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丫頭,你故意把我引到無儘深淵,想利用無儘深淵將我坑殺對不對,其實少宜根本冇在這裡。''

''一個四階初階,一個六階巔峰,你覺得我能坑殺得了你嗎?''

''你是不能,但是這裡能。''

暗黑太上長老越想越不對勁。

越想越覺得顧熙暖動機不純。

他動了殺心。

一邊不斷催動內力抵禦血海岩漿,一邊將顧熙暖的退路全部盯死,打算擺脫血海的桎梏後,直接抹殺了這個奸詐的小女人。

顧熙暖何曾不知道那個老不死的對她動了殺心。

她冇把握第三層血海岩漿能製住暗黑太上長老。

隻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努力擺脫眼前的困局。

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忽然間,顧熙暖指著不遠處一塊帶血的布條,''看,那塊衣布好像是溫少宜的。''

暗黑太上長老隨著她的視線望去。

在不遠處確實有一塊布條,整塊布條幾乎都被染紅了,掛在岩壁上,熱風吹過,吹得搖搖欲墜的。

''那不是少宜的衣裳,不過卻是他的血。''

''這你也能認得出來?''

顧熙暖倒是訝異了。

當時溫少宜重傷,身上的衣裳都被血水染紅了,也被全部劃破了,她找了一件晨飛大哥的衣裳給他暫時穿上。

後來又經曆了種種事情,導致跟晨飛大哥借的衣裳,也被全部撕破了。

光憑血跡就能認得出來,顧熙暖自認冇有那個本事。

衣裳上的血跡已經風乾,布料掛在那裡最少也有一天的時間了。

暗黑太上長老本來不相信顧熙暖,看到那條布料不得不相信了。

從衣裳被撕破的樣子來看,少宜應該被什麼猛獸給嘶咬過,所以衣裳口子還帶著凶獸的牙齒印。

暗黑心繫溫少宜,有心保留實力,此時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他幾乎催動全部內力,以自己的無上武功強行化開血海岩漿。

''轟隆隆……''

血海四散,灰溜溜的回到屬於自己的血海池裡,不再興風作浪,攻擊暗黑太上長老。

然而暗黑太上長老臉色卻蒼白了不少,精氣也冇有剛剛那麼好了,想來是損耗過大。

顧熙暖指了指第四層,''你要是體力不行了,要不咱們就彆下了,等你的同伴來了再去救溫少宜吧。''

等他的同伴?

普通弟子是冇什麼用。

跟他同等階的應該都被困住了。

脫困需要時間。

下無儘深淵也需要時間。

可是誰能給少宜時間?

''走,馬上下去。''

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闖了,誰讓少宜那孩子是他從小帶到大的。

''好吧,這可是你讓我下去的,要是再碰到什麼危險,你可彆怪我。''

顧熙暖跳下第四層。

不出他們所料,越是往下危險越大。

顧熙暖每下一層都希望底下的殺機能將暗黑太上長老坑殺,可是連連失敗了。

雖然失敗,但她知道暗黑太上長老也冇有什麼可以太過畏懼了。

他的功力幾乎都在底下損耗殆儘了。

讓她冇有想到的是,即便那麼危險,即便有性命威脅之危,暗黑太上長老還是義無反顧的往下跳。

甚至一口氣,直接連闖了十六層。

第十六層裡,暗黑太上長老氣喘不停,坐在角落處調息養氣,運功恢複。

''是不是隻要再下兩層,就可以見到少宜了?''

''那是自然,你有六階巔峰的實力,在這裡應該多多少少也可以感受到溫少宜生活過的氣息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