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雨軒身子一閃,快如閃電。

他攔住顧熙暖,皺眉道,''快把七寶琉璃果吐出來。''

''被我吃完了,全吞進去了。''

''…''

這麼快的速度就吃完了?

連核都吃進去了?

''你真是……''肖雨軒都不知道怎麼形容她了。

顧熙暖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盤膝坐下,不客氣的道,''我體內有一股磅礴的力量一直在衝撞,你幫我擋一陣。''

''……''

那叫擋一陣嗎?

七寶琉璃果被她搶了。

那些魔獸獅子又不是廢物,怎麼可能不追?

百裡世家的人又怎麼可能不追。

她是太信任他。

還是把他當成下人一樣差使了?

肖雨軒大手一揮,佈下隱形光罩,遮蔽他跟顧熙暖的氣息。

七寶琉璃果是二品聖藥,她一個武脈一階的人吃了,不撐爆纔怪。

肖雨軒愁著如何才能救她一命。

光罩下,顧熙暖眉頭緊皺,身子忽紅忽白,一股狂爆的氣息在她身體橫衝直撞,疼得她直皺眉頭,不過她門牙緊咬,愣是冇有發出一絲聲音。

''我廢去你的武脈,再把七寶琉璃果引出來,可救你一命,你可願意?''

''當然不願意,老孃好不容易纔吞下七寶琉璃果,就是為了提升實力,你敢引出,我跟你拚命,給我安靜點,吵死了。''

肖雨軒,''……''

他真是自討苦吃。

好好的太一靈液不去找。

跟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耗什麼。

七寶琉璃果不引出來,她必死無疑。

讓他冇有想到的是,顧熙暖居然懂得吐納之道,區區武脈居然能把七寶琉璃果在體內煉化,繼而為她自己所有。

這……

這不是隻有四階以上的強者才能辦到的嗎?

她一個武脈如何能夠辦到。

''轟……''

霞光飛現。

顧熙暖從武脈一層,漲到二層,再漲到三層。

一柱香後,顧熙暖才緩緩收回氣息,抹了一把冷汗道,''疼死我了,折騰這麼久,怎麼才漲到三層。''

肖雨軒,''……''

一柱香的時間能漲到三層,她還不滿足?

多少人漲一層都得花好幾年的時間。

有些甚至幾十年都不可能漲一層。

讓他疑惑的還是顧熙暖居然能在體內煉化七寶琉璃果,這個女人不簡單。

顧熙暖站起來,拍了拍身上褶皺的衣裳,感覺全身輕盈了許多。

''其他人不知道,百裡振是四階,他肯定掛不了。''

''四階……那他身上一定有寶貝對不對?''

肖雨軒眼皮一跳,這種感覺太熟悉了。

尤其是她那雙狡黠的眼睛。

''你想乾什麼?''

''去順點寶物如何?''

肖雨軒不得不再次提醒,''你現在隻是武脈三層,他可是四階,你倆的實力差了十萬八千裡。''

''身高不是問題,實力不是距離,誰說武脈三層就對付不了四階。''

''瘋子……''

''小軒軒,咱倆合作唄,順到的寶物,咱們二一添作五。''

''冇興趣。''

''那行吧,既然你不願意,那我自己去搞。''

她說著,當真繞了回去。

肖雨軒愣在原地。

這是……

初生牛犢不怕虎?

氣死了。

他怎麼會碰到這麼一個瘋女人。

撂下她,他做不到。

幫她,又浪費自己的時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