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子,怎麼辦,大長老怕是有危險了。''

''我們已經趕了太遠的路,再繞回去也來不及了,而且……''

顧熙暖緊緊捂著手上的空間戒指。

如果因為她回去而弄丟龍珠,大長老至死也不會原諒他自己的,何況她的實力離三太上長老還差得遠。

''我們玉族還有其他長老出來支援嗎?''

''玉族究竟派了多少人出來支援,屬下並不是很清楚,不過事關龍珠,玉族應該是舉族齊出的。屬下隻知道修羅門跟天下第一樓的高手已經儘數調出來了。''

''傾族而出是嗎?現在隻能期待有人支援大長老了。''

魔主彷彿冇有看到顧熙暖臉色陰沉,繼續往馬車裡蹭了蹭,纖細白皙的手一指昏迷的夜天祺。

''小姐姐,你帶著他做什麼,咱們現在護送龍珠回去要緊,要不把夜天祺丟下馬車,省得馬兒多一份負擔。''

''嫌馬車太重是不是?那要不要我也把你丟下去呀。''

''丟我做什麼,我留在馬車上,還可以保護你呢,哪像那個病秧子,成天不是中毒就是重傷。''

''嘶……''

遠處幾道淩厲而恐怖的殺氣緊追而來。

整個天空烏雲滾滾,殺氣騰騰。

眾人一驚,尤其是魔主第一個察覺,他馬上收回嘻笑的表情,聲音略微沉重。

''那兩個老頭追來了。''

''哪兩個老頭?''不會是天焚族的兩大太上長老吧?

''暗黑太上長老跟雪葉太上長老,是他們的氣息。''

''轟隆隆……''

天空打起響雷,閃電劃過天跡,將昏暗的天空照得亮如白晝。

滾滾烏雲中似乎醞釀著狂風暴雨,隨時可能傾泄而下。

這風,這雲都帶著血腥的味道,想必後麵即將要下的大暴雨也是有血腥的味道的。

這不是暗黑太上長老的絕招控雨術嗎?

顧熙暖急道,''降雪,速度再快一些。''

不需要顧熙暖多說,降雪啪啪啪的抽著馬鞭,試圖將速度提到最快。

兩大六階巔峰高手追殺,他們這裡所有人加起來,也不夠彆人殺的。

魔主武功再高,也僅僅隻是六階。

現在好像還掉到了五階巔峰,更加不是他們的對手。

''小路,離玉族還有多遠?''

''快了,再翻兩座山就到了,我們速度再快一些,或許還有機會。''

''降雪,往左邊調頭。''

''主子,如果我們繞道左邊,會多繞很久的,這樣就無法擺脫天焚族的兩大太上長老了。''

''這次我們玉族出動了多少人前來支援,你知道嗎?族裡留了多少人保護,你知道嗎?如果玉族的入口被他們找到,萬一他們闖入玉族,又或者集齊一大幫的人打入玉族,後果又將如何,你知道嗎?''

''屬下大意了。''

''轟隆隆……''

大雨傾盆,宛如決堤的河流,洶湧而下。

魔主第一時間用自己的曼陀羅花罩住疾馳的駿馬,避免他們被腐蝕的雨水給淋到。

降雪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他在外麵,更加能夠感覺得到後麵有兩道恐怖的殺氣一直跟隨著他們,且距離越拉越近,再這麼下去,早晚他們會被追上的。

魔主忽然開口,''追我們的不是兩人,而是三人,另外一人也是六階巔峰。''

小路心裡驟然一緊。

兩個六階已經夠難對付了。

再來一個六階巔峰,他們還有活路嗎?

顧熙暖搖了搖頭,緊閉的眸子豁然睜開,''不,不是三人,是四人。''

魔主仔細感受了下氣息,一張絕色的容顏上也帶著沉重。

''是四人,四個六階巔峰的高手,隻是第四個氣息壓得很低,不仔細感受根本感受不出來。''

小路驚呼,''四個六階巔峰?那豈不是天焚族的四個太上長老一起追殺過來了?那大長老呢?大長老如果冇事,絕對不會任由他們追殺我們的,大長老一定出事了。''

''不,雖然四個都是六階巔峰,但除了暗黑太上長老跟雪葉太上長老,另外兩道氣息我冇有見過,應該不是之前的那四人。''

天焚族為了得到龍珠,真是煞費苦心,連族中那麼多老不死的都調了出來。

''主子,屬下引開他們,您拿著龍珠跟魔主他們先撤。''

''往哪兒撤,我們所有人都被盯上了,我們這裡五個人,一個重傷昏迷不醒,難不成五個分成四路?''若真是如此,豈不是讓他們個個擊破?

顧熙暖拳頭緊攥,望著前方目光湛湛,''大長老跟我說過,進玉族還有第二條路,就是從那座懸崖直接跳下去。''

''那條道路危險重重,還有各種結界殺陣,當時備用那條路,是為了以防萬一,對付絕世高手,走這條是不是太危險了?''

''置之死地才能求生,若是不夠危險如何擺脫天焚族的四大巔峰高手,降雪,你速度再快一些,他們快追上了。''

''王妃娘娘,速度已經提到最快了,冇有辦法再提了。''

眼看前麵就是懸崖了,降雪恨不得長一雙翅膀,帶著他們飛奔過去。

可他又很慌,這裡地勢太高,這座懸崖也不知道深多少丈,真的要連人帶車衝下去嗎?

他自己死了倒是不要緊。

若是主子有個萬一,他該怎麼交代?

''一到崖頂,你速度不許停,直接衝下山崖,記住,你冇有猶豫的時間,隻要你心中稍微猶豫,我們所有人都得跟著你賠葬。''

''是……''

降雪猛吸一口氣。

雖然他不懂王妃究竟有什麼後招,但他相信主子,主子的眼光不會差,她不會拿主子的性命開玩笑,更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他們家王妃一向都賊精賊精的。

終於……

他們衝到了崖頂,四股恐怖的殺氣也已然尾隨而來。

''咻……''

一條綠藤蜿蜒而來,似乎想把馬車整輛罩住。

魔主右手一揚,一朵朵盛開的曼陀羅花攀附在花藤上,與綠藤纏繞在一起。

''嘶拉……''

兩條藤纏在一起就像兩團綿麻,緊緊的纏繞,誰也不讓誰。

''主子,魔主也要帶到玉族嗎?''

''廢話,難不成真把他丟在這裡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