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空副族長的手下動手太快,溫少宜想阻止已然來不及了,隻能眼睜睜看著他們一個個在他麵前被抹了脖子。

在玉族,因為是生死對立,天焚族的弟子被殺還說得過去。

可這裡是天焚族。

數十個弟子就這麼殘忍被殺。

溫少宜有些接受不了。

顧熙暖躲在人堆裡,在彆人看不到的地方,冷冷看著這裡發生的一幕幕。

時至如今。

她心裡有些懷疑。

當初司空副族長放出她身上有第七顆龍珠的訊息,引來全天下各大門派追殺她就算了。

隻怕司空副族長還在天焚族內散播或者挑撥了什麼。

引得跟溫少宜關係極好的四大太上長老親領兩千多名精銳心腹弟子前往玉族。

他……

是想讓他們跟她們玉族打得兩敗俱傷,最後坐收漁翁之利。

好毒的計謀。

如果他們勝了,他正好趁機滅了玉族。

如果他們敗了,他也可以趁機剷除異己,篡權奪位。

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可以讓兩千多名族內弟子做嫁衣,他的心不可謂不狠。

顧熙暖能猜到,溫少宜那般聰明的人,又怎麼可能猜不到。

隻是他一直不願去相信,也不敢相信。

溫少宜怒道,''他們都是為天焚族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整整二十多條性命,副族長的心就不會痛嗎?''

司空副族長理所當然道,''我隻是清理門戶罷了。徐青等人的事情處理完了,現在是否該輪到少族長了?少族長一直說,是四大長老跟族內弟子捨命救你,暗黑太上長老又燃燒靈魂,把你從無儘深淵的傳送陣送出,你才能活著離開,請問有什麼證據嗎?''

''冇有。''

進入玉族的人都死光了。

他能有什麼證據。

''既然你冇有證據,我們如何能夠信你?''

''我身為天焚族的少族長,為何要撒謊?''

''不,你並不是天焚族的少族長,你也不是族長的親生兒子。''

噝……

司空副族長的一句話炸得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

他不是族長的兒子?

這怎麼可能……?

他不是從小就被立為少族長了嗎?

天焚族的血脈如何能夠混淆?

溫少宜怒極反笑。

為了拉下他,他什麼都能做得出來。

司空副族長掃了一眼在場所有人,一字一句朗朗說道。

''當年秋夫人嫁給族長的時候,肚子裡已經有一個月的身孕了,族長也是知道此事的,他一度想休了秋夫人,但是秋夫人孃家勢力過大,族長又初登族長之位,不得不為了穩固天焚族,而繼續留著秋夫人。''

''在場想必很多人都知道,秋夫人嫁給族長之前與已故的宋長老關鍵密切,嫁給族長冇幾天,秋夫人還跟族長大吵一架,這件事當時鬨得天焚族很是轟動。''

眾人議論紛紛。

當年確實有這麼一事。

族裡傳言秋夫人跟宋長老關係曖昧不清,不過族長出麵鎮壓,這件事才揭了過去。

而秋夫人與族長大吵一架的事,在當年也不是什麼秘密。

隻是冇人知道他們為什麼吵架,隻知道那一架吵得甚是激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