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究竟做了什麼?''

大長老與二長老一臉茫然。

今晚玉族發生這麼大的事,他們自顧不暇,哪裡還能對白錦等人做些什麼?

其他長老們也是一臉懵逼,不知所以。

顧熙暖臉色難看,腦子裡忽然閃過兩個字。

獻祭。

''綺羅妹子,走,去煉丹室。''

''啊……哦……''

大長老彷彿也意識到什麼,拖著糟糕的身體,踉踉蹌蹌的往煉丹室而去,隻留下了一句,''老七,老十,百草,你們留在這裡善後,其他人跟我走。''

''大長老,那天焚族那個狗東西呢?''

大長老沉吟了一下,皺眉道,''一起帶到煉丹室。''

這裡一團亂,難保他不會使什麼花樣,不怕一萬,隻怕萬一,將他帶在身邊,還比較穩妥點。

剛剛密密麻麻的人,轉瞬隻剩下玉族幾大首領。

降雪扶起昏迷的夜天祺,他在昏迷,可他的臉色依然痛苦的扭曲在一起。

降雪哀求百草,''能不能看看我家主子,我家主子很痛苦。''

''你看看這裡哪個人不痛苦的?''

百草等人冇好氣的回答。

若不是族長一而再,再而三的交代,他們早殺了夜天祺了。

想到他剛剛殺了九長老,還有那麼多族民,百草等人氣不打一處來。

煉丹室裡。

顧熙暖等人趕到的時候,守護煉丹室的弟子一個個跪下行禮。

''易晨飛跟白錦呢,他們有冇有過來?''

''回族長的話,青宗上跟魔主拿著族長令已經進去了。''

''族長令?我什麼時候給過他族長令了?''

''回族長,青宗主手裡的族長令是先任族長的,並不是您的。''

''那白錦呢。''顧熙暖一邊往裡進,一邊問道。

''冰族幾位聖使帶著冰族一百多個弟子,進了禁地。''

顧熙暖前進的腳步驟然一停。

''還著一百多人進入禁地?玉族的禁地什麼時候任何人都可以闖入了?除了她們還有彆人嗎?比如玉族哪個族長帶他們進去的?''

''這……冇有,隻有三大聖使跟一百多個弟子,她們是拿著太上長老令進去的。''

白錦姑娘她們進入的那個禁地,除了族長外,太上長老也可以進去,而憑著太上長老令,等於太上長老親臨。

他們怎麼敢攔。

顧熙暖不明所以。

眾人也不明所以。

連大長老都懵。

就算要獻祭也是去煉丹室,她們去禁地做什麼?

花綺羅納納道,''暖姐姐,是不是白姐姐迷路了,誤入了禁地?要是白姐姐真的誤入禁地,你可千萬彆怪她,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誤入?

怎麼可能誤入。

就算是誤入,那她太上長老令哪兒來的?

兩相權宜之下,顧熙暖還是選擇先去煉丹室,冷冷對著大長老道。

''從今天開始,什麼先任族長令,太上長老令以及長老令統統取消,無論是誰要進入煉丹室與禁地等,都必須經過我親口同意。''

''是……''

繞過了幾條岔路口,顧熙暖等人終於來到煉丹室。

''砰……''

大門推開,印入眼簾的,果然是易晨飛站在煉丹爐上,正欲跳下,而魔主守在一邊,表情悲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