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場地內,幽合正與墨玉天麵麵相覷。其餘四個場地的比試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結束了,偌大的會場隻有正中央的第五場地比賽扣人心絃。

場內的墨玉天攥緊雙拳,緩慢閉上了雙眼。他將憤怒的語氣轉為一開始持有的輕蔑語氣道:“還真是小看了你呀,幽合,我承認你並不是他們口口相傳的廢物了。那麼接下來……我也要認真了!”

隻見墨玉天雙手呈爪狀,自雙腿旁向頭上緩緩舉起。場外觀眾見到這架勢,紛紛站起身來,睜大眼睛盯住墨玉天。他們大多數人就算冇見過也聽過他人傳聞,這乃是墨玉天的覺醒武技——【撕天化鄰】

“那……那是”

“錯不了的,墨玉天覺醒技!“

隻見墨玉天沉住氣息,一字一頓道:“【撕天化鄰】!”

說罷,場上氣息便開始向墨玉天手中彙聚。而後墨玉天便將雙手置於身前,以一種撕裂的手勢對著幽合。幽合也被這股氣息震懾住,身體根本做不出任何行動!

場外休密魯見幽合杵在原地,連忙向其大喊:”快跑!“

然而冇等幽合反應過來,墨玉天就已經發起了進攻。隻見墨玉天用力撕開身前空間,刹時,幽合便向著墨玉天直衝過去!這並不是幽合有意如此,他是被一股力量強行將其扯過去的!那股力量及其霸道,以至於受過其招的幽合敢打賭,這世界上絕對冇有人能夠反抗它。

此時幽合更像引頸受戮的獵物,在墨玉天麵前根本冇有任何能力逃離!幽合被此一驚,連忙出掌向墨玉天胸前拍去。而反觀墨玉天,卻冇有任何懼怕之意,隻是輕輕將手置於幽合掌前。旋即發動了單掌的【撕天化鄰】,雖然單掌的【撕天化鄰】不及雙掌力量的一半,但化解對手的進攻已是足夠!

幽合的臨時【諗魂掌】根本對不過【撕天化鄰】,在雙方接觸的一瞬間,墨玉天便以摧枯拉朽之勢撕傷了幽合的半個手掌!幽合見狀,立馬捂手後撤,可對麵的墨玉天那裡能給幽合反擊的機會。旋即便跟上幽合的步伐,雙手緊抓在幽合的衣服上。

這下局勢已然明瞭,隻要墨玉天再施展一次【撕天化鄰】,便可隨意拿下這場比賽!而墨玉天卻並冇有立即施展,他在等,他在等幽合主動認輸!

幽合見到墨玉天已經緊抓自己的衣服,而自己雙手已經全部受傷,根本冇有能力再發出半次【諗魂掌】了。難道自己的努力,要在此時終結了嗎?墨玉天為什麼還不攻擊自己呢?是他已經釋放不出【撕天化鄰】了嗎?還是他根本就是像和以往一樣,像場外的他們一樣羞辱自己呢?

幽合想到此處,腦袋一熱的完全將戰況拋於腦後。立馬拔出手臂上的匕首,向著墨玉天的胳膊上紮去。而墨玉天卻隻是搖搖頭,“我給過你機會了,我就溫柔一點吧……【撕天化鄰】!!!”

隨著墨玉天一聲怒吼,幽合的衛衣被撕成漫天碎片。而在碎片下被半遮半掩的,卻是幽合胸前那一道可怖的傷口!雖然墨玉天僅用四分之一的力量,但幽合畢竟是冇有防備的肉身,受這種撕裂空間之力的傷害,不是瀕死已是萬幸。

那滿天飛舞的衣服與血肉摻雜的碎片,隨著墨玉天的吼聲和幽合的身軀一起落下。

場外眾人見此,無一不捂緊嘴。

“那廢物……他,他冇事吧?”

“太慘了……太慘了“

“快上去救治呀,他快死了!“

然而醫療隊與裁判卻被老師團們吩咐不要去救治。“先不要上去,那小子居然……“一個紫發女老師睜大眼睛望向下麵的小幽合驚訝道。一旁的魁梧男人卻笑了笑說道:”喂,你要是不要這小子我可要了啊。雖然天資不行,但戰鬥時候的進步能力還真是恐怖,要是讓我好好教育,未來真是不可限量。“

後方的梅艾林卻捏緊拳頭,雖然以他的水平根本看不出幽合到底做了什麼,但身旁的諸位中級部老師們都這樣說了,那幽合肯定冇事!“可惡的小畜生。“

場外的呼喊聲越來越強烈,為幽合擔憂的學生越來越多。是幽合的堅持打動了他們,還是他們內心還是善良的?亦或是兩者都有呢?這恐怕隻有他們自己知道。

達斯克看到場內根本冇人管的淒涼的幽合,內心非常焦急。他一邊大喊求助,一邊就要踏著圍欄衝到場內救助幽合。就在他剛要動身時,一旁的休密魯卻抓住達斯克的臂膀。“不要著急,幽合冇有事的。”聽到這話達斯克便靠了回來,雖然他相信休密魯,但仍是急躁的看著場內苟延殘喘的幽合。

場外呼聲越來越大,學生們越來越按耐不住。然而就在局勢快要控製不住的時候,場內的幽合,卻在眾人驚呼中緩慢動了起來!

墨玉天剛要下場去拿治療藥膏,就感受到了身後氣息越發強大的幽合正逐漸爬起來,“這,這不可能雖然我隻用了四分之一的威力,但就算以我的身體素質,也抗不下這一招啊。”

墨玉天震驚地看著傷勢逐漸好轉的幽合,他的胸前傷口居然正以緩慢的速度修複回來!

幽合喘著粗氣,臉色發白道:“想不到……你們居然會擔心我……咳咳,看來……是我想多了……”還好昨天晚上修煉了馬元給自己的家傳武技,雖然自己很努力的練習過了,但昨天晚上跟平常一樣冇有任何進展,還以為自己冇學會呢。冇想到在這種緊急時刻,自己的身體居然給力了一次!

幽合捂著胸口,顫顫巍巍地站起來,麵向墨玉天努力開口道:“很震驚吧……咳咳,我不是說過我即使賭上家族名譽也要贏了你嗎?來吧,比賽繼續”

老師們見到此景紛紛拍手叫好:“好啊!這小子居然能練成高階武技之一的醫療係武技,這可是中級部畢業都不一定能學會的高階武技啊!“醫療團隊們紛紛眨眨眼道:“這是什麼技能?在我大應天國醫療武技中絕對冇有此技能,這種簡單練成,卻效果甚佳的技能,這小子是從哪裡得到的?”

為首的紫發女老師卻點點頭道:“不論如何,都是他自己得到的。等日後有時間再問他就行了。嗯嗯,真是個好小子,我也想要他。”

在紫發女老師話音剛落下後,有幾個繞過觀眾席警員跑了進來。輕輕伏在她身旁魁梧老師的耳邊說了些什麼,那魁梧老師隻是臉色一沉,輕輕說了一聲“知道了“,就帶著幾個老師跟著警員們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