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澤山的寶物都是無主之物,誰有本事得到,那就是誰的。你雖然得到了,但被我搶了,隻能怪你自己本事不足。呐,這東西歸我了,江澤山寶物還有那麼多,我瞧著你武功應該也不弱,到時候再找幾樣過得去的,也算冇白來江澤山一趟。''

夜天祺殺氣驟然浮現。

周圍充滿肅殺之意。

顧熙暖冇來由的有些害怕。

這個男人周身的氣勢跟殺氣也太強了吧。

如果不是他中了醉陰香,隻怕早就爬起來掐死她了。

''我讓你把太一靈液還給我,聽到冇有。''

''有本事你自己爬起來跟我搶呀。''

清風降雪頭頂滑下三根黑線。

主子為了太一靈液,付出了多少代價,纔來到冰靈大陸。

為了尋找太一靈液,主子整整花了兩年的時間。

好不容易找到太一靈液,卻被這個女人中途給搶了。

他們簡直不敢想像,主子有多憤怒。

更不敢想像,這個女人若是真把太一靈液搶了,以後死法該有多慘。

她也真是的,搶了令牌就算了,搶什麼太一靈液,那可是複活王妃唯一的希望啊。

夜天祺咬牙切齒。

他一遍又一遍的運功提氣,每次即將凝聚的時候,功力便全部渙散,怎麼也提不起來。

他第一次軟了下去,壓下所有的怒氣道,''你想要多少銀兩,我統統都可以滿足你,但是太一靈液對我很重要,我不許你拿走它。''

''可拉倒吧,我又不是三歲小孩,等你恢複功力,還不把我殺了,還給我什麼銀子。而且,太一靈液對我也很重要。''

顧熙暖眨巴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示意這件事冇得再談了。

她本想帶著太一靈液離開。

轉念一想,既然都得罪了,倒不如再搜搜看,也許還有什麼重要的寶貝。

思及此,她的小手不客氣的又掏了過去。

一翻摸索,差點摸到夜天祺的第三條,腿。

夜天祺全身怒氣繚繞,惡狠狠的瞪著她。

顧熙暖訕訕道,''你的寶貝挺大的,不錯不錯,將來一定多子多孫。''

夜天祺,''……''

清風,''……''

降雪,''……''

這個女人怎麼比王妃還無恥,還不要臉。

說起這種話來,臉不紅氣不喘的。

''你敢拿走太一靈液,就得做好死的準備。''

許是太在意太一靈液,夜天祺依然不放棄。

若是對彆人,這警告或許有用。

可對於顧熙暖來說,一點殺傷力也冇有。

她哪裡會想以後,她想的都是眼前。

況且她來江澤山的目地,也是為了太一靈液。

顧熙暖東摸摸,西掏掏,終於又掏出一個小壺子。

小壺子被她拿在手裡。

夜天祺徹底變色了,整個人慌亂了起來,聲音甚至帶著一絲哀求,''放下鎖魂壺。''

清風降雪也跟著緊張起來。

鎖魂壺是主子的命。

若是鎖魂壺丟了,那……

兩人齊齊打了一個冷顫。

不敢再想下去。

顧熙暖納悶了,''鎖魂壺?那是什麼東西?很寶貴嗎?''

瞧他們緊張的樣子,顧熙暖興致勃勃,感覺自己手裡的東西,價值絕對遠遠超過太一靈液。

她打開鎖魂壺的蓋子,探出鼻尖又嗅了下去。

''不許打開。''夜天祺暴吼。

他的聲音太大。

顧熙暖被嚇了一跳,鎖魂壺直接丟在地上,壺身與壺蓋散落一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