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說了,彆再說了,你先儲存體力,我帶你去找百草長老還有太上長老,就算把太上長老閉關的地方砸了,我也會把他扛出來的。''

顧熙暖背起易晨飛,一路踉踉蹌蹌的下山。

背上的易晨飛不斷出血,滴滴噠噠淌落在地上,染紅地麵,也染紅他們的眼。

魔主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不知道顧熙暖會不會因為自己給易晨飛注入時花再生術而厭倦他。

當初他也不想答應的。

可易晨飛苦苦哀求,還告訴小姐姐身上也有血咒,隻是暫時被封印壓製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身上的封印之力即將封印不住了,隨時會破開。

一旦破開,小姐姐每月也要飽受血咒的折磨,最後痛苦而亡。

他怎麼捨得小姐姐受苦受難,所以被動之下直接同意了。

看著顧熙暖難過的樣子,魔主心如刀割。

再看山下痛苦哀嚎的族民們,魔主幾乎窒息。

以前他隻知道血咒發作起來很痛苦,卻不知道如此可怕。

''族長……這次血咒比以往還要厲害,族民們幾乎都失控了,您趕緊去看看吧……呀……晨飛這是怎麼了?''

遠處百草長老急急跑來,他功力深厚,暫時壓住了血咒,比平常人還好一些,不過臉色也很難看。

顧熙暖看到百草長老彷彿看到了救命稻草。

她急急道,''你來得正好,趕緊給晨飛大哥看一下,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治好晨飛大哥。''

百草隻給易晨飛把了一下脈,整個人都愣了。

這……

脈搏都冇了。

全身經筋也全都毀了。

就連骨髓都莫名其妙被掏空了,如何能活?

給他準備後事還差不多。

顧熙暖哭泣道,''你不是醫術很高嗎,怎麼連晨飛大哥都治不好,太上長老呢,讓那個老不死的馬上出來,他若再不出來,我以族長的身份直接將他逐出玉族。''

易晨飛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握住顧熙暖的手,拚儘力氣道,''彆……彆這樣……太上長老也救不了我,晨飛大哥不想你難過。''

百草著急的掃了一眼山下,山下火光沖天,離得那麼遠,也能聽到族民們痛苦哀嚎的慘叫聲與廝殺聲。

他急道,''晨飛這孩子自小懂事乖巧,我也很喜歡他,如今他……我也難過,可是山下還有千千萬萬的族民還在等著你去指揮。''

''族長,你趕緊跟我一起下山吧,這一次血咒比其他時候來得更強,其他長老都控製不住,有些長老都開始殺人了,再這麼下去,玉族就要成為一片人間煉獄了。''

''滾,玉族的事關我什麼事,誰願意當族長誰去當好了,我一個穿越者,跟你們無親無故的,憑什麼要給你們收拾爛攤子。''

顧熙暖暴喝,違心的話劈裡啪啦的講了出來,驚到了百草長老,也驚到了魔主與易晨飛。

顧熙暖失聲哭泣道,''我也隻是一個平凡人,我隻想要我在乎的人好好的……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一直逼著我……''

''族長……''

''小姐姐……''

''阿暖……我……我還是不是你的晨飛大哥……''

''當然是,一輩子都是,生生世世都是。''

''那你答應我,去山下看看族民們,晨飛大哥答應你,一定會挺過今晚,等你回來找我。''

易晨飛眼角夾著淚水,極力隱忍身上的痛苦,嘴角卻綻放一抹溫潤的笑容,無聲的鼓勵著顧熙暖。

他知道,她剛剛說的話都是憤怒之下說的,根本是違心的。

如果她不下山,玉族死傷更加慘重的話,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如果你不去,晨飛大哥死也不會瞑目的。''

顧熙暖無助的抱著他。

她怎麼去……

他病得那麼厲害,根本無法撐到天亮的……

她怕她走了,就徹底失去易晨飛了。

''留……留魔主陪著我就好了,魔主的實力你知道的,他……他可以幫我堅持到天亮。''

顧熙暖搖了搖頭,除了抱得更緊,並不離開。

見此,易晨飛深呼吸一口氣,拚儘身上僅存的力氣,將她狠狠推開,厲聲道,''走……''

在顧熙暖的印像中,這是易晨飛第一次用如此惡劣的語氣跟她說話。

也是他第一次推開她的懷抱。

''如果你不走,我現在就死在你麵前。''

易晨飛扯下發上的髮簪,抵在自己的喉嚨口,冷冷望著顧熙暖。

那絕決的表情,一點也不像玩笑。

連顧熙暖自己都能感覺得出來,隻要她拒絕,易晨飛肯定會自儘在她麵前。

''好……我走……你把簪子放下……''

易晨飛冇放,而是壓仰著痛苦,冷冷看著顧熙暖。

顧熙暖抹掉眼角的淚水,乞求道,''晨飛大哥,你等著我,我很快過來找你。阿莫,你寸步不離留在晨飛大哥身邊,儘量……彆讓他太痛苦。''

''好……''

顧熙暖深呼吸一口氣,眷戀的最後再看一眼易晨飛,帶著百草長老飛奔下山。

顧熙暖走後,山頂又恢複了安靜,冷風吹過,吹來陣陣血腥的味道。

也不知道這血腥的味道究竟是易晨飛的,還是山腳下的族民的。

''噗……''

易晨飛再也支撐不下去,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魔主趕緊將他扶起來,''你可不能死,就算你要死,也要等到小姐姐回來,不然她該多傷心。''

''魔主不是有回魂丹嗎?能給我一顆嗎?''

''你瘋了嗎,先用時花再生術,又用回魂丹,你就巴不得那麼早死?''

''橫豎……活不過今晚了,總得再……再為她做點什麼。''

魔主身子一僵,好一會才從懷裡取出一顆藥丸,給易晨飛服下。

感慨道,''難怪小姐姐那麼喜歡你,無論哪方麵,你都值得她真心對待。''

''謝……謝謝……''

服用了回魂丹後,易晨飛的精神好了些許,隻是依然全身無力,臉色慘白。

''麻煩你……扶我去煉……煉丹房。''

''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嗯……''

早在幾天前,他意外發現先人留下的手卷。

手卷裡說,想要融合龍珠,必須要有純陽之體與純陰之體的人自願獻祭,跳下煉丹爐,才能點燃爐中之火……

當日阿暖無法融合龍珠,也是因為冇有純陽跟純陰之體獻祭。

而他……

正好是純陽之體……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