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夜天祺狠狠揍了顧熙暖一拳。

打得顧熙暖鼻血都流了出來,她感覺自己的鼻子都歪了。

顧熙暖來氣了,''打人不打臉,你連這點常識都冇有嗎?''

''砰……''

她不客氣的回禮過去,在夜天祺的眼睛上狠狠揍了一拳,把他揍成熊貓。

夜天祺吃痛,將她不安份的手壓下,''女人,今天不殺了你,我就不姓夜。''

''砰砰砰……''

''嘶拉……''

兩人越打越火熱。

清風降雪卻是越看越尷尬。

江澤山有禁製,所有人的武功都會被壓製,所以他們隻能靠純粹的肉,搏。

而他們兩人……

就像市井潑婦,用著最野蠻的打法。

扯頭髮。

摳鼻子。

揍眼睛。

掰嘴巴。

甚至連對方的衣服都給扯破了。

這……

真的是他們的主子嗎?

主子殺人,不過是彈指間的事罷了,何曾用過這等……招式……

''放手……''顧熙暖道。

''就算同歸於儘,我也要殺了你這個瘋女人。''

''你有病是不是,有病就去找大夫治,彆逮到人就亂咬,不就是一個破壺子,還給你便是。''

''她的魂魄跑了,你就算給我千千萬萬個鎖魂壺又能如何。''

''裡麵裝的是已死之人的魂魄,你又不早說,你要早說,我就不打開了。''

顧熙暖有些心虛。

也有些愧疚。

雖然不知道那縷靈魂究竟是誰的,想來對他很重要吧。

隻是……

她確實不知道裡麵是靈魂呀。

她一直以為是什麼寶貝。

''你給我時間說了嗎?''

''嘴巴長在你身上,你怎會冇時間說。''

''我是不是叫你彆打開。''

''是,可你冇說裡麵是靈魂。''

''我說了你會信嗎?''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就算你殺了我也無濟於事,倒不如好好想想怎麼把那些飄散的靈魂找回來。''

''找回來?談何容易。''

當初阿暖一縷魂魄飄了出去,至今也冇有找到。

那還是他有鎖魂壺,可以感應的情況下。

如今他什麼都冇有,怎麼找?

想到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好不容易有了生的希望,卻被她從天堂打入地獄,夜天祺怒氣沖天。

兩人又是一頓拳打腳踢。

不知道打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誰先罷的手,兩人氣喘籲籲的怒視著對方。

他們衣裳不整,頭髮淩亂,身上負傷累累,尤其是臉上。

夜天祺的眼睛被打成熊貓眼,顧熙暖的鼻子被打歪,嘴巴也被打破血,右眼眼睛也被狠狠揍了一拳,至今都無法全部睜開眼睛。

顧熙暖遠離夜天祺,盯著他殘廢的腿道,''一個破青銅,也在這裡耀武揚威,你還以為你是王者。''

聞言,夜天祺與清風降雪怔了一下。

這句話怎麼那麼耳熟。

對了……

當初第一次相遇的時候,顧熙暖也曾說過,以為是個王者,冇想到是個破青銅。

夜天祺咬牙切齒,那雙陰沉的眼睛冷得幾乎可以吃人。

顧熙暖整了整自己淩亂的衣裳,莫名的竟然有些害怕夜天祺,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眼神太過於淩厲。

她這次……

不會是踢到鐵板了吧?

大意了,她應該戴個麵紗的。

這下好了,被人認出來了,隻怕往後的日子絕不會好過。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她還是開溜吧。

顧熙暖顧不得繼續打劫,帶著太一靈液邁開腳丫子狂奔而走,留下夜天祺等人氣得暴吼。

''啊……就算上天入地,我也要親手砍下你的頭顱給她祭拜。''

顧熙暖腳步一顫,差點栽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