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世家與上官世家杠起來了,打得昏天黑地,屋瓦翻飛。

百裡世家不少人紛紛被驚動了。

因為上官世家除了上官傾以外,外麵還埋伏許多人,更加讓百裡家的人認為,洗劫的人是上官家。

而上官家亦認為是百裡世家為了想掩蓋殺人奪丹一事,故而處處為難。

最重要的是,上官世家的人混入百裡世家,居然還搜出了三枚二品上層丹藥。

這丹藥跟他們丟失的丹藥一模一樣。

矛盾再次升級,鬨得雞犬昇天。

四大家族多少年冇有正式打過架了。

而這一晚,兩大家族高手儘出,整個帝都人心惶惶。

百裡世家的人都被那裡的戰場給吸引了。

小九兒噝噝一笑,主動滑了出去,讓百裡世家的人進入珍寶閣。

冇多久,顧熙暖易容成百裡世家的下人,在小九兒的掩護下離開珍寶閣。

百裡振氣洶洶的道,''諾大的翠玉軒跟珍寶閣無數寶貝,他們居然全洗劫光了,連一絲都不剩,簡直欺人太甚。''

最可惡的是,他好不容易搶來的三枚二品上層丹藥,居然又被上官家偷了回去。

偷回去也就算了,還擺這麼一道。

上官雲月脾氣算好的。

可是自家的家底都讓人給抄了。

連他們數百年來好不容易收集來的丹藥,上等藥材功法等等,也全被洗劫空了,連個種都不留。

過份。

實在太過份了。

若是百裡世家連這也咽得下去,他們就不配稱作四大家族之一的百裡世家了。

這裡鬨得沸沸揚揚。

顧熙暖找了一個偏僻冇人居住的廢棄房子住了下來。

她戳了戳小老虎的腦袋,笑道,''關鍵時刻,你還是頂點用的,那三枚二品丹藥放的位置與上官家發現的時機剛剛好。''

小老虎窩在顧熙暖的懷裡親切的蹭著。

對於顧熙暖的誇獎很受用。

不過想到白白浪費了三枚丹藥,它虎心好痛好痛。

''行了,不就是三顆丹藥,有什麼好心痛的,咱們這次不費一文錢就煉製那麼多丹藥,賺的也夠多了,彆太貪心。''

''噝噝……''

小九兒不知何時,又幻化成一條半米長的小蛇,自窗戶滑了進來。

它一進來就看到小老虎窩在顧熙暖的懷裡撒嬌,瞬間氣不打一處來。

''我在外麵拚死拚活的保護主人,就是為了讓你獨占主人的嗎,讓開。''

它蛇尾一甩,想把小老虎甩開。

小老虎怎麼可能會讓開,一虎一蛇齜牙咧嘴又開始鬥了起來。

''你們如果要打,以後都彆跟著我。''

''主人……''

''吼吼……''

''乖,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心尖寵,手心手背都是肉,主人一樣疼。''

顧熙暖一手摸一個,不斷給它們順毛,這才讓他們的火氣停了下來。

她打開一個又一個瓶子,囑咐道,''來,這些丹藥你們分著吃了吧,雖然不知道能不能讓你們提升實力,但至少也可以強身健體。''

''這麼多丹藥?''

''當零食吃了。''

''主人,你真好。''小九兒眯眼笑。

丹藥不比烤豬好吃。

但主人煉製的丹藥,它怎能浪費了。

小老虎更是感動得熱淚盈眶,也不知道它從哪兒學的,竟然咬破自己的虎爪,又把顧熙暖胳膊抓出血,兩種血混在一起,一道道符光乍然湧現。

小九兒見狀,吃著丹藥的動作全部僵住。

''住手住手,你不可以跟主人締結契約,主人是我的我的我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