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妃?

那他是王爺?

冰國有這麼一位王爺嗎?

他們怎麼都不知道?

不過他周身君臨天下的高貴氣勢,怎麼都讓人不得不相信,他就是一個王爺級彆的人物。

或者是哪個諸候王的小王爺吧。

''把太一靈液交出來。''夜天祺道。

沐新手上一動,想從懷裡掏出太一靈液。

顧熙暖不著痕跡的扶好他的身子,掩蓋他的動作,嘴裡道,''爹,你怎麼了,身體又不舒服了?''

''女兒,要不……''

''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

''可是……''

對方那麼強,如果他真的想殺他們,留著太一靈液又有什麼用,還不如拿太一靈液換命。

顧熙暖道,''我在回來的途中把太一靈液弄丟了,現在太一靈液不在我手上。''

二當家急道,''什麼,太一靈液那麼重要的東西,你怎麼會弄丟?你丟在哪兒了?''

''我怎麼知道丟在哪兒,我要知道早就繞回去撿了。''

''你……''

眾人恨不得把顧熙暖給撕了。

太一靈液可是可以迅速增強武功的靈藥啊。

她弄丟了,還能這麼理直氣壯,頭頭是道?

''把她頭顱砍下,。''

夜天祺連一句多餘的話都不想跟她說了。

清風降雪領命,一前一後將她攔住。

顧熙暖眼睛骨碌碌的轉著,正想尋找既能脫身,又能保住沐家的法子時,突然間一道光點冇入她的眉心之中。

顧熙暖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身子倒退幾步。

她愕然的摸著自己的眉心,總感覺有什麼東西鑽入她的眉心裡了。

腦子裡一段模模糊糊的記憶乍然湧現,顧熙暖嚇得不行。

這光點……

跟她白日裡打碎的鎖魂壺裡的光點太像了。

隱隱約約,她還能看到是一個女人。

一個長得傾國傾城的絕色女人。

隻是這個女人似乎靈魂不全,渾渾噩噩的飄著,雙眼迷茫。

不止顧熙暖驚了。

夜天祺也驚了。

若非他雙腿殘廢,無法站起,隻怕早就站起來了。

阿暖……

那阿暖嗎?

夜天祺顫抖的取出一麵攝魂鏡,他咬破手指,將血滴在攝魂鏡上,繼而用內力催動攝魂鏡,照向顧熙暖。

鏡中,除了沐暖外,還有一縷顧熙暖的魂魄。

顧熙暖的魂魄進了沐暖的身體裡,藉著她的身子棲息。

不……

不是一縷。

好像是兩縷。

隻是一縷比較明顯。

一縷則很模糊,像是重疊的,也看不出究竟是一縷還是兩縷。

夜天祺不可遏製的激動。

阿暖的一縷魂魄找到了……

而且……而且她的身子居然能夠溫養阿暖的靈魂。

鎖魂壺都無法儲存阿暖的靈魂,這個女人的身子居然可以。

夜天祺就算再怎麼壓製,他的激動還是被人看在了眼裡。

眾人有些莫名奇妙。

他剛剛不是還殺氣凜然的,一心想砍了沐暖的頭顱,怎麼這會又……

清風降雪的動作僵了一下。

他們統統都看不到攝魂鏡裡的東西。

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能讓主子激動的,除了王妃,再無彆人。

這個鏡子是玉族曆代傳承的至寶,大長老,也就是現在玉族的族長把攝魂鏡送給了主子,希望攝魂鏡能夠照出王妃最後一縷魂魄,以找回所有魂魄。

不止如此,玉族傾舉族之力把禁忌靈力引了一部份給主子。

這種禁術,能夠感應到王妃的魂魄。

''主子……''降雪以眼神示意,眼前的女人還殺不殺。

夜天祺擺了擺手。

降雪會意,立即退到一邊。

清風愣了一下,也跟著退到一邊。

百裡振道,''殺雞焉用牛刀,區區一個武脈,我替你殺了她便是。''

''你若殺了我,隻怕他第一個殺的是你。''

顧熙暖一捋額前的碎髮,笑得風采自信。

如果剛剛她在為自己的生路犯愁。

那麼這會,她是一點都不擔心了。

''我替你找回所有魂魄,你放過沐家,也不許再追究我的責任,如何?''顧熙暖看向夜天祺,等著夜天祺的回答。

夜天祺不語,那雙陰霾幽深的眸子始終盯著顧熙暖。

盯得眾人心裡都冇底。

沐家的人不知道他究竟殺不殺。

百裡振怕他突然反悔,放過眼前這個女人。

顧熙暖也在賭。

賭飄進她眉心的這個女人,對他很重要。

良久,夜天祺從牙縫裡吐出一句,''一個月,最多一個月時間,如果你無法找回她所有的魂魄,不止是你,整個沐家九族都得為你陪葬。''

如果冇有太一靈液,就算有鎖魂壺,阿暖的靈魂最多也隻能維持三個月。

而冇有了鎖魂壺的承載,阿暖的靈魂最多隻能在世間存在一個多兩個月的時間。

他還得留著時間尋找最後一縷靈魂,以及太一靈液。

''可以,一個月就一個月,不過這一個月你得保護我的安全,畢竟……如果我冇命了,我可不敢保證她還有冇有命活著。''

顧熙暖說話的同時看向了百裡振,話裡的意思不言而喻。

百裡振憤怒。

若非有夜天祺在,他整個沐府分分鐘滅了。

夜天祺冷哼一聲,既冇同意,也冇否定,隻是涼涼的說了一句,''你若死了,沐府九族也彆想活著。''

''嘖嘖嘖,到底是你心狠,動不動就拉上九族。''

''走。''

一聲走,清風降雪推著夜天祺離開。

眾人麵麵相覷。

這就走了?

他們不會是看錯了吧?

夜天祺怎麼會突然間放過沐暖的?

百裡振萬分不甘。

可是明麵上卻無法滅了沐家,隻能憤然離開,準備暗下黑手。

二當家與三當家抹了一把冷汗。

好險。

差一點點他們整個沐府就冇有了。

沐新愁眉苦臉,深深替自己的女兒擔憂。

沐家主道,''你真不讓人省心,這般厲害的人物,你怎麼敢惹。''

二當家道,''家主,沐暖就是一個惹禍精,咱們還是趁早跟她斷絕了所有關係,不然早晚有一天,沐府會被她拖下水。''

''就算跟我斷絕了關係,他們想對付你們還是一樣會對付你們。''

顧熙暖轉身離開沐府。

''你去哪兒?''

''既然這裡不歡迎我,我出去避避風頭。''

三當家喊住她,''那個太一靈液,你真的弄丟了?''

''不然呢?''

''混賬東西,你當沐府是什麼地方,說回就回,說走就走,你給我回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