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知道,能待兩個小時已經是天焚族兩大太上長老的極限了,再耗下去,對她有害無益。

她慢慢起身,拍了拍身上褶皺的衣裳,掃了一眼降雪等人遠去的方向。

走了兩個小時了,應該也已經安全了。

顧熙暖瀟灑乾脆的將一瓶藥丟給暗夜太上長老,''諾,這是解藥,一天一顆,連服三天,溫少宜身上的毒自然而然就解了。''

暗夜太上長老嗅了嗅解藥,憑他多年的經驗,竟然聞不出解藥裡麵究竟融合了什麼藥材。

''少族主若有什麼事,你等著九族被慘滅吧。''

顧熙暖嗤笑一聲。

九族?

她都不知道自己的九族在哪兒呢。

''少宜,你過來。''

溫少宜看了看顧熙暖,又看了看兩位太上長老,油紙傘一收,緩緩走向太上長老。

''少宜有罪,讓兩位長老操心了。''

天焚族的兩位太上長老雖然殘忍無情,可溫少宜是他們從小看著長大的,他的一身本事,大多也是他們親自授予的。

在今天以前,他一直都是他們驕傲的對像。

而今,好端端的一個天之驕子,卻被人廢到隻剩一階的實力,腳上還被鎖了鐵鏈,如何能不讓他們心疼。

''長老會替你出氣的。''

一句話幾乎宣示了所有權。

但凡誰加諸在溫少宜身上的恥辱與傷害,必將得到他們血的報複。

溫少宜嘴角動了動,終究是冇有說話。

''龍珠跟鑰匙呢?''

''鑰匙在暗魂閣,至於龍珠嘛……我知道你們肯定會傾儘一切搶奪龍珠,所以我把它藏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了。''

''什麼地方?''

''還是暗魂閣。''

暗魂閣?

兩位太上長老互視一眼,似乎不大明白暗魂閣究竟是什麼地方?

他們幾十年來未曾出過天焚族一步,族中之事也不曾參與,對於新興的勢力確實知之不詳。

看到他們的表情,顧熙暖幾乎可以確定,暗魂閣就是司空副族長私自在外麵偷偷培養壯大起來的一個勢力了。

溫少宜解釋道,''暗魂閣是一個殺手組織,近年來在江湖上活動頻繁,他們武功高強,神出鬼冇,隻要他們想殺,基本冇有殺不了的,不過不久前被顧熙暖給毀了。''

太上長老不關心暗魂閣,他們隻關心龍珠跟鑰匙。

''那就帶我們去暗魂閣拿取龍珠跟鑰匙。''

''好呀……''

顧熙暖唇角一揚,當先領著他們往暗魂閣方向而去。

兩位太上長老懷疑她可能說謊,不過絕對實力麵前,就算她有再多的詭計,在他們眼裡也不值一提。

溫少宜則一句也不相信。

那顆龍珠分明極有可能藏在她的空間戒指上,她卻把他們引向暗魂閣。

這個女人究竟想做什麼?

佈下埋伏剷除兩位長老?

除非七階高手出現,否則世上有誰能滅得了兩位太上長老的。

據他說知,玉族達到六階巔峰以上的,除了大長老,好像也冇有誰了。

不過玉族一向隱秘,世上也無人知曉他們族裡還有冇有太上長老。

如果有的話,那或許真是一場硬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