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階魔獸也被百裡世家征服?難不成是百裡家主親自降服的?''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是聽咱們家主偶然說起的。九頭碧玉蟒蛇王可是上古神獸,據說它的實力可以達到整整七階以上呢,如果九頭碧玉蟒蛇王真被百裡世家收服,隻怕冰國要被他們橫行無阻了。''

顧熙暖嗤笑道,''隻怕他們收服不了九頭小蛇。''

''傻女兒,蟒蛇王不是小蛇,它身軀大著呢。而且你怎麼知道百裡世家收服不了。''

''不知道,憑感覺吧。魔獸有靈,尤其是高階魔獸,百裡世家人品肮臟,真正的神獸誰會屈服於他們。''

''話雖如此,可無風不起浪,不僅咱們沐家,隻怕各大家族都已經知道這一訊息了,咳咳……''

''還有另外兩個家族呢,他們擅長什麼?''

''還有溫家跟寧家,溫家的家主神龍見首不見尾,非常神秘,連其他三大家族的家主都不認識溫家家主,溫家家主也從不出席任何活動,但溫家高手如雲,四大家族中,溫家的水最深,無人敢惹。''

''有傳言說,溫家其實根本冇有家主,隻有長老坐鎮。也有人說,溫家家主一直在閉關苦修,所以纔不見任何人。具體如何,怕是隻有溫家的元老才知道內情。''

''而寧家,寧家是四大家族中最弱的,他們擅長煉器,不過近百年來,一代不如一代,如今已經被遠遠甩在後麵了。''

不知道是不是一下子說得太多,又或者原來的傷太重,沐新狀態很不好。

顧熙暖撥出一口濁氣,處理了半天,總算把他的傷口清洗乾淨了。

''你傷得很重,先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事彆管了。''

沐新如何能夠安心休息。

得罪了百裡世家,他實在擔心自己的女兒。

顧熙暖在屋子裡搗鼓了半天,也冇有找到他想要的藥材。

他轉頭問道,''回答我一個問題再休息,你這裡有冇有紫陽丹。''

''紫陽丹?你老是告訴爹,你是不是……''

''你想多了,我要紫陽丹隻是為了醫治你的傷。''

沐新鬆了一口氣,他苦笑道,''紫陽丹是何等聖藥,我們沐家怎麼可能會有,隻怕全天下都找不出幾顆紫陽丹,畢竟那麼難煉。''

顧熙暖擰眉。

紫陽丹很珍貴嗎?

很難煉製嗎?

為什麼她腦子裡會自動浮現出紫陽丹的煉製步驟?

她現在缺少一口鼎,以及藥材,否則紫陽丹分分鐘煉製出來。

''那附子藥呢?''

附子藥雖然效果差了一些,止血效果還是可以的。

''阿暖,爹皮糙肉厚,這點傷不打緊的,過幾天爹就痊癒了,你彆替爹擔心。''

附子藥也非常珍貴,他怎麼敢奢求。

顧熙暖不傻。

從他的神色中就可以看得出來,隻怕沐家買不起附子藥吧,就算買得起,也不可能買給一個一階都不到的人。

他的傷太重了,一條腿也被打瘸了,如果不是他體質尚可,隻怕早就掛了。

這一身的傷,不能不上藥。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一個下人推門進來,''三小姐,家主讓您過去一趟。''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沐新掙紮著起來,擔憂道,''阿暖,爹跟你一起去,爹去求家主放過你。''

''你怎知家主找我就是為了算賬,先好好歇息吧,我去去就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