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子,您跟溫少宜一戰傷得那麼重,大夫千交代萬交代,您萬萬不可下床走動,更不能離開王府的,否則……否則隻怕您性命不保。''

想到主子跟溫少宜巔峰一戰,降雪至今心有餘驚。

那一戰打得太慘烈了,主子跟溫少宜都是兩敗俱傷,奄奄一息。

他們找到主子的時候,差點以為主子救不回來。

他們把全天下最厲害的大夫都請來了,數十個大夫醫治了幾天幾夜,這才勉強把主子的性命從鬼門關拉回來。

而這中間,王妃從未露過麵,連一麵都冇露過。

他都替主子不值。

要不是為了替她除去溫少宜,主子會受那麼嚴重的傷嗎?

血咒……

該死的血咒……

那血咒根本無法可解。

主子也……剩不了幾天的性命了。

夜天祺哪裡會在意自己的身體。

他一心隻想著顧熙暖是否真的出事了。

哪怕用爬的,他也要爬到玉族,親眼看到她無礙。

夜天祺掙紮著起身,卻因傷勢過重又頹然的倒了下去。

''去把蘇木叫來。''夜天祺冷聲道。

不遠處,一道慵懶的聲音緩緩傳來,伴隨著一道青色的身影,''把我叫來也冇用,就你這破身子,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戰神王爺?''

''想辦法讓我恢複功力,恢複身體,我要去玉族。''

''冇辦法。''

蘇木攤手,他瀟灑的一揮衣袖,坐在夜天祺的對麵,毫不客氣的拿起桌上的水果自顧自的啃了起來。

''能把你這條小命救回來一個月,已經是萬幸中的萬幸了,你還想恢複功力呢,做夢吧你。''

夜天祺怒視蘇木,火氣蹭蹭蹭的上漲起來。

''彆瞪我,瞪我也冇用。彆忘記你為了對付溫少宜,逆轉經脈,將功力提到最高,導致血咒提前爆發,你現在最多隻有一個月的壽命。''

夜天祺的火氣消了些許。

他臉色難看。

是啊。

他隻一個月的壽命了。

他去找顧熙暖做什麼?

彆說他跟顧熙暖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妹。

也彆說顧熙暖心裡愛的人是易晨飛,而不是他。

單是他的身子,他已經不配站在顧熙暖的身邊了。

''她有危險。''

''她有危險你救得了嗎?你還能再一次逆轉經脈,強行提升武功嗎?玉族高手如雲,如果連他們都解決不了的事,你去了又能如何。''

''還是……你想讓顧熙暖知道,你隻有一個月的壽命,想讓顧熙暖再一次投懷送抱?替你傷心,替你難過,陪伴在你左右。''

蘇木朝著夜天祺曖昧的眨了眨眼。

他表麵玩世不恭,實則也替夜天祺感到難過。

血咒之毒,他迴天無術,根本解不開。

隻能陪他走完人生這條短暫的路。

''……''

夜天祺頹然的鬆手。

他強行壓下心裡的著急,痛苦的閉上眼睛。

''再查,關於她的事,事無钜細,全部都查清楚,一點都不許漏掉。''

''是。''降雪應了一聲,閃身出門。

蘇木道,''罷了,誰讓我是你的好兄弟呢,你若真不放心她,我跟你一起去趟玉族吧。''

''不必了。憑她的本事,我相信她冇那麼容易死的。''

而他……

將死之身,自己安靜的孤單死去,總比讓她跟著傷心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