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天祺……

對,他可以找夜天祺勸他。

六長老想去找夜天祺,待一想到夜天祺的身世,他躊躇了。

大長老?

不,大長老心繫玉族,縱然他喜歡也敬重阿暖,但絕不會為了阿暖一個人,犧牲整個玉族。

不僅大長老如此,整個玉族所有的長老,也是一樣的想法。

若說玉族裡有誰真心隻希望阿暖過得幸福的。

隻怕隻有易晨飛了。

可惜易晨飛已經死了。

他還可以找誰呢?

肖雨軒?

也不行,肖雨軒那個娃子已經變了,現在跟阿暖勢如水火,找了也白搭。

浮光掠影他們資格還不夠。

六長老陡然想起一個人。

魔主……

他一拍大腿,將最後一個酒罈也給扔了,急急忙忙往魔族跑。

他發誓,這是他用過最快的速度。

然而到魔族山下,卻被告知,魔主不在,他帶著一隊人馬浩浩蕩蕩的去玉族提親了。

六長老氣死的心都有了。

他倒回去追,然而氣喘籲籲的跑到玉族入口的時候,下人卻告訴他們,魔主根本冇有來。

他再三追問嚴查。

魔主依舊冇有來玉族,也不知道魔主究竟走的哪一條路,又或者是不是用爬的。

就算爬的也應該爬到玉族了纔對。

''回六長老的話,魔主許是迷路了,探子回報,在黃楓鎮的時候曾經看過魔主跟人詢問來玉族的道路。''

''他不是帶著一隊人馬浩浩蕩蕩的來玉族嗎?他是路癡,難道他的手下也全是路癡?''

''這……好像是魔主自己說,玉族不歡迎外人,如果族長知道他帶那麼多人過來,會生氣的,所以他提前先往玉族提親,等提完親了,再……再讓他的手下去下聘……''

六長老昏死的心都有了。

他氣吼道。

''靠,什麼魔主,白瞎了這麼閃亮的一個身份,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下人們紛紛低頭。

一個膽子稍大的下人說道,''六長老,您找魔主可是有急事?要不屬下多派人去查探一下魔主的下落。''

''馬上就午時了,誰知道魔主跑到哪個旮旯角落去了,就算找到了,隻怕也來不及了。''

''來……來不及?什麼來不及?''

''跟你說也冇用。''

''那我們還要去找魔主嗎?''

''找,必須得找,多派人手去找,告訴他,阿暖有危險,她的性命就握在他手裡了,讓他不惜一切火速趕來玉族。''

''啊……族長有什麼危險?屬下馬上去稟告大長老與太上長老。''

''你說你這個人長冇長腦子?我不讓你這麼帶話給魔主,魔主能趕過來嗎?''

''嚇死我了,六長老,您冇喝酒的時候比喝酒的時候還不靠譜。''

''你纔不靠譜,你全家都不靠譜,還不趕緊去。''六長老忍不住一腳踢了下去。

''是是是,屬下馬上就去。''

太上長老擔憂的望著頭頂。

再過一個時辰就是午時了。

怎麼辦……

他自己去阻止嗎?

不,他阻止不了。

想到阿暖一生淒慘可憐。

以及跟她的情誼。

六長老還是咬咬牙,親自去找夜天祺。

一個時辰的時間太著急了。

隻希望……

能夠趕得及回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