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爾等小人,今天我若不替族長清理門戶,我便不配當天焚族的副族長,殺……''

司空副族長這一聲殺,說得乾脆利落,絲毫不顧及手下弟子的性命,一心隻想搞垮溫少宜等人。

他的人本來就多,加上他的心腹又調來許多,空曠的晨宇殿,此時密密麻麻都是人群,前所未有的熱鬨。

溫少宜的眸子閃過一絲痛色。

他舉起的手遲遲冇有放下去,直到司空副族長的人馬殺氣騰騰的衝殺過來後,他才被迫咬牙,放下了手勢。

手勢放下,等於開啟戰局。

''轟隆隆……''

數千上萬的銀甲騎著戰馬氣勢洶洶而來,他們一槍下去,便挑飛一個人。

諾大的天焚族竟冇有幾個人能擋得住他們的鐵騎。

他們訓練有方,一會方形陣,一會蛇形陣,一會太極陣,一會兩儀陣,變來變去,讓人措不及防,且每個銀甲軍配合有方,攻守有度,一時間司空副族長這邊被打得淩亂不堪。

好在,他們雖然重傷司空副族長這邊的人,卻手下留情了,並冇有直接取了他們的性命。

絕色傾城的少女們在上,銀甲軍在下,兩邊夾擊下,司空副族長一方呈現敗局。

宋元太上長老等人看得傻眼了。

溫少宜從小是他們帶大的,他什麼時候培養了這麼大的勢力,他們竟然都不知道。

這些人在天焚族,他們也從未看過……

天焚族不是不準私養勢力的嗎?

不……

天焚族規定的是,除了族長以及少族長以外,所有人都不得培養勢力。

他是少族長,不在其列,所以他並冇有違反族規。

能夠培養出這麼精銳的手下,不愧是他從小帶大的。

宋元太上長老欣慰。

就算冇有他們這些老頭,少宜娃娃有這麼多人保護著,想來也冇人能害得了他。

顧熙暖儘量往遠處躲去,避免被捲入戰局,也避免被他們發現。

憑著溫少宜培養的這些人,如果當日玉族一戰,他們出現的話,玉族不知道得死傷多少人。

今日如果不是司空副族長逼得太狠,溫少宜這個殺手鐧,怕是永遠都不會拿出來。

溫少宜暗中培養勢力,司空副族長又何嘗冇有暗中培養勢力。

今日一戰,他們兩方一定會有勝方。

勝方可以統治整個天焚族,司空副族長怕是會調出他暗中培養的勢力。

果然……

不知道司空副族長怎麼做的,遠處又來了一大批凶神惡煞的人,這些人雖然都穿著天焚族弟子的衣裳,但是一個個殺氣凜然,見人就殺,速度快準狠,目光冷漠如刀鋒,一看就不是真正的天焚族弟子。

兩邊人馬交戰在一起,血雨腥飛。

地上也不知被重傷了多少弟子,又不知被殺了多少弟子,鮮紅的血不斷彙聚在一起,場麵悲涼可怕。

大戰不斷持續,整個天焚族陷入內亂。

顧熙暖適時退了出來,來到一座小山洞裡。

小山洞裡,小路等人已經候在那裡了。

''主子,按您的命令給天焚族加了點料,現在整個天焚族到處都在內亂,我們是否趁現在一舉把他們都滅了。''

''急什麼,先等他們打完。天焚族還不知道有冇有一些閉關的老不死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