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熙暖怒氣騰騰,一雙粉拳握得緊緊的。

隻要上官夫子敢說一句是,她保證,她那雙拳頭絕對會直接揍過去的。

上官夫子側過頭,風輕雲淡的說了一句,''剛剛纔知道的。''

''嗬……剛剛纔知道?上官夫子,你的訊息也忒靈通了吧。''

她跟夜天祺也不過剛剛纔知道他們是親兄妹,訊息還冇有外泄的情況下,上官楚竟然知道了?

顧熙暖不得不懷疑上官夫子的真實身份,以及他在祺王府裡究竟埋了多少臥底。

這個男人,她從始至終都看不透。

太深沉了。

''既然上官夫子知道我們是親兄妹,自然也該知道,我現在心情有多糟糕,你最好彆惹我。''

顧熙暖甩開他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

她以為,依著上官夫子的性子,他會追過來,再一通為難她,卻冇想到,上官夫子並冇有追來,也冇有為難她。

反而……她還聽到了上官夫子的一聲惆悵歎氣。

這聲歎氣包含著太多的情感,她一時間竟不知上官夫子究竟是幸災樂禍,還是悲憫她。

不過,她卻意外的又遇到了一個人。

掠影。

他一如既往的刺殺她。

隻是被她身邊暗衛給拿下了,再一次被點了穴道丟在她麵前。

顧熙暖雙手環胸,冷冷環視他,''楚皇楚後把你放了?''

掠影彆過頭,似乎不願意回答他的問題。

''讓我想想,你這是第幾次落在我手裡了?第三次?還是第四次?''

''好像次數多得我自己都記不清了。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放了你嗎?除了你長得像葉楓外,我還覺得你很可憐。''

顧熙暖把很可憐幾個字咬重,卻又不說明他究竟哪裡可憐,隻是讓浮光把他給放了。

浮光一驚,''主子,這個人武功奇高,屬下幾次抓他都費了很大的功夫,他賊心不死,一心想刺殺您,您……''

''讓你放了就放了。''隻要他有可能是葉楓的兄弟,她就不可能殺他。

''是……''

許是知道顧熙暖心情不好,浮光也不敢抗令,隻能放了他,同時冷冷道。

''如果下次你再敢刺殺我家主子,就算我家主子肯放過你,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掠影彆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顧熙暖,轉身一閃,已然離開。

浮光一臉不悅。

顧熙暖道,''走,跟上去。''

''跟上去?''

''去看看他背後的主人是誰?''

,co

te

t_

um-