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錦等人眼角淌下淚水。

她們也捨不得主子,捨不得族裡的那麼多姐妹。

可她們從一開始就知道,她們的使命便是跳下煉丹爐,幫主子融合龍珠。

煉丹爐裡的火焰幾乎升到了高點,煞氣也逐漸凝聚,隨時可能爆發出來。

白心與白蘭縱然再怎麼不捨,也不由閉上眼睛,嘴角揚起一抹笑容,''主子,來生我們還要當你的下屬,隻希望主子彆再把我們忘記了。''

說罷,她們兩人縱身跳下煉丹爐,帶起滾滾烈火。

''不……''

顧熙暖心如刀割,花綺羅則是哭著喊著往煉丹爐裡爬去。

煉丹爐與她們之間隔了一層透明的屏障,將她們阻攔在外。

花綺羅進不去,隻能不斷撕心裂肺的痛哭著。

''白心姐姐,白蘭姐姐……嗚嗚……暖姐姐,你們快救救她們呀。''

顧熙暖閉眼,晶瑩的淚水滑落,灼熱了她的手,也刺痛了她的心。

如果是剛剛,她會勸,她會求,她會拚命的阻止一切悲劇的發生。

可現在……

來不及了……

已經來不及了……

冰族一百零五個姐妹鮮血幾乎被抽乾殆儘就算了,身上也被煞氣侵蝕了。

她們……根本冇得救了。

就算冇有獻祭,她們也活不了。

眼看求顧熙暖無望,花綺羅隻能把最後一絲希望放在白錦身上。

''白錦姐姐,你說過會一生一世保護我的,你不會食言的對不對?咱們不來玉族了,咱們回冰族,過咱們以前幸福平淡的生活。''

''小綺羅,白錦姐姐以後怕是保護不了你了,你也該成長了,我們死後,白族群龍無首,主子又忙,你得撐起整個冰族。''

''我才十幾歲,冇有你們,我怎麼撐得起整個冰族,你彆再開玩笑了。''

''白錦姐姐冇有跟你開玩笑,你不僅要撐起冰族,你還要撐起一片天,保護好主子……你得代替我們所有人保護好主子,安慰主子。''

''白錦姐姐……嗚嗚……''

''砰……''

七彩霞光不再吸收一百零五個弟子的鮮血了。

她們也終於擺脫了桎梏。

擺托後,她們一個個爬到煉丹爐上,縱身躍下,一條條鮮血的性命就在顧熙暖等人麵前緩緩消失。

''主子,現在是最佳的獻祭時間,錯過了怕煞氣很難壓住,請原諒我們無法跟您一一道彆,您請珍重。''

''下輩子我們還當主子的屬下。''

''撲通撲通……''

''砰砰砰……''

一個又一個冰族弟子毫不遲疑的跳下,每一個人跳下都帶起一片片的火焰。

顧熙暖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她緊緊咬著銀牙,強迫自己不發出聲音,一雙眼睛不斷烙印著冰族弟子一個個犧牲時的畫麵,似乎要把她們烙入靈魂深處。

她的指甲深深嵌入地上,力道之大,把整個指甲都壓斷出血也渾然不知。

這是很殘忍的畫麵。

對於冰族來說殘忍。

對於顧熙暖來說更殘忍。

一百零五個弟子,加上三個聖使,整整一百零八人,都是她或者先任族長從各地救回來的。

她們感情深厚,情如姐妹。

救她們,一來是出於同情。

二來也是因為她們是純陰之體。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