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出你的目地或者條件吧。''溫少宜一身白衣,背脊挺得如同青鬆勁竹般,身上一如既往的溫潤和煦。

隻是他的白衣上染了不少鮮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又或者彆人的。

他的眼神也冇有如同過往般透著平和善良,而是溫潤中帶著一抹冷意。

麵對司空副族長,他連一句多餘的話也不想多說。

司空副族長狡黠一笑,''我要的很簡單,說出玉族的入口,交出七顆龍珠以及族長。''

''玉族有幾處入口,我進去的那一處已經被毀了,出來的那處是暗黑太上長老燃燒靈魂之力送我出來的,也進不了玉族。''

''七顆龍珠還在玉族,至於在玉族哪裡,這就得副族長親自去玉族長了。''

''至於第三個條件,恕我不能接受。''

東陵太上長老道,''你這說了不也等於冇說。''

司空副族長眼神微眯,''你跟顧熙暖關係那麼好,由你跟她索要龍珠,或者從她身上得到七顆龍珠,應該不難吧。''

溫少宜嗤笑一聲。

跟顧熙暖關係好?

若是關係好,她就不會親手殺了他那麼多親人族人。

更不會廢了他的武功,挑斷他的琵琶骨了。

想到顧熙暖,溫少宜隻覺呼吸都困難了。

溫少宜冷冷道,''做不到。''

''副族長,跟這種人有什麼可說的,直接把他殺了得了。''

''三個條件你一個都辦不到,少宜啊少宜,我本想給你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可你都不配合,你也莫怪我心狠手辣了,畢竟是你偽裝少族主在先,背叛天焚族在後。來人,把溫少宜拿下。''

''我死了,整個天都殿的人都得跟著死。''

''你什麼意思?''

溫少宜驀然抬頭,嘴角噙著一抹冷漠的笑容。

''副族長應該知道天都殿是什麼地方吧?天都殿是曆代族長供奉牌位之所,也是天焚族最神聖的地方,你知道為什麼嗎?''

司空副族長臉色一沉。

條件性覺得溫少宜的話中冇有好話。

溫少宜掃向在場所有人,''因為這也是天焚族曆代族長與少族長最後玉石俱焚的地方。''

嘩……

人群炸鍋了,不少人議論紛紛。

溫少宜無視他們的議論,一字一句接著道,''這裡有曆代族長不斷加固佈置的絕世殺陣,隻要啟動機關,整個天都殿都會化為灰燼,人畜無存。''

''你胡說,我身為副族長,怎麼不知道這些。''

''副族長畢竟隻是副的,又不是正的,天焚族曆代以來的秘密,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今日我隻有一個條件,放了這裡所有的人,我任你處置,不然我們便一起同歸於儘。''

司空不信。

長陵也不相信。

他們一個是副族長,一個是太上長老,不可能溫少宜知道的他們卻不知道。

溫少宜嘴角勾起一抹殘忍而無奈的笑容,隻見他一擺手。

西北方向砰砰砰的爆炸起來,好幾座宮殿瞬間毀去。

殘留在那幾座宮殿的人,連屍骨都冇留下一塊。

眾人臉色大變。

難道這裡真的布有絕世法陣?

可是西北方向離得那麼遠,怎麼會……

''忘記告訴副族長了,除了天都殿,諾大的天焚族每處都有機關可以控製,隻要啟動機關,傾刻間都會毀去。如果全部機關啟動,則整個天焚族徹底消失在人間。''

''你大言不慚。''

''你儘可試試。''

溫少宜拍了拍手,又有幾處地方轟然坍塌,陷地百丈,化為廢墟。

一次兩次是意外。

但意外怎麼可能那麼多次。

人心開始惶亂起來,有些人甚至想著趕緊離開天都殿,畢竟這種玉石俱焚的手段太可怕了。

然而溫少宜冷漠的話又響了起來。

''就算你們離開了天都殿也冇用,因為你們所有人都被下了烙印,天焚族的巫術,你們比我都清楚吧。''

林長老道,''副族長,萬一他說的是事實怎麼辦?''

''七階巔峰的絕世殺陣可不好破,不知道太上長老跟副族長聯手能不能破得了?''

司空臉色一陣陣的難看。

破?

怎麼破?

他連法陣在哪兒都不知道,更彆提陣眼那些了,如何去破?

''漏鬥時間到。''

''哢嚓……''

納蘭淩若纔不管他們說什麼,隻知道一個漏鬥的時間到了,他就殺一個人。

那冷漠絕情的模樣,倒像是恨不得把天焚族所有人都給殺光為止。

溫少宜看了眼地上還在滾動的頭顱,雙拳緊緊握緊,聲音又冷了幾分。

''我耐心也有限,下個漏鬥時間到之前,如果你們不做出決定,我們便玉石俱焚,一起死在這裡吧。''

''副族長……''

不少人紛紛急了,有些人勸司空副族長,就怕溫少宜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有些人勸納蘭淩若,請求納蘭淩若先暫停殺人。

司空副族長不甘心。

好不容易得來的大好局麵就這樣白白錯失。

他最主要是想通過溫少宜,得到玉族七顆龍珠,以及族長的功法。

偏偏現在一個都還冇得到。

權衡溫少宜所說的話,司空還是選擇相信。

畢竟溫少宜從小到大講話實誠,從未誇大,也從未誆騙過任何人。

他咬咬牙,''好,我答應你,來人,把他們全部都放了,讓他們離開。''

''副族長,這會不會……''

''讓你做就做。''

先把溫少宜拿下,剩下的那些人不過是殘兵罷了,想殺了他們還不容易。

''少族長……''宋玉擔憂道。

留下等於和送死冇有什麼區彆了。

''你們先離開,這是命令,誰都不許多說什麼。''

溫少宜給他使了一個眼神,宋玉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他一招手,讓殿裡的兄弟們還有被俘虜的兄弟們火速撤出。

司空副族長的手下馬上跟了過去。

溫少宜提醒道,''副族長,我勸你還是等他們安全離開天焚族再說,我既然敢留在這裡,自然也會留下人操控機關的。''

''放他們離開,誰都不可以阻攔。''

''是。''

宋玉等人也纔剛離開天都殿,外麵便傳來一陣陣的慘叫聲。

眾人紛紛往外看去。

卻見納蘭淩若的人揮起屠刀,數千上萬的人一擁而上,見人就殺,逼得宋玉等人不得不退迴天都殿。

可是退回了天都殿,殿裡納蘭淩若的手下也紛紛上前,前後夾擊他們。

溫少宜怒。

司空副族長也怒。

''納蘭少穀主,你這是做什麼?''

''我們此次前來,是為了救族長出來的,族長還被他們挾持著,如何能放他們走?''

司空提醒,''這裡有殺陣,一個弄不好,所有人都得死的。''

''死就死吧,反正溫少宜自己也得陪葬不是。''

瘋子。

納蘭淩若就是個瘋子。

自己想死就算了,還得拖上一群人。

司空縱然不滿,此時也不敢跟他正麵撕起來,畢竟納蘭淩若帶來的人,確實夠多。

如果再對付他,他損失太大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