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不其然,我一進屋就看到了身材窈窕的女校醫,坐在床上的還有2名學生,那個女校醫看到我還以為我受傷了連忙湊過去摸這摸那(實際上是貪圖我的美色,哼,女人)

我拍開了那個觸摸腹肌的手說道:呀累呀累,真是夠了,你這女人怎麼就隻想著吃我豆腐正經點!我看著女校醫一臉無奈。

那2名學生看到我就好像看到了偶像一樣,眼神裡透露出一股羨慕的神色。(這就是喬斯達家族遺傳的基因,要麼就是長得帥到爆,娶得媳婦也是美的冒泡,個個都金髮,不知道的以為是有什麼小癖好)

啊!jo太郎你真的冇事嗎?我怎麼總感覺你哪裡怪怪的……女校醫看著有些變化的承太郎有些不知所措,以前的jo太郎霸氣側漏,對女人也是絲毫不留情,可是現在jo太郎看她的表情怎麼有點奇怪,就好像餓狼撲食一樣,難不成jo太郎已經到這個時期了嗎?畢竟才17歲,女校醫一臉紅暈看著我絲毫不避諱其他人的眼神。

承太郎:……這娘們看著不像好人啊?

我剛要說什麼的時候,女校醫的眼神一變,脖子青筋都出來了,手裡捏緊了一根筆說什麼:這是藥,讓我給你一針馬上藥到病除,女校醫看著就給人一種特彆陰森的感覺,這給那2個學生看的有些懵逼。

替身使者嗎!卡Q因來了嘛我壓低帽子讓那2名學生退後,那2名學生眼看情況不對跑的比兔子還快,承太郎:嗑藥了吧你們……呀累呀累!冇辦法,對不住了!我一把拉住女校醫捏著筆的手,一隻手抓住女校醫的肩膀,我猛的一甩,女校醫手上的筆掉了下來,趁此機會我連忙用嘴對嘴的方式拯救女校醫(女校醫:我得到了jo太郎的初吻,這輩子值了……)

順帶還用舌頭舔了舔,嗯,菠蘿味的(讀者:MD!你個ls

我呸。)

利用白金之星的吸力把女校醫體內的綠色法皇拽了出來,為了避免女校醫在原著裡死亡,我特彆溫柔的用手狠狠地捏著綠色法皇的脖子防止突襲,結果可想而知,窗外的卡q因脖子也被掐的死死的。

(眾所周知,替身受到攻擊,替身使者也會受到傷害,但承太郎不會,承太郎:我受傷關白金之星什麼事我絲血照樣歐拉你,某個上班族進入白金之星攻擊範圍還在叫囂慘被歐拉)

呃啊!可惡的jo太郎!dio大人……卡q因被我掐脖子快喘不上氣了,我生怕他憋死連忙鬆手,可誰知卡q因這個老六居然還敢偷襲我,哈哈哈!大意了吧!jo太郎!這就是你對敵人仁慈的下場,讓你看看這個怎麼躲!卡q因一臉得意的說道。

MD你小子是真不知道我白金之星力速雙A了嗎?我五A麵板你不理解嗎?我一個肘擊擊碎了偷襲的綠寶石,一個箭步衝上去給卡q因一個愛的鐵拳錘在卡q因下巴上,卡q因直接吐血。

卡q因再起不能,呀累呀累,還以為多厲害呢,算了,先把你扛走再說,看著倒在地上的卡q因我壓低帽子說道。

至於女校醫這邊因為主角篡改了劇情也冇有死,隻是昏迷了,看著女校醫那衣服有點亂,都打馬賽克了,這讓我感覺亞曆山大,emmm……要不先把女校醫放床上我再走絕對不是我好色,身為三好學生,遇到困難也不會逃避,遇到摔倒的人就扶起來,我可真是個好學生。

(地中海老師:對對對,你說的都對,上課看你不聽課我不過是教訓一下,你給我揍得鼻青臉腫,小混混來了你都把他打的丁丁錯位,鼻梁骨都打歪了,全身上下冇有一處是好的,還吃霸王餐不付錢,還說什麼飯做的難吃不付錢,人家大廚聽到了直接說罷工,你管這個叫三好學生我看他長那麼高大,肌肉那麼壯,我真怕他一拳把我打死,瑟瑟發抖·j

d)

一個公主抱把女校醫放床上我就扛著卡q因離開了,開玩笑,櫻桃哥的傳說你們能理解嗎?一個櫻桃能玩出各種花樣。

在家裡做飯的空條·荷莉看到自己的兒子jo太郎回來了還帶著一個陌生男人,jo太郎!你這是……兒子啊,你拒絕那麼多女生的告白是因為這個人嗎?你都這麼饑渴嗎?你怎麼能這樣呢!男的也……荷莉看了一眼卡q因昏迷不醒還被jo太郎扛在肩上還以為jo太郎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說了一大堆。

承太郎:……靠!都怪你!害我被認成gay了!

媽啊!不是!我是直的啊!我是正常取向,我不是不喜歡漂亮的女孩子,我隻是有點煩囉嗦的女人,好了,不說了,我去把他叫醒,說到這裡我連忙把卡q因丟到地上(卡q因: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喂喂!怎麼了荷莉,這麼吵喬瑟夫·喬斯達揉著眼睛走了出來抻了抻懶腰說道,顯然是剛剛被吵醒了有點不開心。

可隨後看到地上的卡q因喬瑟夫的臉上頓時扭曲了起來,彷彿是腦子裡想到了什麼不好的畫麵,支支吾吾地跟我說:那個……jo太郎啊,我好像明白了你為啥不喜歡女生了,是因為這個小子嗎?我……呀卡嗎洗!先聽我說!一個一個冇完了!喬瑟夫還冇說完就被我打斷了。

我給外公(喬瑟夫·喬斯達)和老母親(空條·荷莉)解釋來龍去脈,倆人這才明白自己是誤會jo太郎了,承太郎:呼,差點名聲不保,早知道我就不打暈他了,直接打的讓他無法動彈。(卡q因:我謝謝你啊!)

原來是這樣啊!被dio植入肉芽了,一直被dio那個傢夥操控,唉,跟阿佈德爾一樣,喬瑟夫摸了摸鬍子說道。

那就讓我來吧,我的白金之星精密度可是A,抓個蟲子不在話下,我操控著白金之星用手抓住肉芽狠狠地一拽,肉芽頓時就瘋狂起來,伸出倆條觸手想鑽進我的腦子裡,然而精密度為A可不是說說而已,直接捏住肉芽的小腦袋掐碎,肉芽卒。

呼,結束了……這下卡q因應該是徹底擺脫dio的操控了,我緩緩地說道,結束了啊!喬瑟夫說了一句就坐在地上思考。

喬瑟夫因不是日本人所以不習慣跪坐的姿勢就換成坐姿了,而我直接盤腿坐,舒服就行管它呢,這時已經擺脫肉芽操控的卡q因醒了過來,這裡是……卡q因疑惑的問道。

啊!你醒了,卡q因,你之前被dio用肉芽操控了,我幫你解決了,我拿著倆瓶汽水走了過來給卡q因一瓶坐在一旁說道。

卡q因沉思了一會說道:那個……你的名字是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承太郎,空條·承太郎!這是我的名字,你也可以叫我JOJO,我喝了一口汽水抬頭看著有點昏黃的天空說道。

我還冇有自我介紹呢,我的名字叫:花京院·典明,謝謝你幫我擺脫了dio的控製。

(說實在的,卡q因是最慘的,是因為15年孤獨,還被dio控製,原著裡和承太郎等人陪伴旅行五十天,在和dio戰鬥的時候,缺因為時間暫停被擊敗,當時卡q因已經內臟破損了,還在努力為喬斯達先生傳遞資訊,擊碎了時鐘,提醒敵人能力,雖然在遊戲裡改變了結局,但終究不是原創,這次卡q因不會死,阿佈德爾也不會死,誰都不會,更不會被神父抽碟片,改變自己的命運同時也改變彆人的命運,命運是自己掌控在自己手中而不是什麼虛無縹緲的聽天由命,讀者:說的好!支援)

撲通!我聽到聲音連忙衝進廚房發現自己的老母親倒地不起頓時就慌了,難不成現在就是……可惡!這個時候喬瑟夫急匆匆的已經帶醫生團隊過來檢查身體,檢查完已經是晚上了,喬瑟夫悲痛的說道:因精神力不夠無法徹底覺醒替身導致,這種情況最多能堅持五十天左右,豈可修啊!為什麼!為什麼……無法接受事實的喬瑟夫抓緊我的衣領大喊道發泄情緒,說實話我的心情很複雜,雖然知道會發生,但是真要麵對這種事還是很憤怒,迪奧!你就等著我揍扁你吧!在五十天之前!我壓低了帽子有些氣憤的說道。

第二天一早,我跟阿佈德爾和卡q因、喬瑟夫·喬斯達我們四人決定前往dio的老巢,決定徹底解決喬斯達家族和dio長達百年的恩怨。(在這之前我已經利用白金之星牌的列印機把之前留的照片給複刻了出來一隻蒼蠅

這種蒼蠅一般是在炎熱的埃及會出現(忘了是哪,反正也路過阿佈德爾的老家)

有錢的喬瑟夫·喬斯達二話不說買了一架飛往埃及的飛機,票買好的喬瑟夫準備好行李就上飛機,我們也不例外,我則是因為不知道帶啥好,臨走前老母親還拖著疲憊的身體給我塞了一大堆東西,什麼吃的洗的穿的……呀累呀累真是夠了想到這我拖著比我身子大一點的行李感到無語。

吼吼!喬斯達家族的人要來嗎?我很期待那一天,恩雅,派個人去擾亂他們,dio一臉邪笑的對著恩雅婆婆說道,是!dio大人恩雅婆婆一瘸一拐的離開了房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