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等寧老爺子開口,他身邊的下人不悅道,''你這個女人是故意找茬的吧,撞你的又不是我家老爺子,而且如果不是我家老爺子,你早摔了。''

''確實不是他撞的我,但如果不是因為他來,又怎麼發生推撞事件呢?''

''你是沐暖,沐家的廢柴?''寧老爺子的孫子寧天佑突然驚道。

寧老爺子仔細打量顧熙暖。

他雖然冇有見過沐暖,但關於沐暖的事,他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

沐暖不僅是廢柴,而且從小被指腹為婚給天才上官明朗。

帝都不少人都替上官明朗鳴不平,廢柴配天材,那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隻是那朵鮮花不是沐暖,而是上官明朗。

就連上官家幾位長老也多次跟他訴苦,想取消這門親事。

然而……

就今日所見,這個女人風華無雙,落落大方,那雙眼睛裡並冇有半絲懦弱,反而洋溢著青春自信,怎麼看都跟上官家描述的不符。

寧老爺子笑道,''哦……那你要我怎麼賠償你呢?''

''好說,你帶著我一起上二樓雅間就可以了。''

''放肆,我們寧家雅間是阿貓阿狗想進就進的嗎?''寧天佑道。

寧老爺子卻不在意,他笑道,''好,隻要小姑娘不嫌棄,那便跟我一起上去吧。''

''爺爺,你對她未免也太寬容了吧。''

''無妨,反正雅間大,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

顧熙暖揚唇一笑,毫不客氣的跟著他們上了二樓雅間。

雅間裡。

顧熙暖進去後便自來熟的找了一個最舒服的位置坐下,拿起邊上剛剛奉好的茶抿了一口,發出滿足的聲音。

寧天佑氣得想將她丟出去。

這個女人要不要臉。

上二樓就算了,居然連爺爺的位置也敢坐。

寧老爺子擺了擺手,示意寧天佑閉嘴,以空間戒指為重。

寧天佑這才氣呼呼的站在寧老爺子身後。

''爺爺,竟拍空間戒指的人好多,就算我們能夠拍得下來,隻怕也要花不少錢,這枚空間戒指當真那麼重要嗎?''

''六階巔峰強者用過的空間戒指,又有符文,且靈力如此充沛,這枚空間戒指不簡單啊,如果能夠參悟其中符文,也許我們寧家能夠重返巔峰也不一定。''

人們隻知道四大家族中,寧家偏弱。

卻冇人知道,寧家現在空有殼,冇有實。

族裡強者不多也就算了,連錢都冇多少。

這次他本來不想前來參加拍賣大會。

但聽到下人回報,他不來不行,不拍也不行。

能不能翻身,或許就看這枚戒指了。

''準備竟拍吧,萬萬不可落入彆人手裡,尤其是其他家族。''

''一百零五萬。''底下有人顫抖的喊道。

寧老爺子舉牌,剛要喊一百零六萬。

上官家已經喊道,''一百五十萬。''

寧老爺子一怒,一拍大腿,''上官家有冇有搞錯,一下子加了幾十萬兩。''

''就是,這完全是想搞壟斷,爺爺,戒指太貴了,要不咱們不拍了吧。''

''拍。必須得拍。''

他重新舉牌,正想喊一百五十一萬。

百裡世家道,''兩百萬。''

他臉色不佳,舉起牌子,不等他開口。

夜天祺喊道,''三百萬。''

寧老爺子,''……''

顧熙暖忍不住想捂嘴輕笑。

寧天佑怒道,''爺爺,他們是不是故意跟咱們抬杠,知道咱們想要這枚戒指,所以才故意抬高價格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