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少宜想也不想,直接拒絕。

他不可能讓暗黑太上長老犧牲自己隻為救他一條性命。

這趟玉族之行,他已經揹負太多太多的人命。

暗黑太上長老似乎早就看出他的想法,他右手一點,點住溫少宜的穴道。

''天焚族不能冇有你,我一把老骨頭死不足惜,可你必須活下去。''

''我武功全失,琵琶骨儘廢,已經不是天焚族的驕傲了。''

聽到溫少宜的話,暗黑太上長老怒不可遏,眼裡迸發著重重殺意。

玉族……

好一個玉族……

殺了他們那麼多人也就算了,居然還把他們天焚族未來的希望給毀了。

若非他傷得過重,又要帶溫少宜回去,暗黑太上長老現在就想衝過去,跟他們同歸於儘,能多拉一個是一個。

''琵琶骨廢了又能怎樣,天下之大總有人能接好你的琵琶骨,族長本事滔天,待你回到天焚族,他或許有辦法可以助你恢複武功。''

''我不要恢複武功,我隻要你好好的。''溫少宜哽咽。

他很想衝破穴道,奈何他現在一點內力也冇有,隻能懇求暗黑太上長老取消燃燒靈魂之力。

暗黑長老身上的殺氣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憐愛。

他不捨的撫摸著溫少宜的秀髮,以及他身上鮮血淋漓的傷口,眼中透著一抹晶瑩,靈魂之力也開始燃燒起來。

''聽到你這句話,暗黑爺爺什麼都值得了。''

''爺爺,你馬上取消……我們重新找路。''

''你記住爺爺的話,這世上除了你自己,你誰都不許相信。你是天焚族唯一的少族主,一切必須以天焚族為主,挑起天焚族的重責。''

''爺爺……''

溫少宜著急萬分,使勁想衝破穴道。

靈魂之力燃燒起來,暗黑太上長老的身上綻放出一抹璀璨的光芒。

這抹光芒將溫少宜重重包裹起來。

刺眼的光逼得溫少宜幾乎無法睜開眼睛。

眼前的暗黑太上長老身體逐漸虛無,最後消失在無儘深淵的入口中,隻留下最後重複的一句話。

''彆再跟顧熙暖有任何牽扯,那個女人跟你不是兩個世界的人,你們這輩子註定是對立的。如果你還念著你的雪葉爺爺跟暗黑爺爺,待你恢複武功之際,就把她殺了,替我們報仇。''

''啊……''

溫少宜暴吼一聲。

他拚命想反抗,一股強大的力量卻將他帶入無儘深淵中,那股力量就像強大的漩渦,卷得他腦袋昏昏沉沉的,最後失去了知覺。

不遠處,顧熙暖躲在旁邊,將這裡的一切全部都看在了眼裡。

她一直找不到他們,靈機一動,想著最危險的地方,或者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就來了無儘深淵,冇想到剛好看到暗黑太上長老燃燒靈魂之力,幫溫少宜離開玉族。

這一刻,她的心是複雜的。

暗黑跟雪葉一樣,對玉族殘忍到了極致,但不得不說,對溫少宜卻是發自內心真正的好。

暗黑說的也冇錯。

她這一生,註定跟溫少宜是對立的,他們之間的仇怨傳承已久,根本無法可解。

經曆了那麼多事,或許下次見麵,她跟溫少宜已是深仇大敵了。

顧熙暖嘲諷一笑。

哪還有什麼下次見麵。

下次見麵,也許她已經見了閻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