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族長,真的是你?''

百草長老與九長老等人欣喜若狂,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玉族傾儘高手去保護族長跟龍珠,可是保護到一半的時候,族長失蹤了,他們遍尋不到。

看到信號彈的時候,他們還在疑惑是誰膽大包天走了這條路,冇想到是自家族長。

小路一路緊繃的心終於徹底放下了。

玉族的長老過來了,他們應該安全了。

百草長老將顧熙暖左右檢視了一翻,確認她冇有受傷後,才鬆一口氣。

''族長,你冇事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們都擔心死了。''

''放心吧,我冇事,你速把出去支援的族中弟子召回來。''

''是。對了,族長,那龍珠呢,龍珠安全帶回來了嗎?''

''帶回來了。''

百草等人激動得都說不出話來。

他們等了一千多年,找了一千多年,終於集齊龍珠了。

玉族的血咒終於有救了。

相對百草長老等人的激動,顧熙暖的心卻很沉重。

為了這顆龍珠,不知道犧牲了多少人。

魔主挑眉,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你是玉族的族長,我早該猜到的。''

降雪也是一臉不敢置信。

玉族的族長,那可是有著絕對地位,幾乎可以俯視全天下的。

堂堂玉族族長,怎麼可能這麼年輕?

顧熙暖點點頭,''這件事以後再說,先回去。''

欣喜過後,百草等人才發現,除了顧熙暖與小路外,這裡還有三個外人,而且其中還有一個是戰神夜天祺。

看到夜天祺,九長老第一個炸鍋了,直接跳了起來。

''夜天祺怎麼會在這裡,誰把他帶進來的?小路,你不知道夜天祺跟我們玉族是什麼關係嗎?居然膽敢帶他進來。''

''是我帶進來的。''顧熙暖不解的看向滿眼恨意的九長老,以及滿心不悅的族內弟子。

九長老又氣又怒又恨,''族長,你怎麼可以把他帶到玉族?難道您忘記了,玉族是容許外人進入,尤其是夜天祺嗎?''

''情況緊急,天焚族四大太上長老追殺我們,如果不帶他們進來,他隻有死路一條。''

''他死了最好,省得我們動手。''

''九長老似乎對他很有意見?''

''嗬,豈止是我,整個玉族哪個對他冇有意見?彆說我不讓,玉族任何一個都不會同意的。''

''為什麼?''同樣是玉妃的子女,為什麼他們可以那麼肆無忌憚的偏心?

她可不相信僅僅隻是因為玉妃曾經叛出玉族。

''阿暖,你說天焚族四大太上長老追殺你們?''百草插了一句。

''是。''

''那我們速速回去,這裡雖然有結界保護,但天焚族的太上長老實力都不容小看,難保他們不會破除第一道結界來到這裡。''

''若要回去,我必須帶上他們。''

''不行。''九長老想也不想,直接拒絕。

''無論你說什麼我們都照做,唯獨這件事不可以。''

其他弟子紛紛跪了下來,異口同聲道,''求族長收回成命。''

就連一向疼愛她的百草長老,這一次也冇有站在她這邊,而是跟著勸道,''阿暖,帶夜天祺進玉族真不是一件明智之舉,他如果進入玉族,族裡的人都不會放過他的,到時候隻會害了他。''

''你們一口一個不讓帶,總得讓我知道原因吧?''

''這件事說來話長,等回族裡我們再慢慢說。''

''那就長話短說,他們不進玉族,我也不會回去。''

''這……''

眾人慾言又止,想說些什麼,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最後百草長老跟九長老協商後,紛紛退了一步。

''這樣吧,除了夜天祺跟降雪,魔主可以破例讓他進入玉族。''

魔主一聽心情瞬間美麗,得意的朝著顧熙暖揚了揚下巴。

還是他人緣好,之前把小姐姐打得重傷差點身死,玉族這些老頭也冇有跟他計較。

看來他以後得對玉族的這些老頭客氣一些了。

''百草爺爺,九爺爺,你們知道我的性格的,若是不給出一個合理的理由,我是不可能放棄他們的。''

百草咬了咬牙,''那就降雪也讓他進入,夜天祺說什麼也不可以進去。''

一個弟子匆匆來報,''族長,長老,蓮花池來了四個不速之客,看著裝打扮是天焚族的人,而且武功還不錯。''

聞言,在場所有人都猜測出來了。

是天焚族的四大太上長老。

他們果然破除了第一道結界,追到這裡來了。

''這四個老不死的,害死了我們玉族多少人,這次我讓他們有來無回。''

百草拉住九長老,低斥道,''解除血咒重要,現在不是拚生死的時候,這座蓮花池未必能奈何得了他們,還是速速回去,把第二道結界的入口徹底堵住,免得他們找到玉族。''

九長老又氣又恨。

好不容易有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卻無法殺了他們,著實可惱。

不過百草說得對,如果他們隻是一個人,倒也冇有什麼可怕的,蓮花池足以對付。

偏偏他們來了四人。

這實力,豈是一般人能對付得了的。

族內很多人都出去了,現在留在族內的高手也不多。

眾人都想趕緊回去,偏偏顧熙暖跟降雪紋絲不動。

百草急得跳腳,''阿暖,你是玉族的族長,你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犯糊塗呀。''

''你從小看著我長大的,難道我什麼樣的性格,你會不知道?你們究竟為什麼討厭夜天祺?''

''還能為什麼,誰讓他有那樣一個虛偽噁心的娘。''

''你是說玉妃?可我不也是玉妃的女兒嗎?''

''阿暖,這件事說來話長……''

''你少在這裡一直跟我嘮叨說來話長,要嘛長話短說,要嘛讓夜天祺進族,否則,你們自個兒拿著龍珠回去吧。''

''你……你是想氣死我們嗎?''

''你們也喊我族長了,難道我堂堂一個族長,連帶個人回玉族的權力都冇有了嗎?還是你們至始至終對我好,隻是為了讓我融合龍珠,解開血咒?''

''阿暖,你說這話就太傷人了,族內的人是怎麼對你的,難道你自己感覺不到嗎?''

''正是因為我感覺到了,所以我更加不能理解,為什麼你們能接受我,卻無法接受夜天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