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緊隨著,宋元太上長老的功力如同泥牛入海,消失無蹤。

他一驚,條件性的看向司空副族長,''你下毒了?''

''你是六階巔峰,尋常的毒對你能起什麼作用,我隻是下了一些軟骨散,讓你暫時失去功力罷了。''

軟骨散?

軟骨散無色無味。

中者全身無力,不僅一點力氣也提不起來,且……功力會全部消失的,冇有個五六天,根本無法恢複。

溫少宜與宋玉等人條件性的護在宋元太上長老麵前。

時至如今,兩邊基本已經撕破臉皮了,一場大戰隨時也可能發生。

''你什麼時候下毒的?''

''就在剛剛。說來,我還得感謝顧熙暖那個黃毛丫頭,她精通用毒,在我身上用過幾次,我把她的毒稍微運用一下,研究出了新的軟骨散。今天這軟骨散對彆人一點用處也冇有,但是對於你這個冰屬性的六階巔峰,卻是極大的剋星。''

宋元太上長老試著凝聚內力,然而每次都無法凝聚,反而一動,全身疼得他冷汗都淋漓而出了。

''把解藥拿來。''

''解藥?嗬,軟骨散的解藥還冇有配出來呢。''

越來越多的人湧過來,其中有司空副族長的人,也有宋元太上長老的人,兩邊呈對峙的狀態。

溫少宜掃了一眼雙方的人馬。

那些中立的不說,司空副族長的人馬是他們的幾倍。

而且其中高階長老不在少數,宋元太上長老又失去武功,他也被廢了武功,真正有實力的隻有宋玉跟陳長老。

這場仗若是打下去,他們必敗無疑。

溫少宜背脊挺得筆直,無視司空副族長等人的氣勢與壓迫,從容道。

''你要的人是我,我跟你去律法堂。''

司空副族長正想說話,溫少宜冷冷打斷他,繼續道,''宋元太上長老在族裡地位尊貴,並不亞於族長,他冇有任何動機謀害族長,還望副族長明察秋毫,莫要寒了一眾天焚族弟子的心,免得弟子們對副族長的所做所為有所爭議。''

他說得委婉,卻字字句句都帶著警告。

以宋元太上長老的身份地位,如果他對族長有意見,聯手其他長老們,也未必不能廢了族長,何談謀害?

而他後麵話裡的意思,明顯就是警告他,如果敢對宋元太上長老怎麼樣,他們這邊的人絕不會束手就擒,到時候隻會兩敗俱傷。

若是以前,司空副族長還會忌憚。

可現在……

箭在弦上。

他不得不發。

錯過這次機會,以後再想徹底整倒他們,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兩敗俱傷又怎樣?隻要他能贏,就算搭上整個天焚族所有人也無所謂,最多他從外麵招人進來,重整天焚族。

''宋元太上長老涉嫌謀害族長,一併拿下。''

''刷刷刷……''

弟子們紛紛拔出武器。

宋玉與陳長老厲聲道,''副族長,你這是要造反嗎?''

''造反?我何時造反了?我不過是替族長清理門戶罷了。你是宋元太上長老的親孫子,宋元太上長老暗害族長的事情,你應該也有參與其中的吧,來人,把宋玉一併拿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