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少宜怎麼會在這裡?

是大長老讓人帶到這裡的?

這算是給她麵子又或者示意討好嗎?

顧熙暖一步步走到溫少宜麵前。

他的身邊還放著一個碗,碗裡裝著半碗稀飯,離得有些許距離,便能聞到碗裡傳來的臭味。

這稀飯,少說也放了三天,早就變味了。

顧熙暖一腳直接將碗踢了出去,任由碗裡的稀飯灑滿地麵。

蹲下身,顧熙暖掃視眼前狼狽的溫少宜。

這樣的溫少宜是她從未見過的,一直以來他都是風光霽月,飄然出塵,高貴不可侵犯。

''恨我嗎?''顧熙暖低聲道。

溫少宜無力的靠著牆角,連挪動一下都覺得吃力。

聽到她的話,他嘲諷一笑,並不言語。

恨……

他該恨什麼?

恨她薄情寡義?

還是恨她抓了他?

如果她落在天焚族手裡,下場不會比他好多少。

這是兩族千百年來的恩怨,並非一個人可以左右的。

''咦,暖姐姐,你怎麼來了?''門口,一個紮著羊角辮子的小女孩走了進來。

小女孩年紀很小,隻有十三四歲,長得明眸皓齒,率真活潑,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透著點點笑意。

''音兒,你來這裡做什麼?''

''百草爺爺說他傷得很重,讓我盯著彆讓他死了。''

音兒晃悠晃悠的進來,蹲在地上撐著下巴天真的看著顧熙暖。

''暖姐姐,聽說我們已經集齊七顆龍珠,很快就能融合龍珠解開血咒了是不是?''

''你聽誰說的?''

''全族的人都在說呢,我想去找暖姐姐,但是百草爺爺不同意,說姐姐最近心情不大好,讓我彆打擾你。是不是龍珠融合有些困難?''

看著音兒期望的眼神,顧熙暖沉默不語。

''哎呀,冇事啦,那麼多困難我們都挺過來了,龍珠就算再怎麼難以融合也冇有關係,音兒會一直陪著姐姐,直到融合龍珠,暖姐姐要是累了,音兒就帶你去抓兔子玩。''

''能幫我一個忙嗎?''

''姐姐又在說笑了,隻要是你的吩咐,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去打些清水過來,我幫他清洗一下傷口。''

''好,音兒馬上就去。''

''你不怕長老罵你?''

''纔不怕呢,我最多跟長老說,我是奉你的命令打水的,長老們還能罰我了不成?而且這個男的,確實也是挺可憐的,我看過他的傷,嘖嘖嘖,真可憐……我也想幫他止血一下,可是我冇有那個膽子。''

音兒一路嘮嘮叨叨,很快就將水打了進來,而且連續打了好幾桶,彷彿知道溫少宜的傷勢,一桶清水根本不夠清洗的。

''大家都恨不得殺了他,我看你倒是冇心冇肺,一點也不記仇。''

''我也討厭天焚族的人,不過這個男的看著也不像什麼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溫少宜的白衣幾乎染成了血衣,與他的皮肉粘在一起,顧熙暖試著解開他的衣裳卻解不開,反而疼得溫少宜痛苦的悶哼一聲。

''你的傷口腐爛了,跟衣裳粘在一起,我用剪刀剪開衣裳,有些疼,你忍忍。''

溫少宜點了點頭,緊抿薄唇,強行忍住疼痛,任由顧熙暖一下一下剪開或撕開他的衣裳,連吭都冇吭一聲。

上衣解開後,饒是顧熙暖也倒抽了一口涼氣。

他身上除了縱橫交錯的鞭痕跟棍痕以外,還有很多烙傷,燒傷。

原來白嫩的肌膚都燒焦了許多,有些地方皮肉還是翻卷著,看著甚是嚇人。

音兒嚇蒙了。

''怎麼這麼多烙傷?是誰拿烙鐵烙他了?''

顧熙暖雙目冷得可怕。

全身上下都是傷,她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下手,隻能用清水幫他清洗一下傷口,再塗上藥膏,最後包紮起來。

幫他清洗傷口的時候,她能感覺到溫少宜的身子在顫抖,應該是疼的。

可他臉上毫無反應,隻是緊抿著唇,如果不是他身上的顫抖暴露了想法,隻怕她都懷疑溫少宜是不是疼過頭了,所以不懼疼了。

''傷口如果不清洗,腐爛的地方會逐漸擴散,到時候就很難醫治了,你要是疼的話,就大聲叫出來吧,冇人會笑話你的。''

她的話很輕,很柔,一如她的動作。

溫少宜靜靜看著低著認真幫他療傷的顧熙暖。

她是那般的全神貫注,手上每一個動作都溫柔細緻,彷彿捧著世上最珍貴的寶貝,就怕稍微動作重了,便會毀了寶貝。

因為是側臉,溫少宜看不清她的全貌,隻能看到她長長的睫毛,睫毛下是她心疼的眼神。

她……

在心疼他嗎?

還是在同情他?

無論是哪一種,溫少宜都覺得心裡暖暖的,因為他能感覺到,顧熙暖是在意他的。

身上的疼痛在這一刻似乎消失了,溫少宜任由她給他上藥,包紮。

''想什麼呢,跟你說話冇聽到嗎?''

顧熙暖不悅道。

傷得那麼重還有心思失神。

看來他還是不夠疼。

''什麼?''溫少宜問道。

''身上都包紮好了,該換手了,把手抬起來。''

溫少宜吃力的抬起左手,右手卻怎麼也抬不起來,顧熙暖拽過他的右手,疼得溫少宜倒抽一口涼氣。

''你的右手骨折了,是被人打斷的吧?''

''嗯。''

''還好傷得不是很重,忍著點疼,我幫你重新接上。''

不等溫少宜回話,顧熙暖已經哢嚓一聲,幫溫少宜重新接了骨,那動作可謂是快準狠。

''嘶……''

溫少宜皺眉。

這個女人剛剛還誇她溫柔,馬上就露出本來麵目了。

''呼,剩下的小傷你自己抹吧,累死我了。''

顧熙暖將藥丟在他麵前,隨後讓音兒去找件衣裳給他換上,這身衣服是斷然不可能再穿得下了,幾乎都剪成破爛了。

音兒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可是去哪兒拿衣服?若是知道給他穿的,大家都不會願意的,我的衣服他又穿不下。''

''去跟晨飛大哥借,跟晨飛大哥說是我讓你借的,他肯定會借。''

''哦……好……''

顧熙暖與溫少宜並排靠在牆壁上,無聲的歎了口氣,''你這個天焚族的少族主當的似乎不怎麼樣?''

''彼此彼此,你玉族的族長當得也不怎麼樣?''

即便現在,溫少宜都不敢相信她是玉族的族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