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這一滾,溫少宜身上的衣裳再次滑落。

顧熙暖急忙幫他套上,勉強遮住外泄的肌膚。

那些殺手怎麼可能等顧熙暖幫溫少宜穿好衣裳,一個個趁著這個空檔,舉著彎刀將顧熙暖團團圍住,已然殺了過來。

顧熙暖隻能一邊抱著溫少宜,一邊甚至是狼狽的躲開他們的刺殺,甚至好幾次險險被砍中。

近距離的搏殺,她暗器無法使出,又得顧慮溫少宜,故而處處受挫。

她懷裡的小老虎忽然竄了出來,從一隻小小的老虎幻化成一隻大虎,一張嘴一團團烈焰呈圓形方向,直噴而出。

顧熙暖大喊,''不要……''

她說得快,小老虎動作更快,烈焰噴過去的地方,樹木紛紛被燒,那些黑衣殺手有些躲不過去的,瞬間被燒成了黑炭,也不知道它噴出的火究竟是什麼火。

顧熙暖想掐死小老虎的心都有了。

要噴能不能直線的噴,四麵八方的噴就不怕反噬自己,它難道不知道它的火焰有多厲害嗎?

果然,它的火一經噴出,整片森林都著了火,小老虎自己的嘴巴也被點著了,不斷狂奔大吼著。

顧熙暖哪裡還管得著彆人,拽著溫少宜就往崖邊走去。

火勢越來越大,以燎原之勢,勢不可擋,顧熙暖周圍已經被火包圍了。

她低頭往下一探,崖底是一條河流,雖然河水急了些,好在離崖頂不是很高。

她攬著溫少宜,縱身就想跳下去。

溫少宜急道,''你在跳下去之前,能不能先幫我把衣服穿好。''

''小命重要,反正該看的地方我也都看了,糾結什麼。''

''噗通……''

溫少宜是拒絕的。

可他全身麻痹,無法動彈,隻能任由她一起拽下去。

河水冰流刺骨。

表麵上來看水流一般,可掉下去後才發現,底下居然有漩渦。

強大的漩渦將他們卷得七昏八素。

溫少宜本來也隻是隨便披了一下衣裳,連繫都冇係,漩渦這麼一卷。

他的衣裳徹底被捲走。

河底下。

溫少宜全身麻痹,隻能眼睜睜看著衣裳流走,自己再一次光禿禿的。

讓他更火的是。

這個女人不知道是不會遊泳,還是漩渦太厲害,居然一直拽著他。

要是拽著他其他部位也還好。

偏偏……又是拽那裡。

他疼得倒抽一口涼氣。

怒。

溫少宜的脾氣再好,這一刻也怒得想將眼前的女人大卸八塊。

漩渦捲來捲去,最後他失去了意識。

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是在溪邊。

顧熙暖也剛剛醒來,手裡正搗鼓串著樹葉。

溫少宜看向自己的身子。

果然……

跟他想像的一樣。

''我的衣服呢?''他聲音沙啞,幾口水嗆了出來。

''諾,早不知道流到哪兒去了。''

''去幫我找件衣裳過來。''

''荒山野嶺的,我去哪兒找?''

顧熙暖晃了晃手裡的樹葉,賊賊一笑,''衣裳雖然冇有,但是遮身的樹葉還是有的,放心,該遮住的地方都會遮住的。''

溫少宜頭皮發麻。

他堂堂一族之主。

居然淪落到裹樹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