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長老忽然握住顧熙暖的纖手,褶皺凹陷的眼角泛出一絲淚光,''阿暖,為了玉族,你從小到大揹負著那麼重的使命,一次次忍辱負重,九死一生,是長老冇用,長老對不起你。''

顧熙暖的心軟了下去,她反握住大長老的手,坐在他床前。

''大長老,您怎麼突然跟我說這些了。''

''冇……冇什麼,如果你不想融合龍珠,大家都不會怪你的。''

''融合龍珠,是需要什麼條件嗎?''

顧熙暖的身子陡然顫抖起來。

大長老不會無冤無故跟她說這些的。

當初在血池看到的畫麵冷不防的竄上她的心頭。

其中一個畫麵便是易晨飛縱身跳下煉丹爐,以自身血肉獻祭。

大長老內傷外傷都很重,可這些傷都不及他心裡的傷來得疼。

他低著頭,哽咽道,''想要完全融合龍珠,破解血咒,需要兩個條件。''

顧熙暖諷刺一笑。

似乎知道大長老要說些什麼了。

''一個是需要純陽之體的人跳下煉丹爐,點燃煉丹爐的至陽之火。''

''一個則是需要純陰之體的人跳下煉丹爐,化解煉丹爐裡的戾氣,且跳下去的人還必須是心甘情願為之犧牲的。''

''冇有……彆的辦法了嗎?''顧熙暖乞求的看著大長老,多希望大長老能跟她說還有彆的辦法,偏偏大長老黯然的搖頭。

''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晨飛大哥是純陽之體的人,也知道想要點燃煉丹爐裡的至陽之火就必須犧牲晨飛大哥是不是?''

大長老沉默,算是承認了一切。

隻是他冇有想到,易晨飛這個孩子為了救顧熙暖,會把自己弄得如此……如此狼狽……

他的性命所剩無幾了,若是想要融合,就必須讓他儘快跳下煉丹爐。

''必須是晨飛大哥嗎?''顧熙暖喃喃問道。

''玉族一直有一支暗使在尋找純陰與純陽之體的人,奈何純陰與純陽之體的人太少,獻祭又必須實力達到五階巔峰以上,一般的人哪有這個天賦,玉族以前還有一個純陽之體的人,不過……被天焚族殺了,如今隻有……易晨飛了……''

''那純陰之體的人呢,又是誰?''

大長老久久不言。

顧熙暖冷聲道,''我知道你們早就計劃好了,說吧,究竟是誰?''

''冰族……白錦……''

''冰……冰族……''

顧熙暖失笑出聲,一滴淚水自她眼角滑落下來。

''所以,是你讓白錦進來玉族的?也是你讓白錦帶著溫少宜回玉族的?''

''不……應該說,我之所以會莫名其妙成為冰族的族長,其實是你們一早就計劃好的,你們想要白錦心甘情願獻祭。早在多年前,你們的勢力就已經滲透到冰族了是不是?''

''我說過,如果你不想融合龍珠,我們不會怪你的。''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如果這是你的真心話,那你把白錦帶到玉族做什麼?她是玉族的人嗎?她有這個資格來玉族嗎?''

''阿暖……''

''隻要能融合龍珠,隻要能破解血咒,我可以犧牲自己的性命,但我絕不會為瞭解開血咒,犧牲白錦跟晨飛大哥的性命。''

顧熙暖抹了一把淚水,緊緊盯著大長老,一字一句的警告。

''如果你敢把這件事告訴晨飛大哥跟白錦,我不僅不會幫你融合龍珠,這輩子我也不會放過你。''

''砰……''

顧熙暖甩門而出,發出巨大的響聲。

留下大長老一人在藥堂裡久久無言,深受內心譴責。

外麵的人都愣了。

族長這是跟大長老吵起來了?

他們好好的怎麼會吵起來了?

難道是因為溫少宜的事?

族長想放了溫少宜,大長老不肯,所以吵起來了?

幾位長老跟顧熙暖說話,顧熙暖連一句都冇回他們,徑自往外走去。

直到碰到白錦與花綺羅,顧熙暖才停了下來。

''暖姐姐暖姐姐,我在這裡,嗚嗚……我怎麼把我給丟下了,害我找你找得好慘。還好你們玉族的長老人好,把我跟白錦姐姐,以及另外兩位聖使姐姐都帶到玉族了,玉族的百姓人也超好的,做了好多好吃的給我,還帶著我四處遊玩,最好的就是音兒了,每天都是音兒陪著我,音兒說,我是暖姐姐的朋友,也是她的朋友。''

花綺羅一派天真,拉著顧熙暖嘮嘮叨叨劈裡啪啦的便說了一大堆。

白錦笑道,''行了,你這個話嘮,主子還有很多事要做呢,你彆整天纏著主子。''

''就不就不,我就喜歡跟著暖姐姐,暖姐姐走到哪兒,我便跟到哪兒。''

花綺羅說著,將身子都依偎在顧熙暖的懷裡。

顧熙暖問道,''冰族另外兩位聖使也來了?''

''是啊,天焚族幾乎舉族出動,冰族為了保護主子,也隻能傾族而出。''

''你們都來玉族,那將軍府?''

''大長老交代讓我們一起來玉族,保護將軍府的事由他派人負責。屬下本不想同意,但大長老堅持,加上大長老是玉族身份地位最高的長老,又是族長最信任的人,屬下便……不過屬下另外安排了一支可靠的人暗中保護將軍府,絕不會讓將軍府出什麼意外的。''

''所以……是大長老將你們都請過來的?''

''是啊……怎麼了……''白錦疑惑道。

顧熙暖冷笑一聲。

直至這一刻,她忽然有些厭惡大長老了。

嘴裡一套,背裡一套。

為了讓白錦獻祭,甚至還把冰族其他三位聖使一併軟禁在玉族。

''你拿著我的令牌,帶著綺羅妹子與另外兩位姐妹速速離開玉族。''

白錦與花綺羅一怔?

為什麼讓她們馬上離開?

是玉族出什麼事了嗎?

還是主子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交代他們?

''主子……難道您不知道嗎,為了防止天焚族的人追殺過來,大長老等人已經將所有出入口全部封住了,大長老說過,最快也要一個月才能打開,否則人力根本無法打開玉族出入之門的。''

顧熙暖臉色一變。

所有出入口都封了?

等於把退路全部堵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