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這些話,她們怎麼敢跟顧丞相說。五姨娘抽抽噎噎地道,''老爺,我也是後來才知道,原來父親還留了五十萬兩銀子給我們。老爺明鑒,給我們十個膽子,我們也不敢騙老爺啊,當我知道父親還留有五十萬的時候,我就想送給老爺,可哪知道三小姐不知道從哪兒知道蘭兒手裡還有五十萬兩銀子,就全給坑走了。''

''爹,女兒知道錯了,您原諒女兒好不好。''

大夫人冷笑,''說得可真好聽啊,後來才知道?如果冇有發生這件事,隻怕永遠也冇有後來吧?張老都死了多少年了,難不成他從地下蹦出來又給了你們五十萬兩銀子。''

聞言,顧初蘭著急解釋,''不是這樣的,是……''

''啪……''

顧丞相狠狠甩了顧初蘭一巴掌,那力道之大,打得顧初蘭的牙齒都斷了一顆。

伴隨著顧丞相那一巴掌的,還有他劈頭蓋臉的怒罵。

''夠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母女二人這些年來都做了些什麼勾當,有些事,我可以睜一眼閉一眼,可現在你們居然敢耍到我的頭上,你們是把我當傻子嗎?''

顧初蘭嚇得全身瑟瑟發抖,緊緊捂著嘴巴。

五姨娘驚到了。

她從未見過顧丞相發這麼大的火氣。

隱隱中,她有不詳的預感。

果然顧丞相越罵火氣越大,''我告誡多少次了,失去了清白就不要惹事生非,你偏不聽,非得到處招搖過市,現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丞相府的五小姐跟幾個地痞流氓做了不要臉的事,連皇上都給驚動了,我這張老臉,算是被你們給丟儘了。''

五姨娘顫抖道,''老爺,蘭兒是被人給設計陷害的。''

''我不管她是不是被陷害的,我隻知道丞相府的臉都被她給毀了,要不是她,雲兒又怎麼會被取消鬥文大會總決賽的資格?有這麼恬不知恥的女兒,是丞相府一輩子的汙點。''

五姨娘與顧初蘭慌張的抬頭。

老爺(爹)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想殺了蘭兒?

虎毒尚且不食子,他應該不至於做出這麼狠的事吧?

五姨娘跑爬著來到丞相府的麵前,扯著他的袖子,一邊哭泣一邊求饒,那眼裡的淚水如同決堤的河流,看得人忍不住側目。

''老爺,蘭兒清白被散播出去這件事,一定是有心人挑撥,求老爺饒了蘭兒這一次吧,妾身一定會好好教育她,絕不會讓她再做出傷風敗俗的事情。''

房梁之上,易晨飛翩然一笑,端的是風華絕代,''你是來討錢的,還是來看熱鬨的?''

顧熙暖叼著狗尾巴草,慵懶的笑道,''這個嘛,天機不可泄露。''

肖雨軒撇了撇嘴,''不過就是一個身敗名裂的庶女,你要是看她不順眼,我有的是法子對付她,咱們何必把時間浪費在她們身上?要我說,咱們拿了錢走人不就好了。''

顧熙暖翹著二郎腿,似是胸有成竹道,''隻怕你冇有機會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