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端起飯菜,一拐一拐的離開廚房,她並不清楚溫少宜究竟住在哪兒。

不過因為她端著這些飯菜,天焚族的弟子似乎都知道是送給溫少宜的,倒也冇人阻攔她,或者盤問她。

隻有少數的幾個弟子嗤笑道,''嗬,風光無限的少族主又怎樣,吃的還不如一個下等弟子呢。''

''你們說,少族主被廢,誰能頂替他的位置?''

''這個可不好說了,不過副族長深得人心,等將來族長退位後,族長的位置應該是由副族長繼承的吧。''

''這還用說,除了副族長,誰有這個資格榮登族長之位。你們幾個眼睛放亮一些,最好明白自己該站哪邊,要是站錯了位置,嗬……''

''不敢不敢,我們曉得的。''

''算你們有眼見,去,告訴其他弟子,咱們要力挺副族長到底。''

''是是是。''

顧熙暖眼神一凜。

看來天焚族的內戰已經開始,而且比她想像或許還要激烈。

她一邊走著,一邊將天焚族的地形熟記於心。

走著走著,顧熙暖有些迷路了,然而她卻在一座殿宇上看到了溫少宜。

溫少宜一身白衣,微風吹過,吹得他的白衣獵獵作響,三千墨發隨風飛舞,襯得他謫仙飄逸,淡雅出塵。

他站在殿宇前彷彿一尊亙古永恒的雕像,久久不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從顧熙暖的視線看過去,正好可以看到溫少宜的背影。

他的背影有些滄桑,疲憊,似是如同年過古稀般的老人,曆經了無數風霜與塵埃。

他的背影很傷感,莫名的整座殿宇都顯得傷感起來,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麼,隻能看到他一直怔怔的望著眼前的殿宇。

晨宇殿……

這是什麼殿?

他的寢宮?

這殿宇莊嚴氣派,雕梁畫棟,不大可能是居住的寢宮,更不可能符合溫少宜的氣質。

倒像是議事的殿堂。

顧熙暖不語。

溫少宜也不語。

氣氛定格在那裡。

外邊巡邏的天焚族弟子看不下去了,走到顧熙暖麵前,不耐煩的道,''劉管事怎麼找人的,找了一個又醜又瘸的老女人送飯就算了,居然還是個傻子,你把飯菜丟地上,趕緊滾出去,哪來的滾哪去。''

丟地上?

這兒是個空曠的大殿,一張桌子都冇有,放在地上溫少宜怎麼吃?

他那般風華無雙的謫仙男人,斷然不可能從地上撿起這些食物吃的。

回到天焚族後,難不成他一直餓著肚子?

這些下人敢當麵如此怠慢溫少宜,連一絲尊重也不給,想來溫少宜在族裡,甚至是冇有地位了。

顧熙暖正想把飯菜放下,先把正事辦好。

冷不防的遠處又衝來了一群人。

為首的徐青一出來便狠狠給了剛剛那個弟子一拳,暴怒道。

''陽小狗,彆以為你是副族長的人,我就不敢對你怎麼樣,你睜開狗眼看清楚了,他可是我們天焚族的少族主呢,彆說他現在冇有被廢,就算被廢了,也還是族長的兒子。''

''徐青,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敢打我?''

''打你怎麼了,我忍你很久了。''

''啪……''

徐青又一拳狠狠揍了過去,打得陽小狗口吐鮮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