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上長老的話纔剛說完,魔主周身光芒大盛,不僅周身一十八處穴道儘解,連牢不可破的光罩也被他的百花給破了。

''砰砰砰……''

光罩爆開,被罩在裡麵的人恢複了自由。

同時一股龐大的威壓籠罩著他們,壓得他們喘不過氣。

好強的……氣息……

魔主居然從五階暴漲到了七階……

一下子直升兩階……

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不等他們駭然完,魔主火紅的身影已然消失,隻留下一句,''小姐姐,等等我……''

''太上長老……''

''是時花再生術,他使用了禁術,把自己的功力提到最高。''

太上長老拔腿主想往煉丹房跑去,奈何才一動,身子又止不住血流不止,人也栽倒下去。

有人跟著衝入煉丹房,也有人扶起重傷的太上長老與大長老。

太上長老道,''快,快扶我進去,一盞茶時間內如果能讓魔主收回時花再生術,或許還有可能保住魔主的性命,否則……否則……''

太上長老實在不敢想像後果。

阿暖隻有幾個朋友,魔主是她最信任最深厚的朋友之一,她臨行前還關照他好好對待魔主。

他已經保不住阿暖了,不能再保不住魔主。

''太上長老,您傷得太重了,若是您的傷不處理……''

''廢話少說,趕緊扶我進煉丹房……''

''是……''

煉丹房裡,顧熙暖接連又佈置了好幾道陣法阻止他們進來。

這些陣法全被逆天強者破了。

太上長老知道,除了魔主,冇人能破開阿暖的陣法。

通往煉丹室的路一片狼藉,也不知道魔主是有多著急,纔會把煉丹室毀得不成形。

終於……

他們趕到煉丹室。

還在外麵便聽到魔主慘呼一聲。

''小姐姐……不……''

太上長老等人踉踉蹌蹌的進去,卻見顧熙暖將極陽與極陰兩口大鼎融合成一鼎。

而她自己站在鼎邊,一把匕首狠狠插入自己的心口,鮮血滴滴噠噠的落入煉丹爐裡。

有了她的心頭血,煉丹爐的爐火蹭的一下陡然升高,熊熊燃燒著。

火焰不是金黃色。

而是血紅色的。

一如顧熙暖的鮮血一般豔紅。

他們臉色紛紛一白。

終究是來遲了嗎?

''族長……''

不少族人紛紛跪了下去。

魔主慘白著臉衝過去。

顧熙暖厲聲道,''站住,不許過來,不然我現在就把自己的心臟挖出來。''

''小姐姐……我不過去,你把匕首放下,有什麼事我們慢慢說好不好。''

魔主此時像一個受驚的孩子,妖孽俊美的臉上充斥著濃濃的無助與哀求。

那雙一紫一藍的眸子,倒映的是顧熙暖的決然的神色與滴噠而落的鮮血。

他彷徨。

無助。

焦急。

卑微。

顧熙暖看在眼裡,恨不得將他摟在懷裡。

魔主對她的好,一樁樁,一件件,她全部都記在心裡。

他從來都是不可一世的。

何曾露出過如此卑微無助的神情。

''阿莫,我不是讓你彆進來嗎?你怎麼又不聽話了,你還……逆天改命,使用時花再生術……''

''隻要你放下手裡的匕首,以後我保證乖乖聽話,我也不再使用時花再生術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