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連甘蔗都啃不下去了,隨手甩了出去。

這一甩好巧不巧的甩到澤王頭上,讓澤王的腦袋又起一個大包。

''顧熙暖,你故意整我是不是。''

顧熙暖一怔。

天地良心,她這次真不是故意整他的,實在是那甘蔗自己長了眼睛,專門喜歡懲惡揚善。

''區區一個丞相府三小姐,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戲弄於本王,你當本王是死的嗎?''

澤王的嘴唇越腫越大,說出來的話含糊不清,眾人都聽不大清楚他在講些什麼。

顧熙暖煞有介事的點點頭,''我知道委屈,你乖,輸給我並不丟人,反正我也是夜國的人,又不是楚國趙國或者華國的人,皇上賞賜的金銀財寶,也不會流往外人田。''

''你胡扯什麼。''

''是是是,你傷得很重,你放心,我不會欺負弱小的,不過願賭服輸,那三百萬兩銀子,澤王還得給我才行。''

澤王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下人們紛紛扶著澤王坐下,不斷的幫他順著氣,又幫他處理傷口。

葉楓望著眼前的幾個棋盤,心情沉重,藏在袖子裡的手緊緊攥著。

玲瓏棋局……

他已經儘力了。

為什麼顧熙暖總能在最短時間內,把他的生機堵得死死?

如果她想贏,隨時可以贏了他跟棋聖,可她卻像貓戲老鼠一般,戲了他們整整一柱香的時間。

最後……

最後直接打臉澤王,氣得澤王暴跳如雷。

無論顧熙暖是抱著怎樣的心態下這盤棋,不可否認的是,他輸了,輸得一敗塗地。

如同剛剛作畫一般,顧熙暖根本冇有儘全力,若是她儘了全力,隻怕勝負難分。

徐夫子連連砸舌,顫抖的指著顧熙暖,''上官夫子,顧……顧三小姐真的贏了嗎?''

''玲瓏棋局都破了,可不是贏了嗎?''

''不是,我是想問,她怎麼破的?她到底會不會下棋?''

說她不懂棋,他萬萬不敢相信的。

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

說她懂棋,她又像一個草包。

徐夫子迷糊了。

上官楚雙眸微眯,似在思索些什麼。

易晨飛寵溺的笑著,那雙倒印著顧熙暖的眸子染著點點笑意。

所有使臣們久久反應不過來。

好一會,華國的使臣嘲笑道,''什麼棋聖,連一個十幾歲的黃毛丫頭都比不過,還好意思自稱棋聖。''

楚國使臣身上驟然一冷,反唇相譏,''嗬,某些國家忒不要臉,以為把狀元都拉出來,就穩操勝券,結果第一場就全被撂倒了。''

這句話戳傷了華國使者的心。

堂堂三任狀元,在第一場比試的時候就集體都被打了下來。

實在有夠丟人的。

''那也比某些國家來得好,堂堂帝國學院的院長,第一輪也被撂倒,嘖嘖嘖,那可是某個國家最高學院的院長啊。''

楚國不少人都怒了。

''我們起碼還留了一個種,瞧瞧某些國家,連個種都不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