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是放學時間,加上他們年紀還小,所以冇敢在校園外麵亂溜,隻是順著學校的主乾道撿一些完好的樹葉用。

等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家長也差不多就到了。

“我撿的差不多了,你呢?”

孟語凡拾起地上的最後一片樹葉,忽然回頭說道。

但並不知道男神就在她身後很近的距離,所以轉頭的功夫兩人竟然差點撞上那個。

孟語凡一驚,後退了幾步。

“你冇事吧。”

朱文傑倒是比她淡定多了。

拉了她一把之後,淡定的開口問道,眼中還帶著關心的神色。

“冇事冇事。”

剛纔那一嚇,倒是把她手中的樹葉嚇掉了不少。

見狀,孟語凡連忙蹲下身子,開始撿地上掉落的葉子。

“我來吧,你穿著裙子不方便。”

說了這麼一句之後,很快他就把地上的葉子都撿了起來,遞到了她的手裡。

聽到他小大人似的說了這麼一句,孟語凡心裡隻想笑。

才這麼小的年紀,懂什麼不方便啊。

心裡想著什麼,麵上便直接說了出來。

“文傑哥哥,你怎麼知道女生穿著裙子不方便呢?難不成你經常這麼提醒彆的女孩子?”

孟語凡臉上帶著壞笑,帶著一絲調侃的語氣開口說道。

聽到她這麼說,朱文傑臉上先是一陣無奈。

然後纔開口解釋了一番。

“我姐姐和我媽媽經常因為這個理由,讓我幫她們拿東西。”

說起來自己那個古靈精怪的姐姐和媽媽,他也十分無奈。

不過爸爸說了,他們作為男子漢,要保護家裡的女孩子,所以自己能做到的事情,都願意幫她們去做。

其實就算是他不說,孟語凡也才猜的到是怎麼回事。

他身邊除了自己和阿幽幾乎冇有彆的女同學,那肯定是家裡人教的了。

“文傑哥哥現在就這麼紳士,以後長大肯定很得女孩子喜歡。”

孟語凡似笑非笑的開口說著。

不過她說的也是實話,長大後的男神因為不斐的容貌和混身矜貴的氣質,卻是很吸引女孩子。

自己不就是那時候便喜歡上了他嗎?

說起來這個,孟語凡盯著他的五官不免有些神。

人都說女大十八變,他的長相倒是從小到大都冇有很大的變化。

小時候是精緻,長大之後便是帥氣了。

似乎透過這張臉,都能看到他長大後的樣子。

不過上輩子的自己,怎麼都冇有想到過,她竟然有和男神這麼近距離相處的機會。

“你在看什麼?”

被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看,朱文傑小朋友有些不解。

“冇什麼冇什麼。”

“對了,學校門口也到了,那我和阿幽就先走了?”

說著孟語凡呼喚了一聲不遠處的阿幽,阿幽直接扔掉了手中的小木棍,便直接飛跑了過來。

看著她們漸漸離去的身影,朱文傑在原地愣了愣神,抿了抿唇之後,纔出了學校門。

“怎麼,終於願意出來了?”

問出這句話的是他的姐姐朱文清小朋友,此刻身上真穿著一身小學的校服,姣好的五官在落日的餘暉當中顯得更加精緻漂亮。

“爸爸,姐姐。”

淡淡的喊了一聲之後,朱文傑對他姐的調侃並冇有回答。

看到弟弟還是這副撲克臉的樣子,朱文清小朋友撇了撇嘴,便不在和他說話了。

回到家之後,他便直接去了自己的房間。

因為他和姐姐年歲相差比較大的緣故,所以兩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房間。

自從朱文傑小朋友上幼兒園之後,便不在和爸媽一個房間睡覺了。

從床頭櫃裡拿出了一個鐵質的小盒子,然後把書本裡夾著的那張巧克力包裝紙放了進去。

小小的盒子裡慢慢噹噹的,已經攢了小半盒,都是五彩斑斕的糖果紙,也都是她給自己的。

不知是出於什麼心思,他把這些紙張都留了下來。

‘主人,今天的任務還差一項哦。’

聽到腦海中的提示音開口說道。

他把鐵盒重新放到了櫃子裡,然後淡淡的‘嗯’了一聲。

‘等我弄完樹葉畫,就會做的。’

這段時間她總是給自己帶那些神奇的水果,自己的屬性麵板已經有了新的提升。

按照係統的說法,現在他的各項指標已經遠超這個世界普通天才的平均水平,往更高的方向開始進步。

所以係統現在每日任務也比之前要複雜多了,涉獵的方麵也比之前要多多了。

“麵板怎麼多了一項?”

纔看了一眼係統的麵板之後,朱文傑便發現了新多出的一個選項。

‘叮,主人,模擬實驗室的出現是為了主人可以更好的實操學習哦,等結束了今天的課程之後,主人就可以到模擬實驗室進行實操訓練了。’

聽到係統的解釋,朱文傑小朋友冇有在問彆的。

伴隨著自己懂得東西越來越多,思維的方式和思維的廣度也和之前有了很大程度的不同。

按照係統的說法,他現在的知識儲備已經到達了初中的水平,而腦域開發卻始終冇有達到極限。

所以這段時間係統纔不停的給自己增加新的任務。

現在係統給他安排的學習項目,已經增加到了物理、化學和生物。

雖然還是很簡單的初中就能遇到的知識,但是也涉及到了實驗的方麵。

看來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係統纔會解鎖模擬實驗室。

想到書本中那些神奇的理論,朱文傑小朋友眼神中也難得的帶了一絲嚮往。

男神這邊正在緊趕慢趕的學習新的知識,而另一邊孟語凡回到家裡之後,便和阿幽兩個人正趴在客廳的茶幾上完成今天的家庭作業。

“阿幽,你這個葉子都粘反了。”

孟語凡有些無奈,阿幽粘的葉子,葉子粘冇粘牢不說,但它身上已經弄的滿是膠水了。

“姐姐,我不會。”

阿幽等著自己的大眼睛,滿目的無辜,同時說的理直氣壯。

為什麼它一個藤蔓還要學會粘彆人不要的葉子,這些東西哪裡有自己的藤蔓漂亮?

“阿幽,飛飛,等下在弄吧,姥姥今天給你們做了蘿蔔丸子哦。”

看到阿幽小臉皺的像包子似的,崔姥姥有些不忍心,便在一旁開口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