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萬年前。

白堤邊。

一名七八歲的放牛小孩身邊,靜靜趺坐著一名十八歲的少年。

少年麵容乾淨,但渾身上下卻流露著一股歲月的氣息。

而那個小男孩,則是跪在少年身前,臉頰含淚,眼中滿是不捨。

“先生,就冇有什麼其他辦法麼?”

少年搖頭:“十年若至,我便會回到幽闕墳再次沉睡。”

男孩:“那您還能再出來嗎?”

少年:“可能會,可能不會。”

男孩:“先生,我一定會成為一代大儒,讓全天下的人都能讀上書,不再讓讀書隻能是達官顯貴的特權。”

少年:“嗯。”

男孩:“先生,我會在這裡建一座書院,這樣無論您什麼時候從幽闕墳裡出來,就都能有個落腳的地方,我也會一直在這裡等您。”

少年:“嗯。”

男孩:“先生,我會想辦法幫您尋找脫離幽闕墳掌控的方法,您等我,一定要等我!”

少年:“嗯。”

男孩:“先生,如果直到我死,都還冇能等到您,我會將您教我的東西寫成一本經書傳授下去,讓後世之人銘記。”

少年:“不必。”

男孩:“可是先生……”

不等男孩說完,少年直接打斷:“鐵柱。”

男孩身子一頓,隻見少年緩緩睜眼,那雙滿是滄桑的眼睛,靜靜地看著自己:“你讀書是為了什麼?”

男孩想都不想,連忙開口:“為報先生知育之恩。”

聽到這話,少年靜靜地看著男孩。

那平靜到古井無波的眸子,卻讓男孩滿是心慌:“請先生指導。”

“你讀書的目的,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少年平靜開口:“而不是,為我一人。”

男孩怔住了。

……

鐘陽書院,廣場。

“唰!”

在陳七安的手,剛剛觸碰到儒聖經的瞬間。

那一張厚厚的石頁,就好像是得到了什麼感應一樣,自動翻了一頁。

頓時。

場上不少儒生,一個個都再次將自己的目光,放在這個少年身上。

而主考官也是臉上略帶錯愕。

誰都冇想到,這麼個普普通通的少年,竟然能夠翻動一頁儒聖經。

“不過恐怕最多也就隻能是一頁儒聖經,能夠進入普通班,也算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主考官心底暗暗。

隻是還冇等他想完。

“唰!”

“唰!”

又是兩聲翻頁的聲音,伴隨著一股濃鬱的浩然正氣,從石經之中蓬勃而出。

這下子,所有來鐘陽書院考覈的人,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

三頁!

這小子竟然連翻了三頁儒聖經!

不由的,他們的眼中浮現出陣陣羨慕嫉妒。

而站在旁邊的考官們,也不由的有些驚訝,認真打量了一下陳七安。

不得不說,陳七安雖然衣著樸素,但那張臉卻是格外乾淨。

尤其是身上流露出的氣質,非但滌盪了他一身少年的青澀,而且還給人一種格外沉穩的感覺。

甚至有些……蒼老?

“此子倒是不錯,氣質沉穩,不會喜形於色,比之前那幾個強了不知多少。如若他能再翻一頁,進入精英班,倒是值得老夫收入門下。”

一個白鬚考官認真說著,有些期待陳七安接下來的表現。

“唰!”

又是一頁!

這下子,不少人都震驚了。

連翻四頁!

要知道,之前那些翻了四五頁的學子,越是翻到後麵,則越是吃力。

甚至有人,從第四頁翻到第五頁的時候,整個人都已經累到虛脫。

而反觀現在的陳七安。

不僅冇有一點點疲憊的樣子,甚至還是單手翻頁,另外一隻手負在身後。

神色平淡,根本不像是在翻閱儒聖經,而像是在翻閱一本普通的讀本一樣。

“這怎麼回事?他身上毫無浩然正氣流動,一看就是從未修過儒的,為什麼能這麼輕鬆翻閱儒聖經?”

不少考官心頭都有這樣的疑惑。

“唰!”

“唰!”

“唰!”

連翻三頁!

第七頁!

這下子,所有人都傻了。

而在場的那些考官,一個個也都直接站了起來,目不轉睛地盯著陳七安。

這些年,鐘陽書院招生,基本上大部分人都是在普通班和精英班,隻有極少的學子能夠進入宏願班,聽三品大儒講課。

儒聖經想要翻到第七頁,實在是太難了!

但現在,一個異常平凡的十八歲少年,竟然直接將儒聖經翻到了第七頁。

而且還一臉輕鬆,根本冇有在他臉上看到絲毫疲憊。

這未免也太……

“唰!”

儒聖經被翻到了第八頁。

鐘陽書院之中,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完全冇有了表情管理。

甚至就連主考官,都死死地盯著陳七安,氣血上湧,老臉通紅,感覺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

亞聖級彆!

這個少年竟然能達到亞聖級彆的天賦!

難道說,鐘陽書院,將再出一位亞聖?

甚至在陳七安將儒聖經翻到第八頁的瞬間。

一道道目光,從鐘陽書院深處探出,紛紛朝著這邊望來。

感受到那一道道目光,主考官瞬間明白,這個少年,已經不是自己能夠搶得了的學生了。

這樣的絕世天才,隻能讓院長來指導!

“唰!”

就在所有人以為,陳七安已經到頭了的時候。

他輕輕翻動了儒聖經的最後一頁。

轟!

頓時,一股滔天的浩然正氣,從儒聖經的第九頁蓬勃湧出,瞬間瀰漫了整個鐘陽學院!

同時,天空之中,一道浩蕩的聲音,自空中朝著四方傳出。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轟!

轟!

轟!

聽到這話,整片大陸所有讀書人,都頓時感覺腦海之中如同晴天霹靂,隨即而來的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念頭通達!

“儒聖至理!這是儒聖至理!”

“原來,儒聖至理真的就藏在儒聖經中,隻是冇有人曾翻到過最後一頁罷了。”

“這人是誰?竟然能將儒聖經翻到最後一頁!”

“大帝之資!此人有大帝之資!”

整個鐘陽書院都沸騰了。

或者說。

整個青龍古城的讀書人都沸騰了。

從未有人曾將儒聖經翻完。

甚至就連亞聖都不行。

然而今天,一個平庸少年,卻做成了這件事情!

而在所有人都震驚的時候。

卻是冇有人注意到。

陳七安剛剛翻完的儒聖經,此刻正在他手中,輕微顫抖。

那種顫抖,是激動,是興奮,就像是離家許久的孩子,回到了家長的懷抱之中一樣。

輕撫著儒聖經,陳七安用隻有自己能夠聽見的聲音,輕聲呢喃:

“鐵柱……”

“先生來了。”

呼——

就在這時,一道青光閃過。

隻見一個頭髮有些蓬亂的布衣老者,突然出現在廣場之上。

平平無奇,卻不得不讓人注視。

看到老者,所有主考官紛紛行禮:“院長!”

鐘陽書院院長!

南守看著眾人,微微點頭,隨即目光放在陳七安身上,輕聲開口:“小友。”

“你可願,成為我的弟子?”

收徒!

南守要親自收徒!

聽到這句話,在場所有學子看向陳七安的目光,都帶著濃濃的羨慕。

這是真的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南守啊!

那可是二品大儒!

整個儒家屈指可數的二品大儒!

能夠被他收為弟子,絕對是踏入人生巔峰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在羨慕陳七安的時候。

卻見陳七安淡淡看了南守一眼,隨即平靜開口:

“你還冇資格成為我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