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初蘭猶猶豫豫了半天,就是冇有張口吐出一甸。

顧熙暖大概知道,肖老將軍的死因隻怕與她有關,顧初蘭纔給肖老將軍背後偷襲下毒的那個人。

''說。''

她厲聲喝道,殺氣陡然外泄,諾大的樹林裡都是冰冷冷的殺氣。

顧初蘭瑟縮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氣,囁嚅道,''肖老將軍是……噗……''

話未落,顧初蘭的脖子被一把無形的殺刀抹了脖子,鮮紅的血彷彿決堤的河流洶湧的流了下來。

顧初蘭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似乎冇有想到有人會一劍抹了她的脖子。

與此同時,魔主長袖一揮,身子如同流星一般橫掃而去,直擊背後襲殺顧初蘭的人。

''砰砰砰……''

四掌相對,整片樹林飛沙走石,落葉簌簌而落。

顧熙暖掃了一眼遠方正在廝殺的魔主與司空副族長,氣得一揮衣袖,趕緊上前緊緊捂住顧初蘭還在不斷噴血的脖子。

她的脖子是被內力凝聚而成的劍氣給抹了,冇有五階巔峰以上的實力,根本無法做到的。

''告訴我,肖老將軍是誰殺的。''顧熙暖急道。

顧初蘭倒是想說話,隻是她什麼都說不出來,隻能用一種求助的眼神求著顧熙暖救她性命。

整個頸動脈都被劃破了,隻剩下一層皮,顧熙暖倒是想救,隻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

''噗……''

顧初蘭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似乎死不瞑目。

''主子……''小路擔憂道。

顧熙暖無力的鬆手,掃了一眼顧初蘭還在不斷外噴的鮮血,淡淡道,''找個棺材,將她埋了吧。''

隨即顧熙暖足尖一點,往大戰的方向而去。

與此同時,顧熙暖一批精乾手下,也將司空副族長團團圍住,勢力要他拿下來。

樹林深處,魔主與司空副族長打得難捨難分,彼此實力不相上下。

這等高手的對戰,尋常人等根本無法插足,不過隻要魔主稍微露出敗相,顧熙暖的一眾手下絕對會萬箭齊發,或是佈陣將他拖到筋疲力儘。

''司莫飛,為了一個女人,你當真要與我們天焚族為敵?''

司空副族長一個旋風腿過去,將魔主擊退,想溜之大吉,偏偏魔主不依不撓,無論他使虛的或者實的,魔主總能攔住他的去路,導致戰況膠著,他走不開,也奈何不了他。

''天焚族,很厲害嗎?''魔主嗤笑一聲。

這已經不是天焚族第一次威脅他了。

他司莫飛是被威脅大的嗎?

''若我今天不死,天焚族與魔族不死不休。''

''等你有本事活下來再說吧。''

他們動作太快,顧熙暖看得眼花繚亂,隻能大喊道,''阿莫,無需客氣,將他拿下來。''

''好咧。''

心上人的命令,魔主怎敢不聽,他右手一揚,一朵朵曼陀羅花漫天飛舞,交織而舞,形成璀璨的花海世界,馨香的味道佈滿整片樹林,宛如仙境。

這是一幅美卷,旁邊圍剿的人不由看呆了。

然而司空副族長的臉色卻很不好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