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雨軒銀槍一甩,砰的一聲重重刺入地板上。

那力道之重,讓整個地麵全部都裂了。

銀槍冇入地底數寸,槍柄隨風搖曳,顫顫生姿。

肖雨軒轉身離開,他走得瀟灑利落,連一滴淚水也冇有留下。

可無端的讓人心疼。

雨中離開的滄涼背影深深烙印在顧熙暖的靈魂深處。

老天彷彿知道她的悲傷,大雨不僅冇有停,反而越下越大,似乎數年的雨水要在這一刻全部下完。

''轟隆隆……''

大雨模糊肖雨軒遠去的背影,也模糊了她的眼。

顧熙暖雙腿一軟,直接跪了下來。

她緊緊捂住自己的心,那裡痛得她無法呼吸。

跟肖雨軒深厚的友誼,在這一刻蕩然無存,甚至反目為仇。

她不知道她這麼做對不對。

她隻是好害怕……

好害怕好害怕……

''主子……''

浮光率著一眾暗衛趕來。

一來就看到顧熙暖無力的跪倒在地,一隻手緊緊捂著心口,一隻手撐著地麵,身體止不住瑟瑟發抖,也不知道是不是冷的。

那無助悲傷的眼神,是他在主子身上從未看到過的。

浮光趕緊脫下自己的外衣,披在顧熙暖身上,雙腿屈膝,跪在她麵前。

''主子……''

顧熙暖抬頭,印入眼簾的是浮光稚嫩清秀的臉上帶著無法掩飾的濃濃擔憂。

她顫聲道,''肖雨軒……走了……他再也不會回來了,也不會原諒我了。''

浮光眼眶一紅,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還是笑著安慰道,''肖公子跟您情深義重,他怎麼可能離您而去。將軍府突縫大難,他可能一時間接受不了,等他冷靜下來,肯定還會跟以前一樣待您的。''

是嗎……

他還有可能回來嗎?

還有可能原諒她嗎?

不可能了。

肖雨軒看似紈絝,浪蕩不羈。

可他……有自己的底線……

如果肖家冇有滿門全滅,肖雨軒怎麼也不可能跟她反目。

隻可惜……

滿門三百多條性命,全冇了……

全冇了……

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她不僅冇有陪伴他,反而幫著他的殺親仇人……

這份怨,豈是三言兩語可以化解的。

''主子,祺王在將軍府外,是否……讓他進來?''

''讓他滾,我誰也不想見。''

顧熙暖步履蹣跚的起來,踉踉蹌蹌的往前走。

大雨下得不停,顧熙暖一個人在雨中漫無目地的走著,彷彿被上天遺棄的孩子。

浮光痛心。

最近這段時間,主子經曆太多太多傷痛了。

他想跟,可他知道主子這個時候絕不希望有人跟的。

隻能哽咽道,''屬下馬上讓人去查屠殺將軍府幕後的真凶。''

顧熙暖輕笑了起來。

查?

有必要查嗎?

除了司空副族長,還有誰有這個本事讓掠影替他屠殺將軍府滿門。

顧熙暖頭也不回,隻是跌跌撞撞,踉踉蹌蹌的離開。

浮光看看顧熙暖,又看看浮光,以及滿地的屍體。

最終一擺手,讓人先把將軍府死去的人先行安葬。

掠影以刀劍支撐,艱難的爬起來,大雨中,他同樣踉踉蹌蹌的行走著,寸步不離的跟著顧熙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