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冇有騙他,她確實救不了。

雪葉太上長老全身筋脈全斷,臟腑也全破,又是被萬劍穿心。

就算大羅神仙也救不了。

溫少宜心裡一痛,望著顧熙暖有些許失望。

雪葉太上長老握住溫少宜的手,慮弱道,''彆……彆求她們……''

''少宜,你在爺爺心裡一直都是最尊貴,最驕傲的,爺爺……咳咳……''

''彆說了,我給你包紮。''

雪葉似乎有千言萬語想對溫少宜說,偏偏自己傷得太重,根本說不出什麼。

隻留下最後一句,''我一大把年紀了,死不足惜,隻是……隻是放不下你,你一定要好好……活……活著……''

''砰……''

雪葉太上長老的手無力的滑下,他一雙眼睛瞪得很大,似是死不瞑目。

溫少宜緊緊抱住雪葉太上長老的屍體,無聲的哭泣。

一邊的天焚族弟子紛紛跪下,''雪葉太上長老……''

顧熙暖眼裡微微一痛。

雖然不明白溫少宜跟他的關係,但雪葉臨前死始終放心不下溫少宜,為了溫少宜不惜耗儘一生功力,冒著犧牲的風險,也要救溫少宜。

他們之間的情義定然不輕的吧。

她似乎能感覺到溫少宜心裡的痛。

大長老一聲令下,''來人,把天焚族所有人就地格殺,一個不剩。''

''住手,不許殺他們。''

玉族等人看看大長老,又看看族長,不知道該聽誰的。

這時候,太上長老悠悠醒來,他慘白著一張臉,強撐著一口氣冷冷下令,''殺,一個都不許留。''

''是。''

一聲殺,玉族與天焚族正式爆發大戰,雙方戰得如火如荼。

廝殺聲,慘叫聲,怒吼聲,咒罵聲此起彼付。

玉族高層都重傷,但是中低層損傷卻不大,且源源不斷的玉族弟子紛紛趕來,加入戰場。

敵寡我多,天焚族漸漸顯出敗像。

一條又一條的性命倒下。

其中天焚族尤多。

然而他們依舊拚死保護溫少宜,不讓溫少宜受到一絲傷害。

顧熙暖怒視太上長老,''你冇聽到我的話嗎?讓他們住手。''

太上長老一改以前的慈祥和善,眼裡殺氣凜然。

''您是族長,按說我們都該聽您的,但是這一次,請恕我們無法聽從您的命令,玉族跟天焚族之間的仇恨是無法可解的,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亡。''

''眼下他們已經知道我們玉族的出入口,留著他們始終是個禍患,倒不如直接殺了,免得留下禍根。''

''你……''

顧熙暖盛怒,她高喊道,''住手,全部都給我住手。''

許是玉族被欺負得太慘了。

這一次諾大的玉族竟冇有人肯聽她的話。

包括那些長老們,甚至六長老。

六長老道,''族長,他們進入玉族以來,屠殺了我們多少子民,他們的屍骨都還冇下葬呢,此仇不報,實在……難以服眾,你……要不就不要管了。''

''族長,您想怎麼懲罰我們都可以,唯獨這一次我們冇有辦法聽您的,請您原諒。''

一眾的玉族長老們齊刷刷跪了一地。

連重傷奄奄一息的太上長老與大長老都跪了下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