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密封好高貴的液體,收拾好工具,清洗消毒完畢後,我如釋重負地坐到了沙發上。

再看Tony,卻一掃剛纔的倦意,正在夢雲的手中撒歡呢。

這小子現在可舒坦了,我隱約中卻有一些失落感,因為,休息片刻,我得離開了。

那對“母子”玩得不亦樂乎,完全沉浸在天倫之樂中。

夢雲將Tony放到茶幾上,那小傢夥竟然像熊貓一樣賣萌打起滾來,嘴裡還不停地哼唱著。夢雲俯下身子,蹲在茶幾旁邊,嘴裡發出歡快而動聽的笑聲。

夢雲似乎意識到我坐在旁邊有點不知所措,於是朝我笑了一下說:“哎呀,對不起,差點忘記一件重要的事了,請稍等我一下。”她正欲起身,那Tony也不知哪裡得來的彈跳力,竟然極其精準地跳入了她的胸前,鑽進了她的紗衣中,然後熟練地轉過身子,隻露出那得意的腦袋。

我被這陣勢給鎮住了。可是,夢雲卻好像習以為常了,用手摸了摸小狗的頭,轉身朝房間走去。

好傢夥,真是狗小鬼大啊,那種幸福的感覺隻有狗界小夥伴們能體會了。

不一會兒,夢雲輕快地走過來。

她從手提包裡掏出一個信封,微笑著遞給我:“太感謝你了,這是一點心意,請收下吧。”

我趕緊站起來,雙手接過信封,嘴裡不好意思地說:“你太客氣了,我隻是舉手之勞——那我就失禮收下了。”

我捏了捏信封,還挺厚實的,但不好當著她的麵打開,隻好順手將信封放到了工具包裡。

夢雲拿起我喝水的茶杯,邊走邊說:“再喝杯水,休息一下吧。”

我看著夢雲的背影,心裡思忖著:這麼大的一個房子,就她一個人住嗎?

等夢雲端著茶杯過來,我故意踱步到窗邊,望著窗外的美景。

湖水在晨光的照耀下,閃動著紅暈的光芒。湖邊綠樹搖曳,鮮花錦簇,假山堆砌。

我連聲讚歎:“能住在這人間仙境,此生也無憾了。”

夢雲笑著說:“哈哈,你太誇張了吧。這裡的環境雖好,也不至於成為仙境啊。”

我順勢接話:“能在這裡住一晚,那就像吃了一朵雪蓮花,少說也可以多活十年哦!”

夢雲又笑了,她放下茶杯,走到窗邊,也細細地望著窗外的風景。

“我很久冇有欣賞這周圍的景色了,經你這麼一說,我再仔細一看,還真有點人間仙境的味道啊……”夢雲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

我鼓起勇氣,試探性地問道:“你一個人住在這裡嗎?”

夢雲睜開眼睛,望了我一眼說:“平時我都是一個人住在這裡。”

“哦,那你家人……”我突然想起早晨碰到的那箇中年男子,猜想應該是她的家人,但是也不好仔細詢問,所以欲言又止。

“我家人都在鄉下,基本上不會來武漢。”夢雲眼裡閃過一絲不安,然後走到客廳中央,坐在沙發上。

我趕緊跟過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微笑著說:“夢雲,我的任務完成,不打擾你了,我得回去了。”我拿起工具箱正式告辭。

夢雲從沙發上站起來,用輕柔的聲音說:“這兩天真是麻煩你了,謝謝你。”

我瀟灑地一擺手:“不用謝,不用謝,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打我電話。”

夢雲用略帶驚喜的語氣說:“真的嗎?那太好了。”

我繼續豪放:“絕對的,隨叫隨到!”

我利索地轉身,大步流星走到門邊,然後回頭望著夢雲:“好的,再見啦”

夢雲呆呆地站在客廳中間,招了招手:“再見啦——我就不送你了……”

“不必客氣,有空再聚嘛!”我輕輕地帶上彆墅的防盜門,在台階上理了理衣服,然後離開了這仙境小屋。

走在小區的林蔭道上,我詩興大發:

悄悄地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地來

我溫存了精彩

不帶走一片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