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閃電劃過天跡,照亮了整個血流成河,屍堆如山的將軍府。

也照亮了顧熙暖慘白如紙,冷如冰霜的臉。

以及肖雨衝染身的身軀。

顧熙暖軟劍一收,扶起倒地奄奄一息的肖雨衝,手忙腳亂的給他包紮傷口。

肖雨軒握住她的手,朝她搖了搖頭。

帶血的手指向左邊,聲音虛弱道,''雨……雨軒在……在那裡,快……快救他……''

他傷勢過重,隻來得及說這一句話,舉起的手便無力的滑倒下去,人也徹底倒了下去。

顧熙暖顫抖的探向他的鼻尖。

他的鼻尖已經毫無氣息,已然見了閻王。

顧熙暖的眼裡閃過一抹痛色,將肖雨衝放在地上,朝著他指的方向迅速跑去。

諾大的將軍府,隻剩下肖雨軒了。

她來不及救肖雨衝,絕不能再來不及救肖雨軒了。

''轟隆隆……''電閃雷鳴。

大雨狂下,前方的路早已迷糊不清,可顧熙暖還是憑著感覺,絲毫不減的繼續往前衝。

雨水將她的身子淋得濕噠噠的,她渾然不知,心裡眼裡隻有肖雨軒一個人。

''轟隆隆……''

這是打鬥大戰的聲音。

伴隨著這一聲響起的,還有百年大樹一根根的坍塌。

連屋瓦都齊齊被掀起。

強大的氣流震得顧熙暖幾乎無法睜開眼睛。

好深厚的內力。

是誰……

是誰在大戰。

肖雨軒絕對冇有這個本事。

難道是有人來救肖雨軒了嗎?

不等她趕到,又一批的黑衣人將她團團圍住。

這批黑衣人比剛剛那批還厲害許多。

顧熙暖認得出來,他們是同一批,且還是暗魂閣的殺手。

怒上心頭,顧熙暖強忍身上的不適,一出手便是殺招,恨不得將眼前這些殺手全部殺光。

殺手太多,武功又不低,顧熙暖心憂肖雨軒,無心與他們多纏,偏偏這些黑衣殺手鐵了心,拚了命要攔住她。

''主子……這裡交給屬下。''

就在顧熙暖著急間,浮光帶著一大批的人趕來。

他們一進來就加入戰場,顧熙暖危機立解。

她使了一個虛招,馬上離開這裡,繼續尋找肖雨軒,隻留下一句。

''殺,一個都不剩。''

''是。''

穿過幾座涼亭,顧熙暖在著急中終於來到了目地地。

出乎她意料的是,肖雨軒雖然重傷,但他處於上風,一把銀槍舞得出神化入,每一槍下去都殺死數個黑衣人。

他就像一個大魔頭一般大殺四方,那些黑衣人在他手裡紛紛過不了幾招便招地而亡。

就連黑衣殺手的首領掠影都不是他的對手。

掠影被他的長槍所殺,身上滴滴噠噠的淌著鮮血。

他一手持刀,一手持劍,刀劍合璧,極力抵抗,仍然處於下風,數次差點慘死在肖雨軒的手下。

若非他輕功好,如同清風一般閃爍無蹤,隻怕也跟其他黑衣人一樣慘死當場了。

這樣的肖雨軒,是顧熙暖從未見過的。

這一身的武功,起碼在五階巔峰以上,是她遠遠不及的。

然而他印像中的肖雨軒,隻是一個紈絝子弟,並冇有什麼武功,更冇有這麼冷漠的眼神與森冷嗜血的殺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