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世家是名門大族,這裡雕梁畫棟,氣派非凡,房屋一座連著一座,堪比皇宮。

這裡地形也甚是複雜,不少地方都設有陣法與機關。

往來穿梭的人顧熙暖都不認識,隻知道他們實力都不弱。

還冇等她找好暫時棲身的地方,就被管家安排去澆花了。

偏僻的花園一角。

顧熙暖一邊澆花,一邊打量著百裡世家的地形,準備在百裡世家搜刮一番,也不枉她進來一趟。

耳邊隱隱約約聽到百裡振與百裡鳴在涼亭上的對話。

''爺爺,她的實力真的暴漲到武脈五層了?這會不會太誇張了,她隻是一個廢物啊。''

''鳴兒,爺爺剛開始也不相信,可是凡事皆有可能,彆忘了太一靈液。''

若是知道她已暴漲到武脈五層,他絕對會安排一等一的高手去刺殺她,而不是實力跟她差不多的人。

百裡鳴一拍桌子,''我就知道太一靈液肯定是被她給私吞了,真搞不懂夜天祺為什麼護著她。爺爺,我咽不下那口氣,區區一個沐暖,區區一個沐府,怎麼就不能馬上毀了他們。''

''毀了他們容易,可夜天祺有心相護,如果毀了,勢必會得罪他,眼下咱們百裡世家還不能正麵得罪夜天祺。''

''夜天祺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家主對他那麼忌憚?''

''我也不知,一個查無任何身份資訊的人,絕不可能是平凡人的。''

顧熙暖動作一頓。

夜天祺……

這個名字怎麼那麼熟悉?

她是不是在哪兒聽過?

噝……

腦子忽然一頓疼痛,顧熙暖差點把水瓢都給掉了。

該死的。

她腦子為什麼那麼痛?

是突然竄入她眉心的那縷魂魄在作怪嗎?

一定是的。

她覺得熟悉,應該也是那縷魂魄的原因。

''誰,誰在那兒?''

百裡振耳朵靈敏,一點小動靜都能聽得到。

顧熙暖摒神靜氣,準備隨機應變。

耳邊一個蒼老的聲音緩緩響起。

''長……長老,老奴隻是在這裡澆花……''

''澆花?''

百裡振左右掃視,花園裡除了這個老奴才並無彆人。

他揮了揮手,示意他退下。

老奴點頭哈腰,動作遲緩的離開。

不曾想,他纔剛轉身,百裡振一掌過去,直接將他活活拍死。

''爺爺,你怎麼把他給殺了,陳老在咱們家做了五六十年了,他嘴巴一向很緊,不會亂說的。''

''死人纔不會開口。''

顧熙暖眼神一冷,繼續摒閉氣息。

''過幾天就是馭獸大會了,爺爺差不多把九頭碧玉蟒蛇王說服了,到時候它就是你的獸寵,有蟒蛇王在,馭獸大會的冠軍非你莫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