,望著眼前那正在夯土中掙紮的螞蟻。

“無棱,生殺予奪。那是你一直都有的權力啊。這已經無關於你想不想了,要知道這就是世間之理。”

火無棱自知辯不過師兄,也懶得多費口舌。此刻的他就隻知道,師父叫自己下山曆練,為的就是入世。入世為的就是修人。而師父教給自己謀生之法不就是為瞭如此嗎?

總有一天,我火無棱要成為一個......正常人。

可惜的是,此刻仍趴在地上大口喘息著的降塵子並不知道火無棱現在的想法。而見到仙師撞鬼般的形象,這些富家子弟們也紛紛四散而逃。現在也就隻有那幾位衙役還算是正常,他們呆呆地站在原地,全然一副局外人的樣子。

隻是在見到大坑邊緣那一隻突然出現的小手,衙役的心中也不免的一顫。

緊接著出現的便是一顆堆疊著詭異笑臉。降塵子兩眼一翻,險些就要昏死過去。好在火無棱辨清了方向之後,及時的小跑了過來。

“兄弟,兄弟。”

火無棱急忙掐向降塵子的人中,這可冇當場把降塵子給疼暈過去。

見到降塵子轉醒,火無棱匆忙開口,生怕這傢夥再昏死過去。

“降塵子是嗎?我打壞了你的兩個寶貝,我就一定會負責的。你說吧,想讓我做什麼都行。隻要你彆問我要錢就好。”

降塵子大氣一喘,卻還是無法接受現在的狀況。隻是在半昏半迷之中,模糊的請求火無棱不要再笑了。

火無棱雖說有些摸不著頭腦,但還是照做了起來。

但降塵子絕對想不到,就是自己的這句無心之言。便剝奪了火無棱數年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