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憂倌的雅坐裡。顧熙暖翹著二郎腿,掃過麵前一排排燕痕環肥姿色絕佳的女人,有些嫌棄的搖頭。

鴇媽媽一擺手,立即換了另一批美人過來,她諂媚的笑道,''小姐,她們都是我們無憂倌的頭牌,若不是因為肖公子是我們這裡的常客,鴇媽我都捨不得拿出來呢,您看看可合您眼緣。''

鴇媽濃妝豔抹,滿眼儘是得意之色。

這些姑娘無論哪一個,都是萬裡挑一的絕佳姿色,任何一個男人看了都會心動。

她們也是她的底牌,確實是輕易不接客的。

顧熙暖挑眉反問,''你覺得,我一女人會喜歡女人?''

鴇媽看了看一邊生著悶氣的肖雨軒,又看看溫潤淺笑的易晨飛,愣了好一會,這才一拍腦袋,''哎呀呀,你瞧我這粗心的,我馬上給您換一批美男過來。''

她的臉上掛著笑,心裡卻不斷猜測著顧熙暖的身份。

一個女人敢光明正大來無憂倌找男人,這可不常見,何況她還是一個妙齡女子。

最訝異的是,肖公子乃是肖老將軍的幼子,身份尊重,諾大帝都也冇幾個人使得動他。

可他卻彷彿隻是那女人的小跟班。

''啪。''

顧熙暖扔了一大撂的銀票。

鴇媽一看,竟然整整十萬兩銀子,驚得她倒抽口涼氣。

十萬兩銀子足夠買下整座無憂倌了呀。

''記得,我要的美男個個都要頂尖的,還有,不許叫我小姐,我聽著彆扭,叫我姑奶奶。''

''那是必須的,姑奶奶且等等,他們馬上就到。''

美男換了一批。

清秀的,邪魅的,妖豔的,清冷,粗鄺的應有儘有,個個姿色上乘。

''姑奶奶,咱們倌裡新釀了一罈冰蘭酒,奴家陪你喝一杯可好。''一個嫵媚的男子一邊說著,一邊衝她拋著媚眼,那柔滑無骨的身子試探性朝著顧熙暖靠去。

''好呀,我的小寶貝。''顧熙暖索性大手一攬,就近攬了兩個美男在懷裡,那嫻熟的動作,讓肖雨軒跟易晨飛怎麼也不相信她是第一次來青樓小倌。

''姑奶奶,您坐累了吧,奴家給您捏捏腳。''

看到顧熙暖不排斥他們,眾多美男紛紛放心,爭著搶著伺候。

''你們這麼可心,姑奶奶請你們每人都吃糖啊。''

顧熙暖拿了一大撂的銀票出來,一人直接賞了一萬兩。

美男們顫抖的握著一萬兩銀子,那眼中儘是不敢置信。

隨手打賞就打賞了一萬兩銀子?

天啊,這是有多闊綽?

鴇媽看紅了眼,恨不得自己化身美男也跟著去伺候。

無憂倌其他小倌與姑娘們也紅了眼,搶著過來伺候。

顧熙暖邪魅一笑,一揚手十萬兩銀子滿天飄舞,引得眾多姑娘與小倌們紛紛爭搶撿錢。

甚至連無憂倌的部分客人也跟著爭搶。

易晨飛哭笑不得。

肖雨軒憋著一肚子的氣,一雙眼惡狠狠瞪著顧熙暖懷裡的兩個美男,恨不得把他們給剁了。

他不介意顧熙暖撒錢,可他介意顧熙暖色眯眯的看著那些美男,活像一個大色狼。

更可惡的是,那些男人竟然還想伸手去撩她。

窩槽。

忍無可忍了。

''啪……''的一聲,肖雨軒狠狠拍向桌子,疼得他齜牙咧嘴。

可他忍住了,怒吼道,''走走走,全部滾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