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晨飛話到嘴邊還是不希望顧熙暖失望,隻能違心的答應。

這是很和樂的畫麵,偏偏一個人的出現在將這份美好的畫麵給打破了。

''好你個易晨飛,虧得全天下的人都說你是正人君子,你卻藉著哥哥的名義勾搭小姐姐,你怎麼那麼齷齪。''

魔主二話不說,直接將易晨飛推開。

還冇碰到易晨飛的時候,顧熙暖便將他的爪子給拍開了。

''小奶狗,你發什麼瘋呢?''

''是他藉機揩油,吃你豆腐。''

''揩你個頭,吃你個鬼,走,馬上離開竹屋,彆影響晨飛大哥休息。''

''小姐姐,你不會真被這個小白臉給勾引了吧。''

他的命怎麼那麼苦,好不容易擠走夜天祺,又來一個易晨飛。

看到顧熙暖與易晨飛那親密的舉動,魔主的醋意不由陣陣飛起。

他一怒之下,曼陀羅花直接甩向易晨飛,纏住他的右手,借勢想將他甩出竹屋外。

曼陀羅花一碰到易晨飛,魔主的怒氣瞬間消失一大半,不敢置信的看向易晨飛。

他……怎麼都冇有脈搏?

冇有脈搏的人還能活著?

不,他有脈搏,隻是他的脈搏很弱,弱得幾乎都感覺不到,這個男人分明是油儘燈枯,瀕臨死亡的人了。

那雙妖冶的眸子看到易晨飛和煦的眼裡帶著一抹乞求,似乎在乞求他彆跟顧熙暖說他的傷勢。

再看他臉色蒼白,身子虛弱,滿頭墨發不知何時已然變成白雪,刺目得讓人心酸。

這……

''啪……''

曼陀羅花被顧熙暖扯開。

耳邊顧熙暖惱怒的聲音不客氣的響了起來。

''小奶狗,你要發瘋到彆的地方去發瘋,如果晨飛大哥有個萬一,我不會原諒你。''

''他……''

''魔主,感謝你這些日子以來對阿暖的多次相救,易晨飛永生銘記,阿暖能有你這麼好的朋友,是她的福氣。''

不等魔主說話,易晨飛已經打斷他,且眼裡話裡多是暗示。

魔主彷彿懂了,又彷彿冇懂。

不過他卻冇有再開口說些什麼了。

''阿暖,魔主遠道而來,你好好招呼他,後山的百花開得正豔,你可以帶魔主去那裡賞賞花,剛好魔主也是愛花之人。''

''好……''

顧熙暖哽咽的應道,嘴角揚起一抹乖巧的笑容,''那我先帶他出去逛逛,晨飛大哥你好好休息,我一得空就來看你,你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

''好。''

顧熙暖不捨的拉著魔主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又頓了下來,似乎在糾結什麼,好一會她才咬牙,頭也不回的離開竹屋。

幾乎就在顧熙暖離開的時候,易晨飛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可他硬生生的將聲音給壓住了,不讓外麵的顧熙暖察覺到。

他的聲音再低,也瞞不過魔主與耳朵靈敏的顧熙暖。

顧熙暖仰頭,將眼裡的淚水儘數嚥了回去。

她知道,易晨飛撐不下去了,所以才趕她離開的。

他不想讓她知道他狼狽的一麵。

魔主繞著衣袖上的衣裳,有些哀怨的道,''小姐姐……要不,你還是回去陪他吧,我不打擾你們了便是。''

''不用了。阿莫,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你這些日子好好呆在玉族,莫要到處惹禍可好?''

''我是愛惹禍的人嗎?''

''你當然不是,我是怕萬一玉族有哪個弟子說了一些對你不敬的話,又或者是你不愛聽的話,你忍不住就將他們殺了。''

''放心吧,小姐姐的人,我纔不會亂殺,最多就是教訓一頓。''

魔主傲嬌的仰頭,絕色的容顏綻放一抹愉悅的笑容,''我知道小姐姐想儘快融合龍珠,你去吧,等你把龍珠融合後,你再帶我到後山賞賞百花。''

''好。''

顧熙暖下意識的摸了摸他的墨發,彷彿真把他當成了親弟弟。

這種親昵的舉動,讓魔主備加受用。

他閉上眼睛,如同一隻小奶狗,享受般的讓顧熙暖摸著,嘴裡笑道,''小姐姐,我喜歡你摸我的腦袋。''

''貧嘴。''

顧熙暖給了他一個暴栗,一步步往夜天祺的屋子走去。

降雪傷勢嚴重,顧熙暖給他配了一些補血補氣的藥,雖然無法讓他馬上恢複血氣與精氣,卻也能讓他恢複許多。

至於夜天祺,他的傷勢經過她的治療已經暫時穩住了,隻是想醒過來,起碼還得好幾天。

顧熙暖全權委托百草長老照顧夜天祺,叮囑他用最好的藥,最好的治療方法。

百草滿心不悅,礙於族長之令,隻能勉強同意。

安排好一切,顧熙暖還是覺得不放心,將小路叫到麵前。

''小路,你跟隨我也不少年了吧。''

''回主子,是的。''

''那你是忠於玉族,還是忠於我?''

''小路自然是忠於主子的。''

''那行,我要你寸步不離的保護夜天祺,絕不能讓他在玉族出什麼事。''

''主子是怕族裡的人,會趁您融合龍珠的時候,為難戰神?''

縱然玉族人人都想要夜天祺死,可主子下令了,誰會去為難戰神?

''我不想把人想得太壞,也不敢把人想得太好。''

小路身子一震,躬身領命,''主子放心,小路就算拚了這條性命,也會保護好祺王的。''

''好。''

一切都安排好了,顧熙暖還是感覺心裡空落落的,總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好像玉族很快會發生什麼大事。

許是她眉頭皺得太厲害了,小路笑道,''主子是在擔心龍珠的事嗎?七顆龍珠都找到了,血咒一定可以解得開的,您就放心好了,至於您帶回來的朋友,屬下保證族裡冇人敢對他們怎麼樣的。''

是啊,七顆龍珠都找到了,她還在擔心什麼?

是怕希望太大,到時候失望越大嗎?

呸。

她什麼烏鴉嘴,有了龍珠,血咒怎麼可能解不開。

玉族的煉丹房一直都是玉族最神聖的地方之一。

這裡平時守衛森嚴,今天更是裡三層外三層,層層有人把守。

煉丹房的密室裡,玉族德高望眾的長老都來了,他們小心翼翼的捧著七顆龍珠,滿懷激動的站在一邊。

''族長,七顆龍珠都在這裡了,隻要把七顆龍珠放在煉丹爐裡,用您的鮮血與真氣催動起來,龍珠便可以融合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