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正好快中午了,廚房上下都急著給整個王府做飯。

青丘涵洸好巧不巧的趕上一個廚師殺雞。

隻見那廚師不顧雞的反抗,一把抓起放在菜板上,然後舉起那明晃晃的菜刀直接砍了雞頭,頓時血噴四射,差點噴在了青丘涵洸的身上。

青丘涵洸嚇呆了,跌坐在地,趕緊伸出爪子摸摸看自己的脖子。

雖然它愛吃雞,但看著這一幕總感覺下一個就是自己。

在這裡他現在根本不是妖域之王,不是青丘之主,隻是普通的小狐狸,任人宰割的小狐狸。

“不行,趕緊跑”。

突然那名廚師好像感覺到了什麼,向青丘狐涵洸這裡望了過來。

巧合的望了個對眼。

青丘涵洸狐毛一炸:“今天出門冇看黃曆啊啊啊——”撒腿就跑。

廚師疑惑的看了看“狐狸,難道是王妃送來給小王爺加菜的?怎麼從籠子裡跑出來了?”

你纔是道菜,你全家都是。

冇想到這個廚師竟然是個會武功的,三下五除二就將逃跑的青丘涵洸提著脖子提了起來。

青丘涵洸修為儘散,冇有辦法掙脫廚師的束縛,隻能不停的蹬著自己的小短腿。

可是誰知道這廚師抓的太好了,剛好是現在的青丘涵洸的三絕之地,掙又掙不脫,蹬又蹬不上,咬又咬不著。

青丘涵洸耷拉下身子,絕望了。

想她青丘九尾天狐之後,一代妖王,冇有被仇家殺死,現在竟要狼狽的成為菜刀的亡魂,可憐,可悲,可歎啊!!!

廚師可不懂青丘涵洸的痛苦,他隻知道它是一道菜,轉身向廚房走去。

“龔叔,慢著”

聽到有人叫他,廚師轉過身,一見是小王爺,趕緊參拜。

“龔叔,這隻小狐狸是我的”慕容蒼笙指了指那隻生無可戀的小狐狸。

“哦,原來是小王爺的,給,小王爺可一定要看好了,廚房可是它們的禁地”

“謝謝龔叔提醒”

青丘涵洸聽到自己得救了,眼神瞬間一亮,現在看著慕容蒼笙就像看見自己的親爹一樣。

青丘涵洸又蹬了蹬小腿,龔叔這次倒是冇有再為難它,直接放了他。

得了自由青丘浛涵洸直接奔進慕容蒼笙的懷裡,他現在忘記自己不是人形了,但還是以人形的方式,用兩個小短腿緊緊的抱住慕容蒼笙的脖子,腦袋趴在慕容蒼笙的肩膀上,整個狐身掛在慕容蒼笙的身上。

慕容蒼笙笑了笑,看來是真嚇到了,變乖了不少。

慕容蒼笙回到房間,扳開抱住自己脖子死活不放的青丘涵洸,將它放在床上。

可剛放下,青丘涵洸又跳到了自己懷裡,死活要黏著自己,慕容蒼笙無奈隻能隨它了。

這時,門外一個丫鬟過來通知道:“小王爺,王妃叫你去吃飯”

“哦,知道了,你告訴母親我馬上就到”。

“是,小王爺”。

慕容蒼笙摸了摸趴在自己懷裡的青丘浛洸:“走,小狐狸,我帶你去吃飯”。

來到飯堂,慕容擎天看著黏在自己兒子懷中的小狐狸,皺了皺眉:“笙兒,吃飯時間,怎麼還抱著它,臟不臟”。

青丘浛洸對說自己臟的慕容擎天翻了個白眼,你才臟。

“爹爹放心,等下我叫人給它洗澡”慕容蒼笙回到。

安雅汐也出聲到:“夫君你眼睛是不是有問題,這小狐狸白白胖胖的多可愛,哪裡臟了”

“來讓孃親摸摸”安雅汐向青丘涵洸伸手到。

慕容蒼笙害怕這小狐狸撓了自己的母親,趕緊道:“母親,這小狐狸怕生,等我訓乖了,再讓你摸”。

青丘涵洸又翻了一個白眼:嗬,你以為你是誰啊,還想馴服我,哼。

“哦,還怕生,真是隻有趣的狐狸,算了,來吃飯吧”。

慕容蒼笙要了一個碗放在青丘浛洸麵前,隨後夾了個雞腿放在裡麵。

看著這雞腿,不用想就知道是自己看到的那隻,青丘涵洸非常抗拒的不吃。

慕容蒼笙看出了青丘涵洸的抗拒,嘴邊勾起了一絲壞笑:“孃親,我剛纔去廚房看了一下,發現廚房的獵物不多了,要不……”

慕容蒼笙話還冇說完,就見青丘涵洸趕緊吃了那個雞腿。

安雅汐疑惑的看著慕容蒼笙:“笙兒,怎麼了?”

慕容蒼笙回頭:“哦,冇什麼,就是提醒一下母親而已”。

隨後,慕容蒼笙夾什麼,青丘涵洸就乖乖吃什麼。

木辦法,狐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妖域——

離墨跪在堂下:“稟尊上,屬下辦事不利,冇能殺掉小妖王,並且屬下派去的人全都失蹤了,但地上留下一些粉末”。

“哦,失蹤了,粉末給我”

紅衣人接過粉末聞了一下,眼目一暗,狐殺術。

紅衣人突然笑了:“嗬嗬,看來我那姐夫並冇有那麼狠心啊,哈哈哈哈……”

“青丘那邊如何?”

“稟尊上,還回去了一個小妖王的侍女,現在妖族長老們正打算去尋妖塔,想通過九尾妖狐特有的妖氣去尋找小妖王”。

“知道了,這次就饒過你,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去領罰吧”。

“多謝尊上不殺之恩”離墨感激道。

待離墨離開後,堂上之人好像想到了什麼:“來人,備轎,去青丘”。

……

——青丘妖族宮殿

“淩霜婆婆,我們派去的小妖都冇找到妖王殿下的足跡,我們還是快去尋妖塔吧,妖域不可一日無王啊!”妖域大長老竹啟天焦急的說道。

竹啟天,蛇族族長。

“嗯,走吧”被稱為淩霜婆婆的人沉思半晌回道。

眾妖正打算前往尋妖塔,一道急促的聲音傳來。

“塗山之主,灼華君駕到——”。

塗山主,塗山遺情,此人麵容妖孽,喜紅衣,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便稱的是他,因此被美稱做灼華君。

他是青丘涵洸的母親塗山執夢的親弟弟,也是青丘浛洸的小舅舅。

宮殿眾妖集體參拜,聲勢浩大。

“參見灼華君,灼華君萬福金安”。

眾妖跪在大殿門口,等了許久,愣是冇見到那抹紅。

一刻鐘過後,門外總算有動靜了。

隻見先進來的是兩個提著花籃的妖仆,一邊走一邊揚一把花瓣,緊跟其後的是個八人所抬的大轎,不管是轎子,還是抬轎子的人都和他們的主人一樣一身亮眼的紅,轎內的人慵懶至極,隔著紅紗都擋不住他的貴氣與騷氣。

轎子到了大殿門口,不好進殿,穩穩的落在門口,來人才伸出那雙骨節分明的玉手,輕輕的拂開紅紗,緩緩的出了轎子。

等出了轎子後,看到他的容顏簡直是壓豔群芳,墨黑的頭髮輕輕的搭落在雙肩,帶著異域風情的臉上,魅人傾世的眉眼間一雙墨瞳,微微泛著紅色的光澤,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勾著一抹邪魅的笑容,潤紅的唇色也泛著誘人的光澤,那對象征妖精的紅色狐狸耳朵也時而一鬥一鬥的,這顏值迷的讓人神魂顛倒。

若說在妖域青丘涵洸出門最怕遇見什麼,那非自己這小舅舅莫屬。

走一起永遠都要萬眾矚目。

青丘涵洸對自己這小舅舅的評價隻有十個字——狐狸精中的極品狐狸精。

果道是男人妖起來就冇有女人的事!

因此妖域也流傳到:

對男妖而言——遇到灼華君,老婆得捂眼!!

對女妖而言——遇到灼華君,老公算個毛!!

總而言之,遇到灼華君,女妖們的情哥哥,男妖們的公認情敵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