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振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他一笑,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定格在他身上。

顧熙暖亦是。

她一步步走向百裡振。

看看百裡振,又看看上官傾,拾起一旁的短刀,將百裡振的衣裳挑破,扒下來披在上官傾的身上,勉強遮住上官傾。

這一次輪到百裡振傻眼了。

他的笑容瞬間沉了下去,憤怒的瞪著顧熙暖,警告道。

''你知道我是誰嗎?''

''知道呀,百裡家一個走狗。''

''放肆,我可是百裡世家堂堂四階長老,你一個武脈三層的人居然敢如此……''

''行了,我這不是來照顧你了嗎,急什麼,上官家有的待遇,你們百裡世家也不會差到哪兒去的。''

顧熙暖冷冷打斷他的話,開始在他們身上不斷搜刮寶貝。

不得不說,百裡世家的寶貝比上官家殷實多了。

除了丹藥,銀兩,上等武器,還有不少他們從江澤山得到的天材地寶,以及一個個小瓶子。

顧熙暖把小瓶子打開,一隻隻魔獸咻咻咻的跑了出去。

''彆打開……''

百裡振等人大喊。

可惜已經晚了一步。

數十隻的魔獸全跑了,連影兒都不見到一個。

他氣得想將顧熙暖淩遲處死。

''你知不知道我們為了抓那些魔獸,費了多少時間精力,又付出了多少鮮血。''

顧熙暖攤手。

''你不說我咋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

''你……好,很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百裡世家的頭號敵人。''

顧熙暖冷笑。

就算冇有發生這檔子事。

她也是百裡世家頭號想剷除的人。

橫豎都得罪了,倒不如得罪一個徹徹底底。

顧熙暖隻要找到小瓶子,紛紛打開,將裡麵的魔獸全給放了。

百裡世家的人心都在滴血。

這裡的每一隻魔獸都是他們費儘千辛萬苦得來的,準備用在馭獸大會上的。

如今全被放了,這趟江澤山之行,他們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上官家這時候心情才稍微舒坦了一些。

整個冰靈大陸,就屬百裡世家馭獸師最多,手裡的魔獸也最多。

什麼馭獸大會,說白了是讓學生們進入魔獸山曆練,運氣好的可以降服魔獸,締結契約,甚至成為馭獸師。

實際上,不少名門世家以及各大書院,都是事先抓了魔獸回去馴服,等到馭獸大會的時候,再偷偷給他們門下弟子罷了。

其中百裡世家最不要臉。

每一屆都是他們帶頭作弊。

''住手,我讓你住手,聽到冇有。''百裡振暴吼。

顧熙暖佯裝嚇得瓶子都掉地上了。

她委屈道,''全放了,一隻都不剩,怎麼辦?''

''你……你這個瘋女人,你到底是誰。''

''也許還有一些呢,畢竟我還冇有搜你的身。''

說著顧熙暖不客氣的開始搜百裡振的身子。

''藍菸草?這個藥材不錯,我幫你收了。''

''聖天果,這個更不錯,浪費可恥,我也幫你收了。''

''呀,這裡果然有一個小瓶子呢,就是不知道裡麵是不是魔獸了。''

''這個瓶子你不能動,聽到冇有?你要是敢動,上天入地我都會追殺你到底的。''

''這麼嚴肅,看來瓶子裡的東西應該是好東西吧。''

他不讓她打開。

她偏要打開。

打開後,裡麵居然是一隻三階變異小老虎。

小老虎得到自由,似乎怨念很大。

圓呼呼的虎爪猛撲百裡世家的人。

每一爪子撲過去,百裡世家的弟子就死傷一大片。

連百裡振也被小老虎給重傷了。

上官傾驚道,''這白虎應該是幼崽,怎麼威力這麼大?''

肖雨軒望著顧熙暖的所作所為,嘴角情不自禁上揚起來。

這個女人挑撥離間,讓兩大家族火迸。

又利用虎王蜂吸引他們的注意。

最後迷毒香纔是真正放倒他們的重要武器。

迷毒香……

這種毒,就算他們丹回穀也很難製作。

她卻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出迷毒香。

若是加以教導,必能成為一個高階煉丹師。

待看到小白虎的時候,肖雨軒不由站直了身子。

這隻小老虎長得虎頭虎腦,圓笨可愛。

虎頭上還有一個紅色火印。

它走路一扭一扭,像是不倒翁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出生,還不怎麼會走路。

可它的實力,居然達到了整整三階。

剛出生就達到三階?

虎毛還是純白的,連一絲雜質也冇有,乍一看差點都不知道是老虎。

這隻老虎是變異的?

不……

除了變異,隻怕它還擁有極為高貴的血脈吧,否則怎麼可能出生就三階。

''噗……''

小老虎張嘴一噴,一團三味真火噴出,百裡振被燒得全身灰不溜秋,連衣裳都被燒得一絲不剩,比上官傾還要狼狽不少。

顧熙暖這次是真的無辜的攤手。

''這次可真不是我乾的,冤有頭債有主,你要找就找它,或者生下它的母老虎。''

''噝噝……''

小老虎發飆完後,一扭一扭的來到顧熙暖的身邊,小虎頭在她懷裡親昵的蹭著。

甚至整個虎身都歪了過去,死乞白賴在顧熙暖懷裡不撒手。

這……

這是什麼情況?

小白虎難不成把那個女人當成母親了?

不帶這麼邪的吧。

那可是一頭三階白虎。

而那個女人,隻是一個武脈三層的啊。

魔獸有靈,一般都會找實力比它們強盛許多的人認主,怎麼會找一個廢柴?

就連顧熙暖自己也蒙了。

她將小老虎拎了起來,嫌棄的丟到一邊。

''我冇奶餵你,你趕緊找你媽媽去,彆纏著我。''

傻子。

這個女人絕對是個傻子。

三階魔獸啊,這是多少馭獸師夢寐以求的。

也是多少人羨慕的。

如今她什麼都不用付出,三階老虎就認她為主,她居然還嫌棄。

他們敢保證,這隻老虎以後的實力絕對遠遠不止三階的。

跌破他們眼鏡的是,麵對顧熙暖的嫌棄,小老虎吼吼叫著,虎爪子轉著圈,似乎在跟顧熙暖討好賣乖。

而顧熙暖索性將它丟遠。

眾人瞪大嘴巴。

待顧熙暖將他們身上的衣裳都扒了,他們才徹底反應過來。

''你們家當太薄了,我又缺錢,隻能扒了你們的衣裳換點錢,再見了,各位爺。''

說完,她溜之大吉,後麵跟著一隻走路歪歪扭扭的小老虎,消失在樹林儘頭。

好半天,眾人忍不住怒吼一聲。

''啊……彆讓我抓到你,要不然我絕對把你大卸八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