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長老被劈頭蓋臉的一頓訓,直接給訓懵了。

再看其他長老冇有一個站在他這邊的,族內弟子又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二長老臉色青紅漲紫的,最後一揮衣袖,恨恨的離開。

魔主屁顛屁顛的跟上顧熙暖,活得一個小跟班。

溫少宜被關。

夜天祺怔怔望著顧熙暖遠去的背影,那抹背影單薄瘦弱,瀰漫著濃濃的蒼涼氣息,就像藤曼一般,連周遭都變得悲傷起來。

''轟隆隆……''

晴天打雷,烏雲密佈。

好好的天氣陡然電閃雷鳴,下起了傾盆大雨。

老天爺彷彿也知道顧熙暖與玉族發生的慘劇,替他們落淚。

大雨磅礴中,顧熙暖冒雨漫無目地獨行。

魔主脫下自己的衣裳,給顧熙暖遮住傾盆大雨,然而大雨伴隨著狂風,魔主的衣裳怎麼可能遮得住無止無休的大雨。

夜天祺雙手緊攥,心裡驀地疼得無法呼吸。

視線一掃,是玉族無數族民跪倒在死去親人屍體前痛哭流泣。

哭泣的聲音和著大雨嘩啦啦的聲音,以及雷電轟隆隆的聲音,形成一種末日慘世。

''主子,我們要不要去找王妃。''降雪問道。

這樣的王妃也是他第一次見到的。

以前的王妃哪個時候不是風采自信,隻有她欺負彆人的份,哪有彆人欺負她的份。

可現在……

他忽然感覺這個王妃很陌生。

從知曉她是玉族族長後,不知不覺間,他開始心疼起自家的王妃。

身為族長看到自家的族民每個月都得麵臨血咒爆發的痛苦,她的心該有多麼疼……

以前的王妃的堅強,怕都隻是表麵的吧。

降雪心疼,夜天祺更加心疼。

他從來不知道顧熙暖的心裡承受著那麼多的痛苦,那麼大的重擔。

玉族族長,多麼高貴的身份。

又是多麼沉重的身份。

她隻一個小女人,為什麼要把所有重擔都壓在她的肩頭上。

夜天祺掃了一眼九長老的屍體,臉色難看的搖了搖頭。

這個時候她最不想見的,或許就是她吧。

讓她一個人靜靜挺好。

玉族煉丹室裡。

兩口煉丹爐已經扛到了一處,左右並排放著。

大長老,六長老等人分彆候在顧熙暖的身邊,稟告道。

''族長,陰爐的煞氣隨著白錦姑娘等人獻祭,煞氣已經全部消失,如今與陽爐可以陰陽共存了。''

''族長,您要不要休息一下,再融合龍珠。''

''是啊,急也不急不在一時。''魔主適時插了一嘴。

顧熙暖搖了搖頭,目光湛湛的望著兩口煉丹爐,眼裡儘是堅定。

''就算我不急,玉族千千萬萬的族民也會著急,龍珠融合我勢在必得。''

''好吧,那我們為你護法。''

''你確定隻要純陰純陽的人獻祭後,龍珠可以融合,融合後也能解除血咒對不對?''顧熙暖不確定的再問一遍。

大長老點了點頭,堅定道,''是,祖宗傳下來,都是這麼說的。''

''好,那就開始吧。''

顧熙暖連一句話廢話也冇有,直接盤膝坐下。

眾人紛紛麵麵相覷。

這……也太著急了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