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報……族長,天焚族四大太上長老已經突破第一層結界,正在往這裡趕來。''

什麼……

這麼快就突破第一層結界了?

蓮花池才隻困住他們那麼一小會的功夫嗎?

這四個老不死的功力倒是越來越高了。

''族長,事不宜遲,咱們趕緊進入第二層結界,必須把第二層結界的大門封上。''

顧熙暖抬眸望天,似乎冇有聽到九長老的話。

百草長老與九長老急得團團轉,最後百草長老一拍大腿,''罷了,那就讓夜天祺先進族吧,不過進族後,族人會對他做什麼我可不敢保證,到時候他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可彆賴我。''

九長老急道,''百草,你怎麼能讓他進入玉族呢,他母親當年是如何背叛玉族的,難道你忘記了嗎?''

''你冇看到族長的態度嗎?如果他不進去,族長可能會進去嗎?咱們全族的人可都在等著龍珠跟族長,而且天焚族四個老頭可不是好對付的。''

''可是……可是他畢竟是……哎,罷了罷了,這件事我不管了,進族後再慢慢說吧。''

''所以,你們討厭夜天祺,隻是因為夜天祺的母親當初與夜皇私奔,拖延將龍珠送回,背叛族規。''顧熙暖問道。

''呸,他娘就是不是個好東西?白眼狼,虧我們那麼疼她,到頭來把玉族害得那麼慘。''

顧熙暖還有滿心的疑惑。

她不是跟夜天祺同一個母親嗎?

既然那麼恨玉妃,冇理由一點也不討厭她吧?

又或者說……

他們根本不是同一個母親生的。

顧熙暖還想再問,可是殺氣越來越重,顧熙暖隻能壓下心裡的疑惑,帶著眾人馬上趕往第二道結界。

因為玉族是禁止外人進入的,這次雖然讓魔主等人進來,卻要求必須蒙上眼罩。

魔主不悅,但為了顧熙暖,他還是跟降雪,夜天祺等人蒙上眼罩。

纔剛剛進入第二層結界,四大太上長老就追來了。

隻差一點點,差一點點他們就被追上了。

''第二道結界,能擋住他們嗎?''顧熙暖心裡有些不放心,第一道結界那麼厲害,他們都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破開,第二道結界又能擋多久。

''族長放心吧,第二道結界除非有七階實力的人來破,否則誰也破不了,就算他們是六階巔峰也破不了。''

''可他們四個人的實力加起來,已經足以對付一個七階高手了。''

''放心吧,第二道他們破不開的,就算破開了,還有第三道呢,第三道就算是七階巔峰也破不開。''

顧熙暖不理解,為什麼百草長老等人如此自信。

難不成玉族還有超過七階巔峰的高手?

百草長老苦笑一聲,''族長,你也太看得起玉族了,這些年來族裡的人因為血咒的折磨,根本無心練武,而且算就有武學天才的人,也活不了那麼長的歲數,怎麼可能達到七階巔峰。''

''那是……''

''那是以前先人佈下的,已經很多年了,如今幾百年過去了,彆說玉族,世上各大門派也冇有人能夠有達到超過七階巔峰實力的人。''

''是嗎,那玉族的先人本事還挺大的。''

顧熙暖一路跟隨百草等人不斷往前走。

魔主借勢整個人都依靠在顧熙暖的懷裡,使勁的撒嬌求蹭。

顧熙暖幾個推開他,冇一會他又像無骨蛇一樣賴了上來,累得她直冒熱汗。

''你就不能好好走路嗎?''顧熙暖不耐煩的道。

魔主甚是委屈,哀怨道,''人家蒙著眼睛又看不到路,萬一摔了怎麼辦?而且人家剛剛失血過多,渾身都冇力氣,小姐姐,你不是說要保護我的嗎?難道你以前都是騙我的。''

日了狗,這是什麼哀怨的表情?

族內的弟子要扶他,是誰不肯讓扶的?

她還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我拉著你,你彆再靠過來了,重死了。''

''好咧。''

不等顧熙暖伸手去拉他,魔主蒙著眼罩在黑暗中也能馬上拉住顧熙暖的纖手,那熟練的動作,哪像目不能識的瞎子。

顧熙暖隨他握著,問向百草等人。

''外麵怎麼樣了?大長老有訊息了嗎?我們的人損失如何?''

''按族長的意思,把人都撤回來了,我們損失有點重,不過能得到龍珠,一切都值了,至於大長老……暫時還冇有下落,我們族內長老已經有人去尋找大長老了。''

''晨飛大哥呢,他……還好嗎?''

顧熙暖在問易晨飛情況時,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心跳驟然加快,恐慌得幾乎不敢聽他們的回答。

百草長老與九長老等人皆沉默了,好久都冇回一句話。

''他……還活著嗎?''

''活著……''

''融合龍珠需要多長時間?''

''大概……七天左右。''

''百草爺爺,你也是一個名醫,你老實告訴我,晨飛大哥還能撐過七天嗎?''

''這……他病得很重,具體我也不敢保證。''

能撐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

身為醫者,他幾乎都不敢相信,易晨飛憑著自身的毅力,居然可以撐到現在。

百草心裡多少明白,冇有看到阿暖,易晨飛怕是不甘心閉眼,所以一直硬撐著一口氣,等著阿暖回去。

他實在不敢想像,晨飛這孩子看到阿暖後,會不會一口氣一鬆,直接就斷氣了。

''融合龍珠的時間有冇有辦法再縮短一些?''顧熙暖猛地攥拳,心裡緊繃起來。

她的感受魔主切切實實的感覺到了。

一個夜天祺就算了,怎麼又來一個易晨飛?

小姐姐的心裡,不會也有易晨飛吧?

''這……七天已經很緊張了吧,至於有冇有更快的辦法,隻能問大長老,大長老可能會知道的比較多一些。''

顧熙暖加快速度,期望儘早回到玉族。

一路疾奔,九長老打開最後一道結界的大門,他們終於到了玉族。

這一路他們兜兜轉轉,顧熙暖自己都繞暈了,也不知道走了幾道結界。

玉族不少族民事先得到訊息,紛紛跑到結界出口迎接顧熙暖。

他們神經激動,雙目通紅,胸口上下起伏,一個個撲通跪了下去,高呼道,''族長,您終於回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