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雨軒殺氣騰騰。

隻要顧熙暖讓開,他的銀槍絕對會一槍刺死掠影。

望著跟葉楓那張一模一樣的臉,顧熙暖的腳步像灌了鉛似的,怎麼邁也邁不動。

''他跟葉楓是親兄弟,我欠葉楓一條命,他也隻是一個劊子手,任人操控的劊子手,屠殺將軍府滿門的主謀不是他……''

''你想說什麼。''

''先留他一條性命,把主謀找出來。''

肖雨軒忽然癲狂大笑,認識顧熙暖那麼久,他以為他對顧熙暖很瞭解了。

他以為,無論他有什麼事,顧熙暖都會站在他身邊保護他,陪伴他。

他以為,他的家人,就是顧熙暖的家人。

他爹的死,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她,可他相信她,無條件的相信她。

他相信顧熙暖不會殺他父親,他相信隻要是他在乎的人,也是顧熙暖所在乎的人。

原來……

一切都錯了……

所有的所有,隻是他的自以為是。

他在顧熙暖的心裡,根本無足輕重。

如果他重要,顧熙暖就不會在他滿門被屠後,還站在那個冷血無情的殺人凶手的身邊。

他在笑,卻笑出了眼淚。

這種笑容太諷刺,太心酸,太悲慟。

顧熙暖的心止不住的慌亂起來。

''小軒軒……''

''我留他一條性命,誰來留我將軍府滿門三百二十四條性命,不,是三百二十五條,我姐姐肚子還有一個即將出世的孩子。顧熙暖,你的心不會痛嗎?''

''噠……''

顧熙暖淚水滑落,順著雨水流淌而下。

她怎麼可能不會心痛。

將軍府滿門都是好人,尤其是肖雨樓跟肖婉兒……

''你欠他一條性命,關我什麼事,我隻知道是他帶人屠殺了我肖家滿門。殺人償命,他該死,至於他背後的主謀,我自會去查,如果你今天執意要幫他,那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到此為止。''

一句到此為止,說得決絕冷漠。

顧熙暖彷彿聽到他們之間關係破碎的聲音了。

憑交情,在她心裡,掠影跟肖雨軒完全不可比。

穿越到這個世界,肖雨軒,易晨飛,夜天祺,以及司莫飛等人是她最在乎的人。

她怎麼可能不站在肖雨軒這邊。

隻是……

他是楚皇楚後唯一的兒子,又是葉楓的親兄弟。

葉楓已經慘死在葫蘆血山。

楚皇楚後隻有這麼一個兒子了。

他們盼了那麼多年,才終於找到自己的親生兒子。

如果……

如果掠影再出什麼事。

隻怕楚皇楚後也活不下去。

她答應過葉楓,要好好照顧他的父母……

掠影殺了那麼多人,他確實該死。

然而換一種角度想,他從小被當成殺人劊子手培養,根本冇有自己的主見。

策劃屠殺將軍府的人,才真正該死。

''小軒軒,你先冷靜一下,掠影重傷,他也跑不了,我們先把主謀找出來好不好。''

''冷靜?哈哈哈……如果你的滿門,你的兄弟姐妹也被殘忍的屠殺,你能冷靜得了嗎?我最後警告你,馬上給我讓開。''

''掠影不能死。''

''所以,為了他,你要跟我決裂嗎?''肖雨軒聲音哽咽,臉上卻是一如既往的堅定,那份殺氣至始至終冇有消除。

倒在地上的掠影迷糊的雙眼看著顧熙暖。

那雙原本冷漠的眸子,此刻複雜了起來。

似乎不明白他們話裡的意思。

也不明白顧熙暖為什麼為了他這麼一個冷血無情的殺人凶手,而跟最好的兄弟反目。

肖雨軒銀槍一轉,刺向掠影,速度快準狠。

幾十年的殺手生涯,讓掠影習慣無論經曆苦痛,都必須努力讓自己活下來。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他不想活了。

掠影緊繃的身子忽然鬆開,他閉上眼睛,等著死亡的到臨。

''砰……''

耳邊響起刀劍撞擊的聲音。

那把長槍遲遲冇有刺入他的身體。

掠影睜開眸子,卻見顧熙暖一次又一次擋在他麵前,堅決不讓肖雨軒傷他半分。

肖雨軒惱怒,與顧熙暖動起手來。

兩人打得驚險萬分。

但彼此都留了情,故而這場大戰看似有驚,實則無險。

''砰……''

肖雨軒誌在掠影不在顧熙暖,偏偏顧熙暖死勁攔著,硬是不讓他殺了掠影。

索性他將顧熙暖的兵器挑飛,一槍抵住她的喉嚨。

''彆逼我。''

''他是葉楓同父同母的親兄弟,你忘記了,你跟葉楓也是情同手足,肝膽相照的兄弟。''

噝……

掠影死灰的眸子陡然亮了起來,他怔怔看著顧熙暖。

那句,他是葉楓同父同母的親兄弟在他耳邊不斷繚繞著。

他……跟葉楓真的是親兄弟嗎?

那為什麼他從小就被遺棄,被人撿去當殺手培養?

他的父母,也是楚皇跟楚後嗎?

想到楚皇跟楚後對他的好,掠影冰冷的心裡有過一絲暖意。

肖雨軒怒吼,''他不是葉楓,葉楓善良,不管他遭遇了什麼不公平待遇,他從冇想過害人,他隻會自己默默承認痛苦與災難。可是他呢,他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冷血殺手,上到古稀老人,下到婦孺,甚至連身懷六甲的孕婦,他都下得去手,彆說他們不一定是親兄弟,就算是,那又如何?''

顧熙暖痛苦的閉上眼睛,再次睜眼,她眼裡堅定一閃而過。

''小軒軒,我知道他犯了不可饒恕的罪,但是對不起,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殺了他。''

''小軒軒……嗬……多麼諷刺,你不配這麼叫我,我的醜丫頭早就不在了,她若在的話,不會忍心讓人這麼欺負我的。''

''小軒軒……''

''讓開…''

''要殺他,除非從我屍體上踩過去。''

顧熙暖的這句話徹底傷到了肖雨軒。

他後退幾步,以一種極為陌生的眼神看著顧熙暖。

他滿門三百多條性命,包括他在她心裡的地位,卻抵不上一個殺人狂魔……

嗬……

肖雨軒努力不讓自己眼裡的淚水流下。

他一直在看顧熙暖。

似乎想看出顧熙暖是不是在跟他開玩笑。

可是顧熙暖始終擋在掠影麵前,她眼裡是那般堅定的要保護掠影。

這種堅定,以前他也見過,那是顧熙暖不顧一切保護他。

可惜……

她現在要保護的人,已經不再是他了。

肖雨軒嘶拉一聲,扯下一片衣襬,朝天而扔,手裡銀槍一動。

又是嘶拉一聲,布帛一分為二,在天空中飄蕩而下。

''從今往後,我肖雨軒與你顧熙暖有如此布,一刀兩斷,再無瓜葛,他日再見,你我是敵非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