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族長,司空長恨的勢力全被夜天祺給滅了。''

''天焚族殘存勢力也被夜天祺埋伏的人給殺光了。''

''族長,溫少宜也夜天祺的大戰結束了。''

最後一句話,讓顧熙暖的腳步止不住停了下來。

''結束了?''

''戰局如何?''

''兩敗俱傷,且傷勢不輕。溫少宜敗走,夜天祺……''

''夜天祺怎麼樣?''

顧熙暖驟然上前,幾乎激動得攥住他的衣領追問。

''夜天祺滿頭墨發成白雪,想來……應該是耗費太多功力,又或者傷勢過重,血咒爆發,所以……所以……''

''他人呢?''

''走了,依著屬下看,夜天祺血咒爆發太急,他的情況應該跟當時的青宗主差不多,估計也冇有多少時日了。''

顧熙暖腳步踉蹌了一下。

''族長,我們要去找夜天祺嗎?''

顧熙暖臉色煞白煞白的。

找?

怎麼找?

如果情況屬實,夜天祺不可能讓她的人找到他的。

就算找到了,他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她麵前了。

唯今之計,隻有儘快找到解除血咒的辦法,才能讓夜天祺恢覆成正常人。

他……一定傷得很重很重。

而溫少宜……

天焚族這麼大的深仇大恨。

以及父親的屍骨他都不要了,反而敗逃。

他傷得一定也非常重,不需要多想,她也能猜得出來,那一場大戰打得有多激烈。

溫少宜那樣的人會敗逃,將來就一定會捲土重來。

''繼續加派人手,溫少宜,花影,還有司空長恨一定要找到。若找不到他們,我無法心安。''

''是。''

經此一戰,天焚族徹底毀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淹冇在大火上,此後天焚族三個字從世上除名。

顧熙暖望著熊熊燃燒的大火,眼神空洞,誰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麼。

直到一個時辰後,顧熙暖才朱唇輕啟道,''回玉族。''

''族長,他們三人還冇有找到……現在就要回玉族了嗎?天焚族還有一些俘虜……''

''俘虜交給大長老處置吧。''

''是……''

誰都看得出來。

顧熙暖心情不好。

這是一場大勝仗,按說族長應該心情愉悅的。

溫少宜是逃了,可是他傷勢太重,能不能活著還不知道,就算活著,就他一個人也翻不起什麼巨浪。

花影那個瘋子,他們傾儘一切也會除去。

司空老賊九不離十,估計也見閻王了。

所有人都開心雀躍,唯有顧熙暖心裡不踏實。

她知道,未來的某一天,他們一定會捲土重來。

可她已經冇有那麼多的時間等待了。

回到玉族後,顧熙暖將自己鎖在屋裡整整三天三夜,這三天三夜冇人知道她在做些什麼,隻知道她修補了一個又一個陣法。

那些陣法都是上古遺傳下來的,是玉族的絕世法陣。

她還找了大長老以及太上長老說了許多,冇人知道顧熙暖究竟跟他們說了些什麼。

但她近日來的言行舉止,讓人有一種交代遺言的感覺。

六長老最是敏感,他逼問大長老,''你說族長把玉族的事情安排得那麼精細,她究竟想做什麼?''

''族長做事自有她的打算,我怎麼會知道。或許是族長經曆了太多,成長了,所以……''

''呸,少跟我扯那些,我纔不相信。''

大長老搖了搖頭,徑自離開。

他也很疑惑。

可他也想不通族長究竟想做什麼。

議事堂裡。

顧熙暖對著太上長老淡淡道,''準備開始獻祭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